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September 12, 2016

  • Being從來不演化,being就是being,沒有演化,也不涉及時間,它是永恆,而不是"變成"。從靈修上來說,你永遠不會發展,因為你沒有辦法去發展being。就最終目標而言, 你已經達到了, 你從未去過其他地方
  • 發展只是你對真理的覺察,真理不會成長,只有體察會成長,記憶力會成長
  • 無須談"being之演化",應談"妨礙體察的障礙",頭腦/知識就是最大的障礙
  • being已經是應有的面貌,完美無缺,不需要再增加什麼,也沒有什麼可以增加的, being是存在創造的,來自完美,所以being是完美的,只要撤除你製造出來的所有阻礙就可以了
  • 沒有必要改變全世界,只要改變你自己,你就已經開始改變全世界了
  • 莫將靈修視為成長的過程,那不是成長,你從一開始就已經是佛了,這個寶藏始終都在,只是你不知道放在哪裡而已,你忘了自己有key, 或忘了如何使用key,你陶醉在知識中,以致於完全不知道自己是誰
  • 知識像是天空的中的雲朵,天空中雲層密布,你仰望天空,看到的除了雲還是雲,完全看不到天空, 這就是知識淵博者頭腦所處的狀態,有很多的念頭,經文,理論,教條,學說,全像浮雲一樣飄浮著,所以你看不見純淨的天空。讓這些雲消失,雲在那裡是因為被你緊抓住不放,雲在那裡是因為被你牢牢握住,放開你的手,讓雲隨風飄逝,這樣清澈的天空才會顯現,這就是自由,就是意識
  • 捨棄知識,捨棄比較,捨棄錯誤的身分,繼續捨棄下去,直到沒有東西可以捨棄為止,這時,純淨的意識就出現了
  • 我(being)是觀看裡面念頭/欲念等之觀看性(覺察性/awareness)-- I am the awareness, being is the awareness 你無法脫離觀看性,因為它就是你
  • 人格(personality)(由社會塑造之面具)須被捨棄,這樣才能發現自己的個體性(individuality),將精力放在破壞你的人格上面,把精力放在發現你的個體性
  • 莫作自己根本不想作的事 (應作自己熱切渴望的事),否則自性會不斷地主張真正想作的事,而人格會不斷地打壓自性,迫使自性沉入無意識,這種衝突會分裂你的能量。人們太忙於跟自己戰鬥,沒有能量和時間作其他的事
  • 一個真正的人類必須是叛逆者,對他自己的人格叛逆
  • 莫觀看你自己觀看性,若你想辦法去觀看你的觀看性,則第一個觀看性(你自己的觀看性)變成了一個念頭,而你變成第二個觀看者,然而,你無法脫離觀看性,因為它就是你
  • 作自己--保持沒有被制約的覺察, 這是你來到人世的方式,也是悟道者離開人世的方式,悟道者雖然生活在人世,但完全與世隔絕
  • 你只須保持觀看性,如此就不會受到任何影響,不受影響會使你保持純淨,而這個純淨保有生命的清新,存在的喜樂,這些都是你天生擁有的寶藏
  • 不須厭惡正常的人類生活,不需要遠離這個世界,遁隱山林,你可以留在原地,繼續作你的事
  • 不論你作什麼事,用覺察去作
  • 意識演化或存在的定律---每個人必須自己去發現,不能站在別人的肩上, 內在的真理必須經由個人的努力獲得,體驗是絕對個人的
  • 信念是在掩飾人的無知,絕不讓人知道真理,它只會給你教條,教理,讓你可以從中創造知識的幻像,但這個知識只是一種錯覺,任何建立在信念之上的東西都是假的
  • "你相信這個嗎?你相信那個嗎"這個問題沒有意義,如果我知道,就沒有相信的必要 (我以我自己的權威去知道);如果我不知道,我就會試著去知道, 這就是懷疑, 就是探索
  • 內在和外在世界,不是兩回事,而是同一個能量向兩極延伸
  • 你對任何一個國家,教會,上帝都沒有責任,你只對一件事情有責任---就是有自知自明
  • 在你發現你的being (the awareness)的那一刻,你對生命的看法為之一變,開始感覺有新的責任,但這些責任不是必須作什麼,也不是必須完成什麼義務,而是一種樂於去作的感覺
  • 你不會因為覺得有一種責任,因為別人對你的預期,而去作任何事,你所作的每一件事,都是出於高興,出於自己的喜愛, 這不是責任的問題, 而是分享,你擁有這麼多喜樂,你希望和別人分享
  • 人只有一種責任---對自己負責,你完全不必花力氣,其他每一件事就會主動跟隨, 當事情不費吹灰之力的發生時, 就是至善至美
  • Osho不提供任何信仰系統, 他提供方法,用方法來探求意識, 而這方法即為meditation
  • meditation不需針對任何對象,它只是一個挖掘內在的方法, 你已經存在,故不需要相信自己是存在的
  • 你不知道什麼是真, 什麼是真理, 但你可以立刻感覺出什麼是不真,因為真理就隱藏在你的內在,你或許遺忘了它, 但並沒有忘記它的存在。這使你在任何時候聽到真理, 內心立刻會察覺,你在任何時間候聽到真理,它的特質立刻填補你的空隙,因為你自己的真理已被喚醒。任何時候你聽到一個真理,這個真理都不會來自外在,外在只是一個讓內在開敞的機會。你立刻知道這是真的,這不是因為你能夠論證或證明,也不是因為你被這個真理說服,你是因它被蛻變,而非說服
  • 頭腦無法淨如止水,它需要不斷思考,操煩,頭腦的功能就像腦踏車,思考就是連續的踩踏,只要停止踩踏,你就會摔下來
  • 你只要一停下來,頭腦就消失不見
  • 你並非頭腦,你是超越頭腦的,故絕對有必要讓頭腦停下來
  • 從認同的頭腦中清醒, 若認同與你不是的東西
  • 悟道的人對頭腦的運用比最聰明的人還有效率,因為他是在頭腦的外在,可以綜觀全貌,當意識超越理性的限制時,腦子原本沒有發揮作用的部分會開始運轉,這些部分只有在你超越時, 才會開始運轉
  • 悟道者是在自己的頭腦之外,但又充分控制頭腦,他是頭腦的主人, 他光是覺察就已足夠
  • 只要觀察,事情就會蒸發,若時時刻刻覺察,則頭腦中的醜陋事情都會蒸發,醜陋事情全部都是有能量的, 一旦其蒸發消失,會留下大寶藏
  • 悟道者不需要捨棄任何事情,也不需要作任何練習,所有不對的事都會自動離開,因為它們經不起覺察, 所有好的事情會更上一層樓,因為覺察就是它的滋養
  • 念頭本身沒有生命,它們是寄生虫,依賴你的認同生存。當你說"我生氣了",你是在認同憤怒;若你說"我看著我的憤怒在我內在的螢幕上閃現",就不再給予憤怒任何能量。你會有看見的能力, 因為沒有你的認同,憤怒起不了作用。
  • 莫認同自己的念頭,慢慢地, 你開始脫離你自己的念頭,這就是觀照的整個過程, 你不再認同自己的念頭
  • 超然地站在遠處,保持事不關己的淡然, 好像那是別人的念頭一樣,你已打斷自己和那些念頭的連接
  • 你觀看得越多, 距離越大, 念頭使你耗損的能量越少
  • 須要超越頭腦才能解決頭腦所產生的問題
  • 製造問題的是意識, 讓意識成長, 問題就會減小
  • 宗教性是與生命本身交織而成,包括每一件事使人向上昇華的事,它不會讓人停留在原地, 而是時時提醒你還有多遠的路要走,你停下來休息的每一處,只是讓你歇腳過夜, 天亮以後,還如繼續踏上朝聖的路,這是一個永無止境的朝聖之旅, 你是隻身前往,而且完全的自由。宗教性是一種使人不斷向前走的馨香
  • 沒有地方可以停下來,生命無處可停,連一個分號也沒有, 只有小小的逗點, 你可以休息一下,但休息只是為了恢復力氣往前走, 往上走
  • 只有當自己是孤獨的,且必須獨自面對現實時,你才會成熟
  • 莫尋找一種在任何地方都不可能找到的安全感, 因為生命就是以沒有保障, 危險和有風險的形式存在
  • 真正的個體沒有自我,故不需要依賴社會,社會給你自我,為了滋養你的自我,你必須依賴別人
  • 你覺得空虛, 是因為你尚未遇見真正的自己, 尚未了解自己真正的個體性。
  • 個體性會使你自己成為照亮自己的光
  • 你須捨棄自己的人格, 才能擁有個體性, 個體性是與生俱來的,是你自己的
  • 人格是一種社會現象, 是別人給你的, 人格只有在和別人有關時才會存在
  • 真理與群聚無關,真理永遠是由個人得到的
  • 群眾使你遠離自己,群眾就是逃避,逃離真實的自己, 群眾使你一直對別人感興趣,但無法讓你遇見本我
  • 捨棄自己的個體性成為群體的一部分,你就是在(心理)自殺
  • 靈魂永遠是個體的,頭腦永遠群體的
  • 你只要變得平凡,就會顯得不平凡起來,想要變得不平凡, 反而會一直平凡下去
  • 捨棄不平凡的念頭,成為不平凡的念頭會使人平庸,當一個平凡人是世上最不平凡的事
  • 接受自己很平凡的觀念,一個大擔子解除了, 忽然之間你置身在一個敞開的空間,自由然然,就是你原來的樣子
  • 平凡人不需要當偽裝者,沒有必要當一個裝模作樣的人,他是開放的, 不需要偷偷摸摸, 開放和單純自有一種美
  • 當一個平凡人,這一來便不會有人和你競爭, 你退出了毀滅性的賽局, 你可以自在的生活,你有時間生活,有時間作想作的事
  • 如果你的內在潔淨,沒有自卑的傷口,那麼誰在乎別人對自己有什麼期望?你從未實現任何人的期待,一直是根據自己的洞察力, 直覺過自己的生活
  • 如果你沒有自卑情結,就永遠不會想高人一等,沒有必要比某人高一等, 控制某人 ,比某人強
  • 你就是你自己, 作發乎自己內心的事, 不是出頭, 而是表現自己
  • 沒必要和人競爭, 只是表現自己最好的一面, 喜樂就在於作這件事, 喜樂不是在這個舉動的外在, 而是在這個舉動的內在
  • 整個存在只製造獨一無二的人,沒有複製品,因此平等或不平等的問題並不會發生
  • 良知是照片的底片,意識則是鏡子, 兩者都會反映出事實,只是鏡子從不會緊抓住反射的影像不放, 它始終是空的,因此一直能夠反映出新的情況
  • 沒有培養良知的需要, 需要的是拋棄良知,培養意識
  • 只要你捨棄良知, 意識自己就會出現, 因為意識是一個自然的現象, 你生來就擁有
  • 生命有各種挑戰,你帶著意識迎接這些挑戰就行了
  • 每一樣東西都有能量,包括恐懼, 憤怒, 嫉妒, 仇恨,這些東西都在浪費你的生命,能量從這麼多洞滲漏出去, 你遲早會破產。觀看這些情緒,不加任何批判,它們會消失,而留下來的能量可以用來創造
  • 不論發生什麼事,一個有覺察的人會用他的全部做出反應,他不會保留任何東西,所以從不後悔, 絕不自責, 能作的他都作了, 他已作完了, 他在每一刻都充分的,徹底的生活
  • 真正的紀律是自律,自律絕不會反對自由, 反而是通向自由的階梯
  • 唯有當你沒有制約的接受生命,準備好無論它是什麼樣子, 什麼形式, 都歡迎時, 才會有自己的人生。一個有太多控制的人總是要求人生符合某種形式, 滿足某種情況,結果人生就懶得出現了,  人生只會與這些人擦肩而過, 這些人差不多是死的, 是植物人
  • 所有的控制都是來自於頭腦,頭腦說:你看,就是你沒有把事情控制好, 所以才會錯過,你要控制得更好一點。事實正好相反,人們錯過, 是因為控制太多
  • 門徒只學習領悟的訣竅, 當他有自己的領悟後,會走自己的路
  • 只有當你過著危險的人生時(不惜一切按照著你的自我去生活,不論你受到什麼威脅, 按照自己的意識, 依著自己的心和感覺生活), 才有可能有喜樂
  • 避開困難與痛苦,你就避開了生活中可能體會到的所有喜悅
  • 責任response-ability:回應-能力
  • 大部分人是作出反應, 而非回應。反應來自記憶,來自過往經驗,來自知識,故總是與新情況格格不入
  • 回應每一刻都有不同,它與記憶無關,但與覺察有關
  • 你不是為遵循某些道德標準而在這裡,你在這裡, 是為生活和發現自己的生命的密碼
  • 你不必學習回應, 不必刻意學習,它會從你的安靜,沉靜而來。真正的行動是來自你的意識
  • 從這個世界和社會逃走的人是逃避現實者,他們放棄了責任,但在放棄責任的同時,也放棄了自由,自由和責任不是一起離開,就是一起留下來
  • 你越愛自由,接受責任的準備就作得越好, 但一旦離開這個世界, 脫離這個社會, 就沒有任何責任的可能性
  • 聽從自己的覺察,反映出當下的情況並作回應
  • 只要用你的覺察來行動, 那麼無論你怎麼作都是對的
  • 真正的回應,真正的行動,只會在沉靜之中出現
  • 有覺察時, 是回應。無覺察時, 是反應
  • 回應來自你自己,反應則是由另一個人製造出來的
  • 我們習得的一切,都是從負責任而來的,沒有責任就無法成長,你的意識會停滯不前,意識要成長的話, 就需要面對,遭遇,和接受責任的挑戰
  • 逃避現實的人是懦夫,逃避可不用面對自己的弱點和脆弱, 但若無挑戰的話,你無法成長
  • 沒有做的人時,做的動作是自發的。做的人指的就是自我,自我的意思就是過去
  • 知識淵博者是世上最瞎的人, 因其根據他的知識行動, 沒有看清狀況
  • 生命本無意義,人必須去把意義創造出來,唯有創造,你才會發現生命的意義
  • 意義必須是演化的,追尋意義是一種成長, 你一生都要致力於追尋它
  • 現在只是一條分界線,現在完全沒有空間,因為它只是分割過去和未來, 你可以處於現在, 但是你不能思考,因為思考需要空間, 你不能在現在思考, 因為在你開始思考的那一刻, 就已經成為過去了
  • 太陽升起的那一刻,根本沒有足夠時間說"好美", 因為當你吐出好美兩個字時,這個體驗已成為過去,你能與日出同在,但你無法思考, 這個空間足以容下你, 但無法同時容下念頭
  • 花園中有一朵花, 你說:美麗的花,此刻你並沒有與這朵花同在,這朵花已成為記憶。花在,你也在時,兩者對彼此而言都是現在,你怎能思考呢?你能思考什麼?沒有空間這麼作, 這個空間很窄 (事實上是完全沒有,窄到你和那朵花甚至無法以兩個個體存在)。這就是何以在現在這一刻, 你就是那朵花, 那朵花就是你。沒有思考的時候, 誰是那朵花?誰又是那個觀察者?觀察者已成為被觀察者,剎那間界線消失, 剎那間你有了深入的洞察, 剎那間, 你們不是兩個不同的東西, 而是合為一體存在, 只要你開始思考, 你們又變回兩個
  • meditation不是讓頭腦專注於某件事上, 而是掃空腦裡所有的事情 (包括你那些神在內)
  • meditation表示頭腦裡面沒有客體,你和自己的意識單獨在一起
  • meditation應該是一整天都跟著你, 詳和, 沉淨, 放鬆, 工作時你全心投入, 全心全意地投入以致於沒有留下一點點能量可以讓頭腦轉動念頭
The book of understanding : creating your own path to freedom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