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August 04, 2016

  • 莫離開世界,住於世界, 但不涉入
  • 住在市場, 卻有如生活在修道院中。接受生命中所有的打擾, 然而保持不受干擾。留在世俗, 但又不涉其中
  • 留在世俗上,但莫讓世俗留在你身上。去愛, 但不要迷失在它裡面。聯繫, 但保持單獨, 全然的單獨。清清楚楚地知道, 所有的關係也只是一場遊戲, 玩這個遊戲, 盡可能地把它玩得漂亮
  • 孤獨: 在孤獨中, 你會尋別人。在單獨中 (alone), 別人消失了, 自我也消失了, 沒有人在外, 沒有人在內, 一切即一
  • : 當處在間隔, 念頭不會升起, 注視空隙; 尋找空隙, 跳進空隙
    : 當念頭生起了, 注視念頭, 著眼三件事: 念頭在哪裡? 念頭從哪裡來? 念頭到哪裡去?
    留意念頭, 向它說再見; 當念頭離去, 便立即回到止
  • 勿須走到思想的源頭, 因為根本沒有這個源頭 (this is why 精神分析沒完沒了,永遠不會結束, 精神分析與思想一起流連, 一個思想連著一個思想, 永無止境; 精神分析試圖找到原因, 例如母親, 但只知道原因, 沒啥幫助, 僅將責任轉移給他人/母親; 將責任推給他人, 你便永遠無法轉化);只須走向存在的源頭
  • 帶進意識中, 一旦對某些東西有了意識, 它會消失。它只會在無意識的時候, 才會存在, 故在無意識中, 它是危險的, 將其帶到意識中, 它會蒸發消弭
  • 喜樂: 但你"不在"的時候, 喜樂才有可能, 你無法與喜樂共存。故當喜樂在時, 你不在; 當你在時, 喜歡不在, 你與喜樂, 像光明與黑暗--二時無法在同一時間一起存在。是故, 只有那些懂得如何時時刻刻在死亡中的人, 才懂得如何喜樂。你越能夠常住死亡, 你的喜樂越深刻
  • 本來的自己不需要任何關注, 本來的自己能夠在毫無關注之下過活。本來的自己不依賴任何人, 本來的自己能夠作到在單獨之中喜慶歡欣, 不需要其他人。在單獨中 (alone), 別人消失了, 自我也消失了, 沒有人在外, 沒有人在內, 一切即一
  • 思考的過程創造了思考者。當思考消失了, 思考者也會消失。假如沒有思考, 便沒有思考者。所以"思考者"什麼也不是, 僅僅是一連串思考的別稱。過去什麼也不是, 但只是思考 
  • 兩個念頭之間有一個小小間隙, 而這個間隙便是通往神聖的大門, 那個間隙就是觀照, 假如你深入那個間隙, 它會開始變得越來越大。通常人們只看到一個念頭, 另一個念頭, 再一個念頭 (較一般)。層次較高者會看到一個間隔, 另一個間隔, 再一個間隔, 重點不再落在念頭上, 而在間隔之上。不是從一個念頭跳到另一個念頭, 而是從一個間隔跳到另一個間隔, 漸漸對間隔變得非常覺知, 透過這些間隔, 你將會掉進你自己裡面, 掉進你的核心裡面。你必須著眼於間隔, 尋找間隔, 並跳進間隔
  • 靜坐時應觀看鼻尖 (不是要專注, 但要保持警覺 ), 因其會把你和第三眼連結。看著鼻尖, 同時輕輕地覺知第三眼。放鬆落在鼻端上, 第三眼才能把你拉進去(第三眼之拉力), 第三眼的窗子會打開, 光會自然開始透入。莫主動將光拉進, 莫驅使光進入。脊椎挺直 (性能量中心會連接第三眼)
  • 莫認同任何一個身體(顯現的東西)---年青的, 老邁的, 美麗的, 醜陋的, 疾病....
  • 一個真正健康的人會以自己一半的時間來消化經驗, 百分之50有為 (思考), 百分之50無為(靜心)
  • 男性或女性---自身體散發出來的品質和振動, 來自你內在的選擇。假如你有意識地選擇, 你會獲得莫大自由, 因為你將會知道你是誰, 你以自己的身體作什麼
  • 對任何事情, 把它帶到表面, 莫壓抑, 帶到表面, 覺知它, 留意它, 觀察它所引發的愚笨和蠢行, 一天當你看到這愚昧, 它就會自動脫落。壓抑在無意識裡, 創造了無意識
  • 生命的意義是進化, 成長, 攀得越來越高, 攀至一個新水平, 讓生命更豐富充實
  • 生命是一場成長的考驗---真正的宗教, 真正的心理學
  • 只有二個無念才能夠溝通, 因此時已無任何東西在防礙, 沒有任何東西在詮釋, 這溝通是直接的
  • 當你在存在裡面生起了家的感覺, 當你沒有欲望並且感到滿足, 你的呼吸幾乎是停止的
  • 單純的只是注意你的呼吸, 不要改變它, 不要作任何的改變, 僅僅是注意
  • 旅程中的每一步也是一個目的地, 無論在哪裡, 那裡就是一個目的地
  • 守舊的人總是仰望天國, 比起生存在世, 守舊的人更關心死後的事。守舊的人活在恐懼中, 恐懼為死亡而服務。活在恐懼, 人會創造各式各樣的情境讓自己更恐懼, 你的恐懼會創造情境, 假如你害怕, 你會找到更多機會讓自己害怕
  • 新人類關心的是這世生存的事; 新人類不會活在信仰裡, 他們純粹地活著, 只有那些能夠純粹地過生活而沒有信仰的人, 才會了解什麼是真理。新人類活在愛中,而非活在恐懼中,愛為生命而服務, 假如你活在恐懼中, 你將不會知道什麼是生命, 你只會不斷重複地體現死亡。新人類內在及外在一致, 他是真實的 ,真實是新人類的宗教, 是新人類的真理。新人類實實在在地過生活。新人類只信任自己的經驗, 除非他清楚了解, 否則他不會信任 
  • 是新意識要來渡你, 不是某某人 (佛陀, 基督), 只有新意識能自束縛中救渡人們, 但新意識只能透過你才會到來
  • 真正的靜心---不逃避內在的瘋人院, 進入它, 面對它, 與它相遇
  • 在全然的覺察中, 這東西會消失, 只有常你不在覺察上, 它才會繼續存在
  • 當你把靜心錯誤理解為"不作思考",當思緒太雜密, 你的本能會出來和它們對抗, 但透過對抗你絕對無法作到不思考, 對抗導致你失敗, 試圖和你自己的影子(思想)對抗, 你注定失敗, 並不是你的影子太強, 而是影子(思想)並不存在, 莫對抗不存在的影子(思想)。只要作一個觀察者, 作一個目擊者, 你必須作主, 只管注視這些念頭, 讓它們來, 讓它們去
  • 愛讓你感覺被需要, 而被需要是最大的需要, 沒有東西能夠滿足這分巨大需要, 除非你感覺到你對存在有所貢獻, 除非你感覺失去了你是存在的一點損失, 你會被想念, 你無法被取代, 若非如此, 你無法感到健全
  • 你選擇你的生命模式, 如果你不喜歡, 就把它甩掉, 在覺知的那一刻中, 就可以把它甩掉。在了解的一刻, 在看到"我在背負著它, 如果我不想這樣, 我沒有必要這樣, 沒有人可以強迫我, 命運不可, 社會和教會也不可以的一刻, 把整個鬧劇甩掉
  • 它可以被甩掉, 因為你的內在的本質是自由的, 它不受你的性格左右, 性格就像衣服, 可脫掉。本質不會生病, 本質永遠是健康的, 完整的
  • 生命根本上不是一個邏輯性現象, 而是一個辯証現象 (論點,對立, 綜合), 你的昨天是一個論點, 你的今天和它對立, 而你的明天將會是一個綜合。對抗你的明天將會創造一個論點, 下一天是一個對立, 然後是一個綜合, 如此不斷繼續, 你在辯証的路上行走, 生命是一個辯証過程, 它不是一條直線, 不是邏輯過程
  • 無關痛癢的問題---問題之答案沒有為你的生命帶來改變, 沒有用處的, 就是無關痛癢的問題, 莫在無用的問題上打轉 
  • 你包含整個過去, 也包含整個未來, 你包含整個空間, 你為神秘存在的一部分,處身於萬物之中, 萬物包含於你身上, 你會感覺自己意義重大, 因為你是無限意義的一部分, 你的存在也獻出了一些東西
  • 你變得有創造力, 為這存在增添一分美
  • 正覺並不是空掉自我, 而是空掉自我一直在作的事, 你可以充滿自我 (healthy self)但空掉一切所獲, 空掉一切認知, 空掉一切知識
  • 變得警覺, 變後有意識, 讓內在充滿光明, 所有的無意識為之消失 (被壓抑的放在無意識)
  • 人只是一個沒有形式的覺知體
  • 只有當你消失, 當"我"這個字不再有意義, 你才在
  • 真正的承當, 是對你自己的本性, 你的本來面目, 你的本質承當, 在這承當中, 其它所有的承當也自然而然地納入旗下, 變成自然。你不須對任何人,你不對社會承當, 不對教堂, 國家作承當, 不對家庭,社區作承當
  • 回應為即刻上的經驗, 回應憑感覺, 不靠思想。思想是寄生蟲, 思想寄居在能量上, 能量本來是供"感覺"使用,但思想把它剝奪了, 思想扯掉你的能量
  • 眼耳鼻舌不斷從外在提取資訊, 不斷地把這些資訊塞入內在, 填入頭腦, 餵養頭腦。當眼睛看但不帶進任何東西, 耳朵聽但不執著於聽, 舌頭品嚐但不眷戀味道-- 所有的感觀俱寂 
  • 人的成道並非憑靠探尋, 而是憑藉一天絕望到來, 他放鬆所有的努力, 在這個放棄的片刻他意識到: 當停止探索, 當欲望消失, 只剩下你這個存在, 沒有地方要去, 你歸位了
  • 內在的旅程其實不太是一個旅程, 當所有旅程消失, 沒有地方要去, 已經沒有興趣去了, 你尋遍每一方寸, 每一方寸都令你失望, 在極度失望中, 你停下來, 你垮下了, 但這一垮造就了轉化的一刻, 沒有地方要去, 你歸位了, 什麼也不找, 只有追尋者一個, 你不再嘗試抓著任何東西, 你忽然意識到這個抻手去抓的人, 只有主體自己一個, 你回到家了, 因為你知道你一直都在那裏
  • 真理無法被表達, 無法被言說--真理是無思的經驗, 是無言的經驗, 你只能在極靜中經驗真理, 它是極靜, 因此它無法化做聲音,語言,和思想, 它的固有本質沒有夾雜思想。以字語表達真理就好像以雲靄(字語)表達天空(真理), 天空被雲靄遮蓋了, 消失了, 你看不見天空。雲越多,看得見的天空就越少,雲越少,露出的天空越多, 沒雲了則整個天空盡露。你無法透過雲靄表達天空。真理是無限的, 永遠無法被言說
  • 真理是你的意識, 思想(雲靄)浮在你的意識(天空)上, 你無法透過思想表達, 你的思想最多只能作指示, 就像指向月亮的手指, 旦手指不是月亮, 莫崇拜手指。要看到月亮,你必須順著手指的指向看過去, 你必須完全把手指忘掉
  • 靜心者從放下思想開始, 當一個沒有思想的時刻到來, 那是真接, 那是沒有東西夾在你與某某之間, 那是什麼東西也沒有, 你與真實連結了, 那是一個經驗
  • 真正音樂的定義: 那樂聲會把你帶入寧靜
  • 真理只可能在寧靜中被傳遞
  • 活得有宗教性,意味活得快樂, 活得有靜心品質, 活在這世上是神的禮物
  • 對注意力的渴望消失, 你的來去, 彷彿你不曾來去
  • 在, 也不在--當你在的片刻, 你已放下你的自我
  • 深度/無夢的睡眠(進入你的存在核心, 可恢復精神, 但此時為無意識)類似三摩地 (有意識)。二者為同一空間
  • 那些在的人, 與自己的存在緊密接觸, 故不需在乎別人是否注意他, 他們緊貼自己, 專心一意在自己身上
  • 那些不試圖為裝自己很特別, 不偽裝自己有很多, 不吹噓的人, 會變成一個非常沉默的個體, 他的存在好像他不在場似的, 也只有不在場, 真正的在場才會發生
  • 當你己達到徹底空無, 當你的內在空無一人, 光會顯現, 自我的干擾創造了黑暗, 黑暗與自我是同時發生的, 無自我則與光明同行
  • 你的內在虛室, 只存在一個寧靜的空間, 在這個空間裡豪光生現
  • 它已經在那裡了, 只是你空得不夠, 你還沒能看見, 當光開始在你身上彰顯, 這是在經驗靜
  • 世界只是一個想法, 你沒有必要恐懼, 沒必要逃跑, 沒必要擔憂, 根本上沒有世界, 只有神, 整個都是由意識所構成
  • 接受你的處境, 它肯定是一個最適當的境況, 你才會處於其中, 存在在乎你, 你的遭遇不是無緣無故的, 那不意外, 沒有意外, 存在給予你的都是你所需要的
  • 利用這個混亂無間的外在世界, 你必須成為一個目擊者, 觀察它, 學習不受它影響, 不受它感染
  • 每個清晨, 把自己定向於內在核心 (meditation), 這樣你便能一整天都會把它記住
  • 睡覺前,把自己定向於內在核心 (meditation), 即使你在作夢, 你沒有意識, 你也能緊靠你的內在核心
  • 單獨是終極, 除了單獨, 哪裡也不會達到
  • 每當一個狀況是深入時, 你會離開你的周圍, 墜入你的核心之中, 而核心是完全單獨的, 甚至連你也沒有, 只有意識, 在裡面沒有自我, 沒有認同, 沒有定義, 只有意識的深淵
  • 單獨必須被接受, 它不是個意外, 不是一般事件, 它是道, 一但你接受它, 它即起變化, 單獨不會創造哀傷, 是你那"不該單獨"的想法創造哀傷, 你那"單獨是悲哀"的想法創造了問題, 單獨美妙絕倫, 因為它擁有深深的自由, 絕對的自由
  • 單獨意謂你再也不需要另一個, 只有你自己一個已足夠, 足夠到你可以與整個存在一起分享你的單獨
  • 進入你的單獨, 觀察它, 品嚐它
  • 你能在單獨中找到你自己
  • 一但你在沒有頭腦介入的情況下看到單獨, 你再也不想抽身出離, 屆時你不會想逃離它, 因為它是生命, 是永恆的生命, 只有單獨裡, 你才能真真正正地與他人建立關係
  • 愛是一種奢華, 它來自單獨, 當你處於單獨和喜樂中, 巨大的能量湧入你, 你不需要任何人, 在那個片刻你能量充盈, 你想分享, 想給予, 你給予乃因為你擁有很多很多, 你給予, 但你不討回什麼, 那便是愛, 故很少人達到愛, 那些達到愛的人, 都是先達到單獨的人
  • 分享必須自然發生, 你只要把單獨凝聚起來, 有一天你會看到, 分享開始了--你是一個目擊者, 你不是一個為者
  • 遲早, 你所作的每件事都會成為一個習慣, 當你察覺它成為了習慣, 馬上把它甩掉, 否則它會把你拖回去, 不讓你前進, 它會把你緊扣在已知的領域上
  • 每當你掙開一個枷鎖, 卸除一個舊設定, 不要感到罪惡感, 也不要苛責
  • 外在的世界無法滿足你, 沒有一個人於這外在世界有所獲得
  • 俗染屬於頭腦, 當沒有頭腦, 沒有念頭, 就不會有俗染, 是念頭把你的存在污染了
  • 作為, 但沒有自我, 行動, 回應
  • 當行動結束, 你適時適當地回應了, 便可以回歸靜息, 工作時工作, 遊戲時遊戲
  • 做每一件事, 保持作一個目擊者, 深底裡是深深地止息, 完全處於中心, 周圍像齒輪一樣的轉動, 但中心則一無所動
  • 靈魂靜息, 中心絕對寧靜, 周圍俗務紛紛
  • 假如你一分為二, 你的能量會向下; 當你不是分割的, 你是一, 能量會向上
  • 從你開始盤算如何能像某某人, 你開始遠離智慧
  • 你真想要有智慧, 你必須成為一個叛逆者, 只有叛逆的人才擁有智慧, 叛逆意指放下所有強加在你身上, 違背你意願的東西, 教育, 宗教, 政治
  • 智慧--看的能力, 了解的能力, 隨自身之本然而活的能力, 對生命中一個片刻接著一個片刻的回應能力, 非由程式所帶動
  • 只有透過心, 生命才會生長, 意義是透過心而得來的, 心是你的核心所在, 頭腦只是你的周邊
  • 活在頭腦裡就是愚笨, 活在心並且在需要時運用這心, 那是智慧
  • 留意, 審視, 觀察, 以一個新的視野來看待生命, 沒人能幫你, 你一直以來依賴別人, 那便是為什麼你會變得愚笨---你沒有作好自己的本分, 那是你的責任, 透視自己的生命是你自己要作的事
  • 當一個問題被了解, 它自然會消解
  • 沒有一個問題曾經被解決, 假如你正確地了解一個問題, 它會消解, 而不是被解決, 它變得沒有意義, 瑣碎的不足為道, 這好比樹上的一片枯葉, 意義全失, Osho不給答案, 他將你的問題整個拿掉
  • 當頭腦沒有問題, 當它處於沒有問題的寧靜, 即為道
  • 沒有人能透過努力而了解, 聽音樂時, 莫試圖了解, 否則你會錯過它的整個樂趣, 只管欣賞即可; 了解源於心, 源於你的智慧, 它無關乎頭腦
  • 莫試圖了解, 只為聽而聽, 為看而看
  • Osho是一個觸發, 不是一個訊息, 是一個警報把你鳴醒, 假如你一心想了解, 你就會築起一道牆
  • 完全專注在自己身上, 不需別人的注目, 他自己一個就夠, 自得其樂, 不需任何人, 覺知自己的一舉一動, 他從不懊悔, 從無罪惡感, 無論作什麼, 他都滿帶覺知地作, 接受一切發生, 因為那是唯一可以讓它發生的事, 永不回望, 昂然往前, 活在當下, 活在意識
  • 當成道要發生, 它自會發生, 你無法命令它, 無法要它發生, 然而, 你仍可作很多事來讓它發生, 但你作的事不會是一個因, 你作的事不會帶來成道, 但它會為你準備, 迎接成道到來, 時候到來,它就會來
  • 成道會發生, 但假如你沒有準備, 你會不斷錯過, 它時刻在發生, 前題是把它認出, 要把它認出來是一個問題
  • 你不在了, 成道就在
  • 成道是一種能力, 它讓你看見真正的自己, 徹底空去自我, 當一個人越覺知, 越往內看, 越找不到自己, 當你完全覺知的那一刻, 你消失了
  • 你無法使成道發生, 你必須消失來成就成道, 頭腦必須停止想成道的念頭
  • 你越修習苦行, 你的自我越強烈, ---我修這個, 我修那個,  我修很多法門, 禁食, 叩首, 你作得越多, 越覺得自己了不起, 修成道了
  • 成道不是一些你尋找就可以找到的東西, 當所有的尋找一無所獲, 它反而會來找你
  • Osho並非說不要尋找, 除非你尋找, 否則你永遠不會知道尋找只是徒然
  • Osho並非說不要meditation,若你不meditation,你永遠不會知道有一種meditation是你無法作到的, 它會自己到來
  • 你無法成道, 往往是成道達到你
  • 無論怎麼作也是徒然, 人是無法作到的, 在這絕望中, 自我毀於一旦, 傲氣蕩然無存, 只有當自我到了顛峰, 它才會消失
  • 只有當你停止尋找, 成道才有可能, 而只有那些深入找尋過的人, 才會停止尋找
  • 當一個人全心全意尋找卻換來一敗塗地時, 成道才會發生
  • 看到這個所謂的世界, 與另一個超脫的世界, 兩個世界都是不可得的, 現在沒有什麼地方可去了, 絕望透頂, 了解到根本沒有東西可以達成, 心放開了, 沒有欲望, 沒有未來, 這個片刻就是全部
  • 當你看到了, 作立即蒸發, 當沒有作了, 怎會還有作的人呢, 作消失了, 作的人如影隨形, 也消失了
  • 與其刻意平靜, 倒不如傾倒出你內在的聲音, 把它扔掉
  • 真正的平靜, 必須是自然生起的, 莫強迫你的身體, 可以dance, sing, run,  活動身體, 你的頭腦也在各種動態中, 透過這些活動, 頭腦開始宣洩, 開始釋放裡面的毒素
  • 知道意謂知者與所知, 現在已經沒有二元了,"誰"知道呢?有的只是平靜, 沒有分割, 無從分割
  • 每一個片刻都是獨一的, 每一個片刻都是新的, 你怎麼會悶呢? 人們會悶, 因為他們攜帶著舊且死板的自我, 那便是悶的由來, 沒有了自我, 就沒有悶, 到時候生命只有喜悅
  • 你自己就是最大的奇蹟, 成為你自己就對了
  • 逃避俗世你哪裏也到不了, 到哪裏你也會創造相同的世界,因為創造它的藍圖就在你裡面
  • 存在不是一樁生意, 它沒有目的, 它是純粹的喜悅, 玩樂, 存在是快樂的能量, 能量能被快樂地表達, 你變得有創造力, 存在是能量, 能量想dance, 沒有原因, 為dance 而dance, 為art而art,為存在而存在
  • 成為空無, 讓神在你裡面流動, 為衪騰出空間, 作一根空心竹子, 好讓衪把你吹奏
  • 因為自我非常微小, 它無法涵載狂喜, 它只能載納痛苦, 要涵載狂喜, 你必須變得無限, 因為狂喜是無限的,假如你要涵載大海, 你必須變得浩瀚
  • 憑藉成為空無, 人變得浩瀚, 變成無邊無際
  • 你裡面都是噪音, 你無法聽到敲門聲, 你被種種愚行所矇蔽, 你無法看到無目的的美
  • Osho的訊息不複雜, 故不需去了解, 需要的是經驗及體現
  • 追隨者會相信, 無論他所追隨的人說什麼, 他都以它為教條, 仿效, 冒牌貨。人不該追隨任何人, 學習, 聆聽, 保持敞開, 跟隨你內在的自發性, 跟隨你自己
  • 門徒聆聽, 學習, 體驗, 除非他自己找到真理, 否則他會一直維持敞開。
  • Osho不定下任何教條, 他的目的為幫忙門徒成為他們自己
  • 譚崔(創造混亂, 使你非常地自私)能補瑜珈(無法放鬆)之不足
  • 生命毫無矛盾, 所有的矛盾皆是補足, 夜補日, 夏補冬, 死補生, 它們並不是相互對立, 沒有東西是對立的, 只為只有一種能量---神
  • 人從未遇見過神, 人只有在自己溶解了, 消失了, 神才在, 你不在場, 神出現, 
  • 努力從無意識的生命,轉變為有意識的生命
  • 生命是個學習, 死亡也是, 人不斷地在學習, 每個片刻, 每個狀況, 都是贈禮
  • 視這個世界為一個暫居地, 別把它當成家, 利用它, 別被它利用, 擁有任何東西都是毫無意義的, 因為當你開始擁有一些東西, 你也被這東西所佔有, 你擁有越多, 你越被佔有
  • 時間是一個周邊現象, 在核心中沒有時間, 沒有改變, 沒有移動, 在那裏一切皆永恆
  • 假如你是清明的, 你就會知道存在是什麼了
  • 一個真正存在的人對一切處之淡然, 擁有不是他的遊戲, 這不是表示他棄俗, 放棄這個世界, 某人棄俗只顯示了他仍然認為這個世界是真實的, 否則為什麼要棄俗呢?如果這是個夢, 你如何放棄呢?
  • 假如你能住在世界, 而世界對你來說只是個夢, 你的能量會凝結。人不斷地消耗能量, 把能量耗在百般人事上, 漏失在各個方位上。當你的注意力不再游移, 當你的注意力集中在內在, 於內在凝結, 中心會產生
  • 若世界是幻象, 看者亦不會是真實的, 若夢是幻象, 則做夢者也是幻象
  • 首先離開世界, 然後離開頭腦的幻象, 接著離開中心和自己的想法
  • 完全不在是唯一存在
  • 要了解道, 就要放鬆, 那麼人就無處可去, 無事可為, 剩下的只是慶祝, 只是喜悅地生活, 每時每刻也快樂
  • 一旦你放下所有的野心, 你就會剩下許多能量, 除了慶祝及創造, 再也沒有更好的途徑去運用這些能量
  • 神不是一個目標, 而是一個無野心頭腦的經驗
  • 卻消失於任何一種活動之中,你必須放棄欲望
  • 因為你有夢, 你期待, 你有野心和企圖, 你想在這個世界作一些事, 但你作不到, 因此你萎靡不振。莫嘗試在世上作任何事, 讓事情發生, 那麼你便永遠不會被挫敗, 你的生命將會保持新鮮
  • 真正得到的人是那些從來沒想過得到什麼的人, 是那些時刻活在當下的人, 享受早, 午, 晚的人
  • 欲望意謂渴望一些不是的, 沒有的東西, 渴望一些與真實不符的東西
  • 硬要把欲望實現的人是暴力的, 真正非暴力的人是那些不會強求欲望實現的人
  • 順應整體就是天堂, 反對整體就是地獄
  • 開悟前我砍柴挑水, 開悟後, 柴被砍, 水被挑, 而我不是那為者
  • meditator會變得非常有創造力, 因為所有的能量於一時間內匯聚在一起, 他太充滿了, 能量開始氾溢出, 但他是個無為者, 他的活動裡沒有欲望, 他dance, 因為dance 發生了
  • 不需要祈禱, 不需要天堂與地獄, 此刻一切俱足, 你只須放下所有荒謬的欲望, 讓神的期盼穿透你, 讓神透過你而活, 這並非你會變得懶惰, 你將會變得非常具有創造力
  • 任何出於恐懼的東西都是錯的
  • 毋需專注, 因為專注意謂集中力,集中力意謂緊繃, 需要的是放鬆, 那麼你就會對每一方面敞開, 對整個存在敞開。當你集中, 你專注在一樣東西上, 但你對其它東西是封閉的
  • 注意力集中, 會緊繃, 會感到疲倦, 其他聲音(鳥叫, 風吹入松等)被屏除在意識之外,你縮窄了你的意識範圍, 而縮窄意識範圍是件耗力的事, 你會疲憊
  • 單純敞開, 接受, 可以聽到其他聲音, 這不是分心, 你不會在一個小時後感到疲憊, 你會感到新鮮, 放鬆, 你可能無法完全記得lecture, 但沒關係, 你已吸收了, 它永遠烙印在你存在本質裡, 它變成你的一部分, 你把它消化了
  • 當一個人不了解, 他才需要拚命牢記, 假如一個人了解了, 事情即告完結, 毋需把它牢記攜帶著它, 你需要記住一些東西是因為你不了解它, 出於恐懼 (將來可能有需要用到, 所以你必須把它輸入頭腦裡), 但這樣會很疲累, 專注即是集中力, 集中力即是疲累
  • meditation是對所有的發生作出敞開, 放鬆和接受
  • 不需要專注, 不需要選擇, 不需要欲望, 那是自我的道路, 自我必須完全被放下, 那麼你就是以一種全然不同的方式活著, 沒有自我的方式, 就是道的方式
  • 真理永遠無法從任何人身上借來, 借來的真理不再是真理
  • 真理必須被經驗, 不是被聽來, 不是被閱覽
  • 真理不該成為你一部分的囤積, 你一部分的記憶, 真理必須具有存在性, 你存在中的每一個毛孔都應該去感受它, 每一個呼吸都應該充滿著它, 它應該在你身上悸動, 它應該像你身上的血液在你身上循環, 當真理被了悟, 你成為了它
  • 真理總在成長, 真理是一個流動, 它不是靜態的, 它是動態的
  • 真理不是一個概念, 它是你的存在與靈魂
  • 當沒有時間, 也不會有頭腦, 頭腦和時間是同義詞,你越頭腦化, 你對時間越有意識
  • 若意識頭腦是男的, 那麼無意識就是女的;若意識頭腦是女的, 那麼無意識就是男的。與外在的女人或男人相遇這欲望不會滿足你, 除非你知道如何與內在的男人和女人相遇。外在的男人或女人能帶給你些許內在男女相遇的瞥見, 但必須付出巨大的代價 (失去自由, 失去自己, 變得依賴, 妥協), 與外在的男人或女人相遇, 只屬短暫
  • 你可以找出你的內在男人或女人, 在你的意識與無意識相遇的地方, 一旦這種相遇在你的內在發生, 你就完整了
  • 男人壓抑他的內在女人, 女人壓抑他的內在男人, 這壓抑的部分開始在細微的地方報復, 它開始毒害你, 當女人變得強硬, 冷酷, 嘮叨, 爭吵時, 那是你內在男人在報復
  • 這平凡的生命之所以平凡, 是因為你停滯, 你在沉睡, 因你欠缺深入觀察生命的覺察力, 你看不到生命的色彩, 以及它不斷洒落下的無盡祝福, 那是時刻無間的
  • 因為你無法看見日出的美, 夜星的綺麗, 擁有一雙肉眼的美好, 源於這貧乏, 你生起了超驗經驗的渴望 (經驗神, 天堂), 渴望經驗這些東西都是頭腦的遊戲
  • 真正的宗教性永遠都在當下
  • 變得敏銳, 若你不敏銳, 你永遠無法擁有靈性, 若你無法在生命中的小事情上享受, 若你無法懷著以慶祝的心情品茶, 你就不是具有宗教性
  • 茶香四溢, 若你感覺不到, 若你不夠敏銳去感覺它, 你也無法感覺神, 因為神是所有東西的核心
  • 神不是原始動因, 神不是終極目標, 神是你生命中每一時刻所遇到的每個狀況的核心, 神是所有你遇到事物的核心, 神意味著核心, 而世界意味周邊
  • 敏銳是靈性的開始, 變得越來越敏銳, 是變得活生生的方法
  • 真正的成長: 你是敞開的, 你不扺擋, 每一樣東西都在影響你, 但你沒有受他們所影響, 你涉入狀況, 但你不是它們的一部分, 你在它們周圍, 但你永遠不會把核心遺忘
  • 如果鳥兒開始唱歌,敏銳的人能夠立即感覺這首歌在他存在的核心深處迴響,不敏銳的人完全聽不到, 或者把它當作噪音, 它沒有滲透進他的心
  • 在這時刻, 觀察者和被觀察物是一, 看到美麗的花朵綻放, 敏銳的人會和它一起綻放, 和它一同成為一朵花
  • 只有與內在女人相遇, 才能過著沒有女人的生活, 已無需要了, 因為他是靜思的, 他找到了內在的庇蔭
  • 基督不是一個人, 基督是一個意識境界 ,意識的終極境界
  • 做每一件事情都懷著玩樂的心情, 不要對生命嚴肅, 生命是十分有趣的
  • 第一次聽古典音樂就認為自己不喜歡, 於是將它拒之門外, 好不愚昧, 你的耳朵需要一點訓練, 只有那樣你才能了解箇中微妙
  • 假如生命不能成為一個慶祝, 那是你自己有問題, 不是生命本身
Osho talks on the secret of the goldenflower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