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August 11, 2016

  • 恐懼是由人的無知所造成
  • 恐懼為"內在深處, 我也許不存在"。你知道一旦向內看,你就不存在了。我也許不存在, 最好不要向內看, 繼續向外看, 以保有"我存在"的幻覺。但因為這個"我存在"感覺是虛幻的, 所以它創造了恐懼, 你知道任何事都可能摧毀"我存在",例如重病,死亡,故你會設法不去向內看來應付之。最基本的恐懼是對死亡的恐懼,其他一切的恐懼都只是這個基本恐懼的反射, 對死亡的恐懼為--總有一天, 我也必須消失, 我必須死去,現在我在, 而我不在的那天將會來臨
  • 這個透過不向內看而創造出來的虛假自我, 一直向外看, 這就是恐懼的根源
  • 恐懼是"我"的影子, 因為"我"總是在某個深處提醒, 總有一天會消失在死亡中, 最根本的恐懼就是死亡, 其他所有的恐懼只是在反射這個源頭。
  • 死亡為自我的非存在, 介於自我與死亡間的橋樑即為恐懼
  • 你無法死亡, 因為一開始你就不存在, 又怎麼會死呢? 深入地看清你的本質, 誰在哪裡準備等死?當你深入地看, 你找不到任何自我, 任何"自己"在那裡, 那就沒有死亡的可能性
  • 只有自我的概念會產生死亡的恐懼, 當沒有自我, 就沒有死亡
  • 所有的恐懼都是認同的副產品
  • 恐懼總是圍繞在一些欲望旁邊。欲望創造了恐懼, 恐懼因想要占有的欲望而升起,它是副產品, 你想要占有, 而因此恐懼, 假如你不想占有, 那就沒有恐懼; 如果你沒有欲望在將來想成為這個或那個, 那就不會有恐懼, 要是你不想去天堂, 那就沒有恐懼, 教士們就不能讓你感到害怕; 假如你沒有要去哪裡, 那麼就沒有人能讓你感到害怕
  • 成為非占有的, 那就沒有恐懼, 當沒有恐懼, 許多被投入恐懼的能量, 便可用來成為你的創造力
  • 恐懼無法被摧毀, 因其包含了一種能量, 你無法摧毀能量, 你無法從存在中消滅一丁點兒能量。你只能改變它的形式
  • 沒有必要試圖去摧毀任何東西, 因為一開始就沒有東西可以被消滅
  • 對死亡的恐懼就是對時間的恐懼, 因為死亡停止了一切的時間
  • 恐懼基本上是你還未能真正活出人生, 時間流逝不復返, 你無法重來, 它走了
  • 恐懼是對了無生趣的恐懼,你還未曾享受生命; 如果你享受生命, 就不會有恐懼, 你全然地活在每一刻裡,那麼就沒有時間的恐懼, 恐懼就會消失; 活出更多, 更熱切地活出生命, 活在冒險中, 這是你的生命, 活出它, 別為言語, 理論, 國家, 政治而犧牲, 別為任何人犧牲
  • 對死亡的恐懼就是對時間的恐懼, 對時間的恐懼為死氣沉沉的片刻, 了無生趣的生命
  • 不要犧牲你自己, 為了你自己而存在, 不為別人
  • 當你深深地活在當下, 你便不屬於時間
  • 若你曾深愛過任何事物, 你知道你超越了時間
  • 當時間消失, 死亡就消失, 那麼你就不會害怕死亡
  • 如果你已經活出了你的人生, 死亡會變成所有經驗的巔峰
  • 充滿恐懼的人無法超越已知, 已知帶來一種安逸舒適, 安全感, 平安, 因為它是已知的
  • 好好看生命, 生命從來沒有問題; 我們有能力去適應"事實" ,但我們沒有能力去適應未來, 一旦你試著在未來保護與保衛自己, 你就會進入一團混亂, 你會開始四分五裂, 接著就有一堆問題
  • 靜心只是不帶頭腦地看著真相, 因為這是看著真相唯一的方法
  • 假如我生病了, 就生病, 有什麼好擔心的? 為什麼要小題大作? 如果我死了, 就是死了
  • 問題會出現, 是當某個東西不在那裡, 而你想要它在; 或是有東西在那裡, 而你不想要它在
  • 當痛苦出現, 深入它,不要逃避, 讓它就是在那裡,對它敞開, 儘可能保持敏感, 讓痛苦的箭穿過你直達最終核心, 經歷它。當愉悅來臨時, 也讓它移向你最深的核心, 舞蹈慶祝它。當痛苦出現, 就和痛苦在一起, 當愉悅出現, 就和愉悅在一起
  • 假如你真的要活出生命, 就必須有死亡的準備, 在你裡面是誰在害怕死亡? 是內在的自我在害怕死亡, 自我同時在反對生命與死亡, 自我害怕活生生, 也害怕死亡
  • 我們所謂的生命, 只是帶著某個身體, 頭腦, 態度的一種認同, 而所謂的死亡僅僅是擺脫那個形式, 身體及概念
  • 當你不再對死亡恐懼的那刻, 你就開始有能力生活
  • 跳進奧秘, 而不是試著去控制奧秘, 允許奧秘占據他
  • 活在世界, 但又不屬於它
  • 恐懼意味著對未知的恐懼, 對死亡的恐懼, 對迷失的恐懼, 但若你真的要成為活生生, 你必須接受未知的不安全感, 不舒服與陌生不熟悉的不便。這是一個人必須為隨之而來的祝福所付出的代價, 沒有付出代價, 什麼目的也達不到, 你必須為此付出代價, 否則你將會持續因為恐懼而動彈不得, 你會錯失整個人生
  • 生命因不安全而美, 因為有死亡而美, 因為有缺憾而美, 假如你不肯放手, 每件事被迫朝向你, 那麼生命開始變成一種監禁, 你將無法享受它
  • 當"你"不在,就有完全的安全與安定, 所有恐懼消失了
  • 因為對死亡的恐懼, 我們為了安全感, 銀行存款, 保險, 婚姻, 安定的生活, 一個家而奮鬥, 我們變成了國家的一分子, 我們加入政黨,加入教會, 成為某教徒, 這些都是尋找安全感的方式
  • 一旦你領悟到內在的空, 那麼就不會有恐懼, 因為死亡已經發生。死亡已經發生在那個空無裡, 在那個空無裡, 你已經消失, 你怎麼還會害怕?怕什麼?怕誰?誰在害怕?在這個空無中, 一切的恐懼都消失, 因為死亡已經發生, 現在再也不可能有任何的死亡, 你會感受到不朽的無時間性, 永恆已經來臨, 現在你不用去尋找安全感, 因為已經沒有必要了
  • "我在"的這個想法, 只是個概念, 一個頭腦的投射。"我不在"的領悟只發生在靜心綻放。"我不在"只是"我"的消失, 留下一片純淨的空間
  • 你越想著你在, 你越不在; 你越經驗到你不在, 你就是越在, 在你自我的肥皂泡泡破掉的那一刻, 你已經變成整個存在
  • "我"是個極大的牢獄, 它是你頭腦的奴隸與束縛 
  • 唯一"在"的途徑就是"不在", 假如你要完全的存在, 真實的存在, 在海洋裡溶化你的冰塊且與其合而為一, 那就消失吧,你會像分散的形體般失去自己, 但你會成為整體, 這不是失去, 這是極大的獲得
  • 隨著自我的死去, 就有空間給你的真實本性綻放
  • 恐懼只存在於頭腦的機制裡, 你必須學會把自己從這個機制中抽離, 頭腦是別人加諸給你的制約
  • 內在的自我在害怕

頭腦有三種狀態:第一種狀態: 意識+內容物(想法, 欲望, 憤怒, 貪婪, 野心), 頭腦中總有些內容物, 進進出出, 你清醒時,內容物在那兒, 你睡覺時,內容物在那, 清醒時稱為思考, 睡覺時稱為作夢, 二者之過程相同, 但夢境更原始一點, 因它用圖像在思考, 它不用觀念, 它用圖像
  • 第二種狀態:意識, 但無內容物--此即所謂的靜心, 完全警覺間隔, 沒有想法介入, 沒有思想
  • 第三種狀態:當內容物(想法等)/客體消失, 意識/主體無法保持太久, 因為二者是一起的, 他們製造出彼此。當沒有了內容物, 只剩下意識/主體時,  意識/主體無法待太久, 意識/主體不再被需要。因為意識/主體總會是針對"某個東西"的意識, 當你說你是有意識的,就會被問到:意識到什麼?故你需要一個客體/內容物被意識到。一但客體消失, 主體很快也會消失; 首先是內容物離開, 接著是意識也消失了。第三種狀態稱為三摩地, 沒有內容物, 也沒有意識, 但並非無意識狀態(unconsciousness), 它是一種超意識, 超自然的意識, 第三種狀態即為"空"
  • 先放掉內容物, 再放掉意識, 你就變成完全的空, 在這個空中, 完全地安全與安定 
  • 若你未享受人生, 恐懼就來了; 若你享受人生, 恐懼就消失了

solution
  • 你無法完全消滅恐懼, 也無法掌控它, 只能去了解它, 只有了解能帶來蛻變, 沒有其他的; 若你試圖去掌控恐懼, 那只會留下壓抑, 它會進入無意識/深入內在
  • 你必須了解恐懼, 恐懼是什麼? 它是怎麼出現的? 從哪裡來? 它的訊息是什麼? 深入去看它, 沒有任何批判
  • 注視恐懼, 看它正從哪裡來, 什麼欲望正在創造它, 然後看著它的徒勞無功
  • 不論你在害怕什麼, 進入它, 將所有安全措施, 安全感放一邊, 去冒險
  • 恐懼本身是無力的, 它沒有力量, 只有在你想要相信它, 那才是它唯一的力量
  • 假如恐懼來了, 就接受它, 不要對它作任何事, 因為這作為沒什麼用, 任何你源於恐懼所作的, 將會生產更多恐懼, 任何你源於困惑所作的, 將會增加更多困惑, 什麼都不要作, 假如恐懼來了, 就記下恐懼來了, 然後接受它
  • 恐懼來了, 接受它, 記錄下來, 接受它而不要為它煩惱, 突然你會感覺到它已消失了
  • 如果你接受一個問題, 它就消失, 如果你與它有任何衝突, 它就會越來越茁壯, 也越複雜
  • 接受痛苦且穿越它, 不要逃開, 這是在完全不同的向度去下功夫。痛苦在那裡, 去經歷它,穿越它 
  • 跳入你內在深處去面對裡面的空, 進入向內看, 如果它是空的, 那又如何? 那就是我們的自然狀態, 那就是我們本然的樣子
  • 活出人生, 非常熱切地活在全然的自由中, 每一刻都成為永恆
  • 全然地活著, 一個片刻接著一個片刻
  • 每一刻, 無論你在作什麼, 全然地作, 全然地作它們, 那麼便不需要任何淨心
  • 沒有安全這回事, 無論是內在或外在的, 安全並不存在, 那就是為什麼存在是如此的美
  • 不安全就是組成生命的真正東西
  • 生命之美, 其風險, 危險, 不安全, 變得敏感, 在那個最大的感受性裡有極大的挑戰與冒險,中, 那麼一個人就不會擔心明天是否來臨, 今天就已非常足夠了
  • 生命只能活在危險中, 沒有其他方式可活, 它只有穿越危險才能讓生命臻至成熟, 成長
  • 在每一刻死亡, 也在每一刻復活
  • 一個全然活著的人, 也全然地死
  • 內在感覺與恐懼之間的選擇, 選內在感覺, 不要選恐懼
  • 不論你的內在感覺如何, 去享受
  • 存在裡沒有什麼是確保安全的
  • 去過冒險的生活, 因為這是唯一活出生命的方式, 總是傾聽著未知的呼喚, 然後保持前進, 不要試圖變成在某個地方安定下來, 安定下來就跟死了沒兩樣, 它是提前死亡
  • 存在已經在守護那些已經把自己交給它的人, 那些已進入它的人, 那些已經臣服於它的人跟隨自然, 跟隨你的內在本性
  • 生命存在於挑戰中, 生命存在於危機中, 生命不需要安全感, 它在不安全感的土壤裡茁壯, 每當你是不安全的,你會發現你自己更加活生生, 更警覺。當有挑戰時, 才用得上聰明才智, 聰明才智是被挑戰所激發的
  • 就存在的觀點而言, 不存在是存在的唯一方式
  • 唯一能找到自己的途徑, 首先來到"不在" (徹底清空本性的聖殿), 再接著到"在"
  • 先放掉你的自我, 然後你就不需要擔心, 每件事都會自然的, 自發性的發生
  • 內在的空無是一個安慰, 一個避難處, 庇護所, 一個休息, 無論何時你感到疲累, 你就只是沉入到內在的空無, 在那裡消失
  • 莫讓你的頭腦進入你的感官知覺
  • 唯一可能的安全, 就是開始享受不安全, 愛上不安全, 那麼不安全就會消失。不是因為你變得安全, 而是當你開始熱愛與享受不安全, 誰還在煩惱?  
  • 對小事物感到著迷, 生命包含許多微小的事物, 帶著愉快的品質在小事物上
  • 不要期待偉大的事情發生, 應帶著新意念, 生氣勃勃地活力熱情, 生活在微小平凡的日常事物上, 然後這些會漸漸累積, 所有的累積有一天會爆發成全然的喜悅
  • 構成生命的微小事物, 吃東西, 走路, 沐浴, 與朋友交談, 獨自看天空, 躺在床上什麼也不作,這些是生命的主要元素
  • 興高采烈去作所有的事, 那麼每一件都會變成是一個祈禱
  • 每天早晨帶著美好的決定, 一分確信明晰, 對自己的承諾起床---今天即將無比地美麗, 而你將活得精采。每晚當你要睡覺時, 再次回想今天有多少美好的事情發生, 開始帶著一股新的能量, 活出夢想
Fear: understanding and accepting the insecurities of life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