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March 22, 2016

律師考試

by someone else

今天與大陸律師及日本律師聊很多法律體制,茲將討論內容簡單紀錄如下:

先講日本,考上律師要實習一年,這一年的實習是完全不給薪水,所以許多新進律師為了維持生活,會跟國家貸款,像今天來的日野律師,他笑說他剛當律師就背貸款了。但成為正式律師後,收入就好多了。他說外國人也可以考日本律師,但要先進law school讀二年書,私校學費大概是一年200萬日圓,畢業後有應考資格,考上再實習。他目前的月薪大概是將近60萬日圓,對台灣受雇律師來說是非常高的月薪,不過他中文講得非常好,也在中國長大,所以非常適合事務所涉中事務,這跟一般出國唸書不一樣,外觀上與語言上,不講日文沒人會以為他是日本人,剛剛在阜杭豆漿,老闆娘還對他後面的女人講日文,唯獨不跟他講日文。
再聊到日本法官,他說,初階日本法官月薪大概是20萬日圓,這比台灣差一點,要到資深法官才會比較好,但法官受國家保障,家裡的開銷幾乎都是國家出錢,又有退休保障,人民對於法官相對尊重。開庭的時候法官原則上不語,但會跟英美法系統一樣,會有個時間是法官與兩造律師討論法官心證,

大陸受雇律師薪資就沒那麼好了,也比台灣受雇律師差,大陸目前對於法治教育仍有提升的空間,一般人民對法官不是很尊重,因為大陸法官在2002年才開始正式有司考體制,否則有很長一段時間是法律黑暗期,法官由解放軍軍人擔任,唐律師說,這簡直跟清朝縣太爺一樣,所以人民不尊重司法。不過這幾年有在汰舊換新,在地方區域法院確實人民還是不尊重法官,法院建設也很糟糕,但到中級法院就不一樣了,莊嚴建築與年輕趕衝撞體制的法官越來越多,大陸的讀書人越來越有自己的想法。還有,大陸法官的薪水與一般公務員相同,沒像台灣法官算是高階公務員薪水。

這是真的,這段時間我認識好多大陸的法律人,有做律師的,有做法官的,也有做學者的,文化水準提升很多,有的非常喜歡繁體字,也非常羨慕台灣與香港的法律,時常勇於檢討自己國家的法律缺失,只是共同點是,他們的英文普遍還是不好,他們也承認英文真的學不好,甚至是大所的高階合夥人,的確賺很多錢,到處買樓,買高級車,但英文不好。大陸受雇律師薪水不好,要真的賺錢至少要到合夥人等級以上。

從這二個地方可以看出,法律人的收入可以連結到國家與人民對法律的尊重,香港更不必說了,我認識的香港律師說,香港最低階的區域法官月薪45000元港幣起跳,高階法官更是高好幾倍,香港的律師收費也是高到讓我非常羨慕。我的一位日本醫師客戶跟我說,台灣的律師真好,服務做的太好了,還會主動關心他身體健康,除了案件之外,還有很多額外的談心服務,因為日本人非常尊重專業(律師費也頗高),所以日本律師是不多講廢話的,多講要多收費,而台灣則是做到「家庭律師」等級了。


很希望我們台灣人能多尊重法律專業,因為這不單只是對法官或律師的尊重,而是對司法的尊重。而人必自重而後人重之,我等法律人也要提升自己水準,不要讓國人不信任,嚴格自己的操守與品位才好。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