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September 25, 2016

  • 活在當下這個片刻就是天真, 不帶著過去而生活就是天真, 不帶著任何結論而生活就是天真, 能夠以一個"不知道"的狀態來行動, 就是天真
  • 天真意謂一種純粹的清晰與洞悉, 不帶著預設的想法與知識
  • 天真意謂意謂像鏡子一樣空無, 但卻能夠映照出所有來到它面前的事物
  • 當你脫離過去時, 你也自動地脫離了未來, 因為過去和未來是一個銅版的兩面,密不可分, 而這個銅板就是頭腦, 放掉銅板時, 那個放掉就是天真
  • 放掉銅板後, 你不知道自己是誰, 不再有知識, 那是你在, 存在也在, 你渺小的存在和無限的存在會合了, 這個會合, 這個融合, 就是美的經驗
  • 天真是那道門, 透過天真你進入了美, 你越是天真, 存在就越美好, 你越是飽富學識,存在就越ugly, 因為你會開始根據結論或知識來行動, 
  • 美是一種發生在天真裡的經驗
  • 當你知道, 並且認為自己也知道時, 你在你和真實之間製造了障礙, 然後每件事就被distort,你不再透過耳朵來聽, 你不再透過眼睛來看, 你有自己的詮釋, 
  • 你越是填塞著知識, 你愛的能量越難以流動
  • 知識需要區分, 客體必須分離於主體, 那個"知者"knower必須和"所知"the known保持距離, 如果這個距離消失了, 知識是不可能出現
  • 一個尋找些什麼的人,永遠都會錯過它。一個尋找真理的人是永遠找不到的,因為他的眼睛已經腐化, 他已有既定的概念, 他不是敞開的
  • 當你注視尋找時, 頭腦是主動的; 當你觀看時, 頭腦是被動的, 不將任何既定的想法加諸在現實之中
  • 在這分觀照裡, 問題消失了, 這不是因為問題獲得了解答, 而是因為再也沒有問題了, 他的整個存在變成了那個解答
  • 覺知,看到頭腦和你是分離, 則可斬斷問題的根源, 留下一個沒有任何問題的空間
  • 對所有頭腦的認同都被放掉, 當你成為山丘上的觀照者, 而頭腦被留在深黑的谷底時, 問題才會消失---除非這樣一個狀態從你的內在升起, 否則你常常覺得自己知道各種答案, 但每個答案都只會製造另一個新的問題
  • 覺知的人,真理會自行出現, 你不需要去到任何地方, 它會自行到來, 你甚至不需要到處尋找和追尋
  • 存在本身是鮮活的, 因為它總是在此時此地, 它沒有任何來自於過去的負擔,時間對於存在完全沒有任何影響。鮮活不會到來, 也不會離開, 當你在此時此地時, 那麼你會突然是鮮活的
  • 對存在而言, 時間是不存在的, 只有對頭腦而言, 時間才會存在
  • 時間是頭腦的產物
  • 頭腦和時間是同義詞, 當頭腦停止時, 時間也就停止了
  • 你的頭腦是無聊的, 全然地無聊, 脫離這個頭腦
  • 回到內在, 你會失去你自己, 人們害怕失去自己, 人們緊抓著想要保有他自己, 人們不想要失去自己的認同
  • 你會一個片刻接著一個片刻地經驗著鮮活, 它會在你的內在升起
  • 放掉關於你是誰的概念, 它都是假的
  • 自我什麼都不是, 它只個深沉的催眠, 而meditation就是一個解除催眠的過程
  • 透過你的野心, 透過你所接受的挑戰, 就可看出你希望自己的自我變得有多大
  • 即使在那些完全不需要複雜的地方, 人們也選擇複雜, 因為複雜能夠強化他的自我, 讓自我不斷地成長, 然後他能夠在政治, 社會上, 在任何地方都變得越來越重要
  • 你是一個存在, 你不需要變成任何人, 自在地安處於自己的存在裡, 而不走上永無止境"成為某人"的道路 
  • 真理無法被征服, 你必須向真理敞開自己, 以便讓真理能夠征服你, 變得單純, 天真而不知道任何事情地等待著, 等待, 你就會發現
  • 在meditation裡, 頭腦是空無的, 沒有思想, 心是空無的, 沒有感覺
  • 心和頭腦之間會不斷地衝突, 只有當頭腦放掉思想, 心放掉感覺, 兩者只是純粹空無的空間時, 這個衝突才會消失
  • 真理是個經驗, 無法被表達, 無法以文字涵括
  • 當你消失, 進入整體裡時, 你會感受到真理, 你會成為它
  • 存在只會向那些不渴求任何事物, 不熱切追尋任何事物, 耐心等待, 不索求任何事物的人顯露它自己
  • 自我總是想變得飽富學識
  • 追尋知識其實是追尋力量
  • 允許真實凌駕於你之上, 放輕鬆, 允許真實占有你, 而不是你試著去占有真實
  • meditation什麼都不是, 它只是清理你頭腦的鏡子, 持續不斷地清理它, 若你能夠在生活中的每個片刻裡都不斷保持清理的話, 那麼你不需要特別另外花時間來meditation
  • 真理和你並不是分離的, 它是你內在最深的核心, 故你不需要從任何人那裡學習它
  • 師父的作用是協助你放掉知識, 協助你放下, 不受制約的影響
  • 莫將驚奇變成問題, 因為一旦驚奇變成問題, 這個問題遲早會帶來知識
  • 享受驚奇, 經驗它, 莫為它加上問號, 讓它就是這樣地存在著
  • 若你希望奧秘能夠在你面前敞開的話, 讓你自己保持是驚奇的
  • 答案是危險的, 它為扼殺你的驚奇, 它會讓你覺得你知道, 雖然你什麼都不知道, 答案會給你一種錯覺:問題已獲得解答了
  • 你無法允許奧秘只是奧秘, 你想將奧秘簡化為知識, 因為知識能你讓你感到保持控制
  • 頭腦傾向將驚奇,奧秘簡化為問題, 此乃由於恐懼之故,因為恐懼生命的浩瀚, 存在的不可思議, 故創造了渺小的知識作為一種保護, 盔甲, 防禦
  • 人們可以經驗到真理, 但無法定義真理, 定義是由頭腦產生的, 經驗則來自於參與
  • 神是dancer消失時的那隻dance
  • 靈性--與真理,存在, 神保有直接聯繄時, 他就有靈性,能與存在保持同調, 與交流,參與有關, 與所有一切的存在交流 (星辰, 河流) 
  • 開悟無法透過努力而達成, 放鬆才是開悟得以發生的原因, 你做了如此多的努力, 以致於最後你只能放下, 但如果你什麼都不曾做過的話,你是無法放下的
  • 不知識其實是意識最高的顛峰
  • 一個安全的生命是無聊的, 就像一次又一次地觀賞同一部電影, 你知道即將發生的每個細節
  • 神就是圍繞在你周圍那些沒有任何意義(不可知的)的美好
  • 你唯一需要的是不要成為其他任何事物
  • 成為那個你所不知道的自己, 你不需要知道那是什麼, 因為你已經就是了, 你的知道不會為它增添任何東西, 而你的不知道也不會減損它任何事物, 故無必要知道
  • 紮根---時間和空間不是存在的一部分, 因為在存在裡, 時間和空間都會消失, 只有當你來到內在的某種狀態, 你才會有根基, 在這個狀態你無法說你是誰, 無法說自己在哪裡, 無法說你在什麼時間裡, 所有一切都停止了, 那不是空間, 你不再是地圖的一部分, 你已經超越了,你可以看著空間,但你不在空間裡, 你可以看著時間, 但你不在時間裡, 這時存在即是根基, 事實上, 你已經有根基, 你需要的只是覺知
  • 生命並不無聊, 但是頭腦是無聊的,頭腦讓生命無法進入, 它切斷了我們和生命的連結,故你會認為生命無聊
  • 若你待在這個當下, 你不會感到無聊
innocence, knowledge, and wonder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