Wednesday, October 05, 2016

  • 我是誰---真正的答案出現時, 它是一種存在性的體驗,故無可言傳
  • 和"我是誰"這個問題待在一起,不做任何事情,不去任何地方,莫相信或要求任何答案,持續和這個問題待在一起,漸漸地,問題會消失 (因純然的覺知,會把問題燃燒殆盡),你會發現你存在,但問題不在了,你沒有問題地存在,這就是解答
  • 這問題會消失,這並不是因為你得到解答,而是因為根本就沒有答案; 因為生命是個奧秘,若有任何答案的話,那麼生命就不是一個奧秘了
  • 沒有人能夠回答你"我是誰"的問題,只有你才能知道答案
  • 當你沒有問題的時候,也就沒有頭腦,頭腦是提出問題的人;當問題消失時,頭腦也消失了, 只剩下純粹的意識
  • 誰創造了這個世界?這個世界為什麼會被創造出來?是沒有意義的問題
  • 去做你本性想做的事,去做你內在本質所嚮往的事,莫聽從經典,而須聽從你的心, 那麼你永遠不會錯,你會朝正確的方向移動,而不需要思考是非對錯
  • 誤入歧途也是成長的一部分,你會跌倒很多次,就是爬起來,透過跌倒再爬起來,這是一個人積蓄力量的方法,這是一個人變得越來越完整的方法
  • 在你來到正確的門檻之前,你需要先敲過很多錯誤的門,否則就算你突然間碰到了正確的門,你也無法認出它是對的
  • 沒有任何努力是白費的,所有努力最終成就了你成長的顛峰
  • 凡是與存在和諧共處就是對的,與存在不合諧的就是錯的,你的每一刻都要保持警覺,因為每一個片刻你都需要重新決定
  • 順從你自己,成為你自己的光亮,然後,不論你做些什麼,那都是你該做的事,而任何你沒有做的事情,必然是你不需要做的
  • 勿一再又一再地回顧,因為生命一直在變化
  • 往前看,那些你走過的路,你已經走過了,它結束了,不要再背負著它,勿讓過去成為你不必要的負擔
  • 永遠勿根據新生的觀點,來批判過去的任何事情,那些舊的事情在它當時所處的情況裡,它是對的,而這些新的事情在它所處的環境裡,它是對的,它們是無可比較的
  • 真理發生在個體身上,而不是在群眾身上
  • 不管你"做"些什麼,那都來自於你虛假的人格
  • 所有meditation方法都在於協助你摧毀虛假,它們不會給予你真實,真實是無法被給予的
  • 那些能夠被給予的東西不可能是真實的,那個真實的部分,你已經擁有了, 你只需要除掉虛假的部分
  • 生命不斷地進行,它不是一樣靜止的東西,它是一個流動的過程; 除了活生生地生活,和它一起流動外,沒有任何其他方法可以成就生命
  • 莫在教義,哲學,理論中找尋生命的意義,這些方法會讓你錯過生命以及它的意義
  • 生命並不在某個地方等著你,它就發生在你身上
  • 生命不是某個未來需要達成的目標,它就在此時此地,這個片刻
  • meditation本身就是結果
  • 你只為了生命本身的緣故而生活
  • 活著的時候,全然地活,死的時候,全然的死,然後你會在這個全然之中找到重要性
  • 生命唯一需要的就是你全然地去活,若你只是局部地活著,你將感覺不到生命的悸動
  • 生命本身就是有意義的,沒有其他的意義了
  • 不論你做些什麼,那個行動本身就是你的報酬
  • 真正的宗教就只是時時刻刻地活在當下
  • 頭腦就是問題,沒有頭惱,才會有平靜
  • 只有無意識的人才有所謂的"自己",無意識的人需要某種"我"概念,否則他就沒有中心,他還不知道自己真正的中心,他必須發明一個虛假的中心,讓他能夠在世界上運作,
  • 佛陀的方法是"否定之道",你不是這個身體,頭腦,自己,持續地排除你所能設想的一切,然後對於留下來的部分,他什麼也沒有說,那些剩下來的就是你的實相,空無一物
  • 在自愛當中,你變得越來越放鬆,一個愛自己的人是全然放鬆的
  • 當思想消失時,你會發現那個思考者也消失,思考者和思想一起消失了
  • 思想者只是那些變動思想所生產的副產品
  • meditation是逐漸地變得沒有思想,保持警覺
  • 出生的不是你,而是你的欲望再度被誕生,若你放下欲望,你就不會再出生
  • 解脫意謂--"免於自己"的解脫,免於"你"的解脫
  • 沒有一個人在那裡變得具有覺知,而是只有覺知存在
  • 一切都會自行發生,但一個求道者需要保持警覺,不要錯過了那輛火車, 火車會自行來到,但是你需要保持警覺
  • 你需要注意正在發生的事,你越是警覺,你會發現同樣的事以前也發生過,但是它的意義改變了,它的重要性不再一樣了
  • 一切都是既定的,你身體,物質,心智上的一切,但你的意識始終保持是不確定,不可預料的
  • 若你認同你的身體及你物質性的存在,你的認同程度有多少,你就會受到多少程度的影響
  • 意識代表自由 
  • 一個成道者,他的行動不再受到他人及過去行動的影響,他所有的行動只和他自己的意識有關,行動來自於他的意識(他是自由的),這也是為什麼一個成道者的行為是無法預測的
  • 意識是一個流動,它不是靜止的
 meditation,身體,業力
  • meditation不干涉業力的過桯,相反地,它是跳出業力的影響,業力循環會持續(直到其自行結束),你無法結束它,但你可以脫離它,一旦你脫離它,業力就成為一個幻像
  • 身體是業的一部分,為因果循環的一部分,但意識可以超越它,超脫它,例如,久病將亡者,看著身體痛苦者,知道身體即將死亡,他就只是關照著,他不去干擾,也不介入,他就只是觀照正在發生的事情,他不在這個惡性循環裡,他不與之認同,他不在這個循環裡
  • 當你只是關照時,身體會立即完成所有需要完成的,若你有許多需要經歷的業,當你成為純粹關照者時,你不會再一次誕生,故你的身體需要在這一世裡經歷完所有需要經歷的痛苦,原本那可能需要花上好幾世的時間
  • 成道者需要經歷許多痛苦的身體疾病,因為他不會再度誕生,他沒有來世, 而這個身體是最後一個身體,所以所有的業和所有經歷都必須在此完成,了結
  • 你無法介入干涉業力,如果你介入,你只會為自己製造出更多的痛苦,不要干涉業力,但你需要超越它,成為一個業力的關照著,把它當作一個夢,而不是一個事實,只要看著業力,冷漠以待,不要涉入,你的身體痛苦時, 看著這著痛苦,你的身體快樂時,看著這個快樂,不與之認同,這就是meditation
  • 勿將生命視為理所當然,你需要創造生命,只有透過自由的選擇,透過你自己的選擇,你才會創造出生命
  • 每一個片刻裡,你都在創造你自己
  • 人們害怕變得自由,因為有了自由,他不知道接下來要作什麼,去哪兒,結果為何;若不是事先預定,那麼一切都是你的責任,你無法把責任丟到別人身上, 因為這個恐懼,人們選擇宿命論
  • 當你按照自己的方式完成自己的時候,你會感受到一種極度的滿足,那讓人覺得自己參與了這整個存在 
  • 你需要以某種方式來參與這個存在,你不能只是當一個旁觀者,唯有如此,你才能夠品嚐到存在的奧秘
  • 若你能夠把平凡的生活變成一件美好而藝術般的生活,那麼你所渴望的那些事物會自行開始發生
  • 服從可以是美好的,但它應該出自於你自己的承諾,而不是出自於別人的命令,它應該來自於你的心
  • 一旦一個人經驗過自己(不是身體,頭腦),而是純粹的覺知,他就知道死亡並不存在,因為他不再依賴這個身體
  • 若死亡不存在,對一個不朽的生命而言,沒有所謂的不安全感
  • 所有不安全感都根源於對死亡的恐懼
  • 死亡不存在,故沒有什麼是不安全的
  • 若你能夠全然地生活,充分地生活,那麼你會了解死亡是一個幻象
  • 當你不是某個樣子, 卻試圖讓自己看起來如此時,那就是人格
  • 只做你享受的事,若你不享受某件事情,你就不做它
  • 享受只會來自你的中心,若你進行某件事,而你享受它,你會開始和你的中心有所連結;若你所做的是一件你不享受的事情,你會失去和你內在中心的連結,joy來自於你的中心,而非其他任何地方,所以讓這成為你的標準 
Destiny, freedom, and the soul : what is the meaning of life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