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September 19, 2016

  • 力量(power)跟其他人都無關, 它甚至不需要有人看見
  • 頭腦是一具製造不快樂的機器, 它的功能就在於製造出不快樂
  • 喜樂是你的本然, 而不是你要達成的目標, 如果你跳脫這個機械性的頭腦, 你會開始感受到喜樂幸福
  • 你作著關於未來的白日夢,是因為你還不曾品嘗過當下, 找到幾個你就是單純感到歡欣的片刻, 看著樹木的時候, 只要成為那個看, 傾聽鳥鳴時, 只要為傾聽的耳朵, 讓它們觸及你最深的核心
  • 讓牠們的歌聲傳遍你的存在, 坐在海邊, 只要聆聽海浪狂野的吼聲, 與它合而為一
  • 擁抱一棵樹, 放鬆在其中, 感受它的綠意湧入你的存在
  • 作任何讓你享受的事情, 同時全然地享受在其中, 在那幾個片刻裡, 過去與未來都將消失無蹤, 而你就在此時此刻
  • Osho不會對你說:放下未來, 放下過去。與其如此, Osho會說: 多多接觸當下
  • 能自在地與你的空無同在, 所有的緊繃, 衝突, 擔憂都會消失, 你找到生命的源頭, 而那是不朽的
  • 當你變得全然清醒的那一刻起, 你不會有任何要求, 因為你已經獲得最寶貴的事物了
  • 一個有意識的人, 沒有什麼可要求的, 因為他已經擁有一個人所能要求的一切事物
  • 到達某個地方的想法基本上是已經錯了, 沒有任何事情要到達任何地方,存在就在此時此刻,存在並沒有朝著某個特定的方向, 沒有方向, 沒有最終的目的
  • 我們並不需要成為些什麼,因為我們已經就是了
  • 你不需要達成某些事物, 你本來就已經擁有它了
  • 你已經在你該在的地方, 你不可能到任何其他地方去,沒有什麼地方是你需要去的, 也沒有什麼事情是你要達成的, 因為無處可去, 也沒有什麼需要達成的, 所以你可以慶祝
  • 你不可能失敗, 在事物自然的狀態裡, 失敗是不可能發生的,因為根本沒有所謂的成功而言
  • 社會的制約讓你開始思考: 我沒有到達任何地方, 而生命正從我手上溜走, 死亡正越來越靠近, 我到底是否能夠成功呢?
  • 我還沒有成道, 還沒有成為佛或基督, 我還不知道我是誰---你為自己創造了許多問題
  • 所有這些問題之所以會出現,乃因為社會要你成為一個有企圖心的人, 要產生企圖心, 你必須擁有一個未來的目標, 就企圖心而言, 未來是必要的, 沒有企圖心的話, ego無法成形,而自我是社會用來控制你, 剝削你, 壓迫你,讓你痛苦的基本策略
  • 自我存在於當下與未來之間的緊繃裡, 緊繃越強,自我就越大, 若你在當下與未來間沒有任何對立矛盾時,自我會因為無處可躲藏, 沒有生存之處而消失不見
  • 只要你待在此時此地, 自我就無法存在, 你就是純然的寧靜
  • 你不停地奔波, 奔跑, 也因為你沒有到達任何地方, 所以你覺得焦慮
  • 就在這個片刻, 不論你在哪裏, 那都是一種祝福, 那都是神性
  • 人類只有一種能量, 那就是性能量, 你的內在沒有很多種能量, 而這唯一的能量被用在各種不同的追求上, 它是一種強而有力的能量
  • 把每一件事當成一個踏板, 不要否定任何東西
  • 你越是讓生活變得安全, 有保障, 它就越是會變得枯竭而成為一片沙漠
  • 帶著所有的不安全感, 一個片刻接著一個片刻地生活
  • 該發生的就是會發生, 莫讓那些還沒有發生的事破壞你的現在, 讓它發生, 然後你再來擔憂
  • 若你想要了解古典音樂, 你只能夠學習, 而且是一趟長遠的學習, 它不像流行音樂那樣不需要學習
  • 創造富裕, 因為唯有在你創造出富裕後, 許多其他向度才會向你敞開, 對窮困的人而言, 所有門都是關閉的, 儘可能富裕, 儘可能舒適
  • 身體永遠是美好的
  • 永遠把你的身體奉為圭臬, 每當頭腦想要得到某樣東西時, 問一問你的身體會怎麼說, 如果身體說那很愚蠢, 那你就放掉它
  • 你身體上的需要幾乎全部來自於身體本身, 而頭腦上的需要則是來自於別人
  • 總是傾聽你的身體, 莫傾聽你的頭腦, 頭腦的需要是由你周圍的他人所創造出來的
  • 你不需要作任何努力, 當你寧靜地根植於你的存在裡, 待在自己的中心時, 你的天賦會很自然開始發揮作用, 你會開始以存在一直要你作用的方式去發揮才能, 你變得充滿自發性, 你開始作你自己的事情, 不會理會這些事情是否會帶來酬勞, 它使你快樂, 那就夠了
  • 父母的功能不在如何幫助孩子成長, 沒有你, 孩子也會成長, 你的功能是支持, 滋養, 協助那些已經在成長的部分, 不要給予孩子任何方向, 不要給予孩子任何概念, 不要告訴孩子什麼是對的, 什麼是錯的,讓他們透過自己的經驗去發覺
  • 協助孩子去聽從他自己的身體, 聽從他自己的需要, 父母莫為孩子積極規劃, 而是消極守護, 莫制止他們去進行, 而是向他們作清楚的說明, 莫要求他們聽話順從, 而是要讓他們選擇, 你只需要向他們解釋這整個狀況就夠了
  • 正向思考無法使你蛻變, 它只是壓抑你人格裡的負向層面, 那是一種選擇的方法, 它無法在覺知上有所幫助, 它違反覺知
  • 覺知是永遠不作選擇
  • 正向思考強迫負向思考進入潛意識中, 然後以正向思考制約有意識的頭腦, 然而痳煩的是, 潛意識擁有更為巨大的力量, 它的力量是意識的九倍之多
  • 頭腦中的負向思考必須被釋放, 而不是藉著正向思考來壓制它們, 你必須創造出不正向也不負向的意識, 那才會是純粹的意識, 而在那樣純淨的意識裡, 你會過著最自然而喜樂的生活
  • 如果你不抉擇, 你只是保持覺知, 你的生命會開始展現出某些超越了正向與負向的東西, 某種高於這兩者的事物
  • 莫相信任何事情, 莫不相信任何事情, 這兩者都是一種信念系統
  • 莫受任何人影響,莫讓人們影響你, 看, 觀察, 覺知, 然後選擇, 這是你自己的責任
  • 不論什麼事, 只要它讓你更為警覺, 更有意識, 更為和平, 更為寧靜, 更為慶祝, 更為歡愉, 它就是好的
  • 不論什麼事, 只要它讓你變得無意識, 悲苦, 嫉妒, 憤怒, 更具有破壞性, 它就是錯的
  • 沒有上帝可讓你背叛, 沒有宗教可讓你背叛, 這些都是虛構的, 你唯一能夠背叛的就是你自己, 透過背叛自己, 你失去了對自己的尊重, 而一旦你失了了對自己的尊重, 你的生命裡會有一個傷口, 而這個傷口會隨著時間的流逝而越來越痛
  • 你需要成為你自己, 不是最低限度的成為自己, 而是最高限度的成為自己, 你的生命需要成為春天, 成為一場連續不斷的慶祝
  • 任何讓你感到辛苦的事情, 任何讓你感到疲憊的事情, 任何讓你覺得是一種負擔, 而你想要擺脫的事情, 從一開始就不自然的
  • 你違反自然, 違反生命本身的流動, 那就是為什麼事情會變得如此辛苦
  • 這麼多年來你的辛苦努力只顯示你的無知, 除此之外別無其他, 你不了解大自然是非常放鬆的, 從你變得不自然的那一刻起, 緊繃, 焦慮,苦惱會從你的內在升起
  • 深刻領悟存在的放鬆, 同時與它同調, 如此你會完全許多事情, 卻不會讓自己感到疲憊
  • 放鬆本來應該是世界上最簡單的事,但它卻是最困難的事,不是因為它本身很困難, 而是因為人們是如此地習慣於辛苦努力
  • 那些重要事情的發生並不是因為你作了什麼,而是當你敞開大門耐心等候, 那些重要事情自發性地,自行發生
  • 無夢的睡眠中, 自我會完全地消失(深度無意識), 你進入中心,因為沒有思緒, 就不會有夢境,在8個小時的睡眠中, 這種無夢狀態通常不會超過2小時, 只有這2小時能讓你恢復活力, 若你有2個小時的無夢睡眠, 早晨醒來時, 你會是新鮮, 鮮活而充滿活力的
  • 瑜珈所採用的路線是深層睡眠, 把深層睡眠變成為一種意識狀態 (熟睡時能夠有意識), 是一件艱辛的工作, 可能需要好幾世的時間
  • 承諾永遠是出於無意識, 莫作任何承諾, 承諾只會帶來困擾, 因為你會發現自己無法實現承諾
  • 莫出於義務而去作任何事情, 你要嘛因為愛而作一些事情, 要嘛你什麼都不作
  • 生命並沒有要到達任何地方, 生命沒有任何目的, 沒有終點, 生命是非目標性的, 它就是存在, 除非你讓這樣的領悟穿透你的心, 否則你無法慢下來
  • 自我只有在目標取向的觀點中才能生存, 頭腦只能夠存活在未來, 目標把未來帶進來, 目標創造出思想得以移動的空間, 欲望因此而升起, 你會變得匆匆忙忙, 因為生命是如此短暫, 今天我們在這裡, 明天我們就不在了
  • 生命非常地短暫, 若你有目標要達成, 你就注定會是匆忙的, 而且你註定會擔憂, 不斷地擔心, 我到底辦得到還是辦不到?
  • 這個片刻向你敞開, 唱首歌, 活出它的全然, 不要為了任何未來的片刻而犧牲它,純粹為了這個片刻而活
  • 沒有應該, 沒有應當, 沒有必須, 沒有戒律, 你之所以在這裡, 並不是為了某種信仰而犧牲, 你在這裡, 是為了全然地享受生命
  • 每一個片刻都只為它自己的緣故, 為了其他任何事情而犧牲掉這個片刻是非常不智的作法, 而且, 一旦這種犧牲變成了習慣, 你會不斷地為了下一個片刻犧牲這個片刻, 為了下一世而犧牲這一世
  • meditator會自然地慢下來, 不是因為他試著慢下來, 而是因為沒有任何地方需要到達, 也沒有什麼事需要達成, 他不需要成為某種特定的樣子, 這個成為什麼欲望已經消失, 當這個成為什麼的欲望消失時,存在就出現, 而存在是緩慢的,非攻擊的, 不匆忙的
Fame, fortune, and ambition : what is the real meaning of success?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