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November 15, 2018

Ramana Maharshi

【體內濕氣的五種等級,你屬於哪一種呢?】

體內濕氣多因喜食冷飲,貪吃生冷瓜果等寒涼之物,損傷人體陽氣所致。在正常情況下,人體對於外界溫度、濕度變化有自然調節能力,但有些人因體質、疾病或生活習慣不良,造成體內水分調控系統失衡,水分排不出去,因此影響健康。

體濕的表現:

在致病的風、寒、暑、濕、燥、火這「六淫邪氣」中,中醫最怕濕邪。寒、熱都好辦,寒則溫之,熱則寒之;有風咱就驅風,有燥咱就潤燥,有暑咱就清暑。用燥濕的方法,十有八九會傷了津液,濕邪還是除不去,所以中醫里除了燥濕,還有利濕、化濕、滲濕等對付濕邪的方法 濕是最容易滲透的。

總是要與別的邪氣狼狽為奸。濕氣遇寒則成為寒濕,濕氣遇熱則成為濕熱,濕氣遇風則成為風濕,濕氣在皮下,就形成肥胖…為什麼現代人的病那麼複雜,那麼難治?因為他們體內有濕,體外的邪氣總是和體內的濕氣裡應外合,糾纏不清!怎麼能判斷自己體內是不是有濕呢?

最便捷的方式是看大便:如果大便不成形,長期便溏,必然體內有濕.如果大便成形,但大便完了之後總會有一些粘在馬桶上,很難沖下去,這也是體內有濕的一種表現,因為濕氣有黏膩的特點。

如果有便秘,並且解出來的大便不成形,那說明體內的濕氣已經很重很重了。如果你實在不願意觀察大便,吐出舌頭觀察一下黃中帶膩,那是體內有濕的表現。黃得越厲害,或者膩得越厲害,說明濕邪越厲害。

有的人,每天早上七點該起床的時候還覺得很睏,覺得頭上有種東西再裹著,讓人打不起精神,或是覺得身上有種東西在包著,讓人懶得動彈,也能判斷他體內濕氣很重。中醫里講「濕重如裹」,這種被包裹著的感覺就是身體對濕氣的感受,好像穿著一件洗過沒幹的襯衫似的那麼彆扭。

體濕的五種等級:

一級寒濕:在表皮
症狀:皮膚騷癢,長濕疹

二級寒濕:在肌肉
症狀:酸,睏,累,乏,如肩頸肥厚,酸睏,腰酸 乏力,關節酸困症狀:酸、睏、累、乏、如肩頸肥厚,酸睏,腰酸乏力,關節酸困。

三級寒濕:在骨骼,即是骨寒濕
即是骨寒濕,症狀:肩周炎,頸椎病,肩痛 .硬,腰痛,風濕關節炎,變天關節就痛。

四級寒濕:在臟腑、子宮、卵巢、睥胃、肺
冬病夏治,養生最佳的季節是夏季,錯過一夏,再等一年。

五級寒濕:在身上腫瘤,切了又長,長了又切。

Tuesday, November 13, 2018

Destiny Disrupted: A History of the World Through Islamic Eye

塔米・安薩里(Tamin Ansary)的作品《中斷的天命:伊斯蘭觀點的世界史》(Destiny Disrupted: A History of the World Through Islamic Eyes,以下簡稱《中斷的天命》)

另一套世界史大綱,並以此作為全書寫作脈絡:

古代:美索不達米亞和波斯
伊斯蘭的誕生
哈里發國家:對普世統一性的追求
分裂:蘇丹國家的時代
大災難:十字軍和蒙古人
重生:三個大帝國的時代
西方對東方的滲透
改革運動
世俗現代化主義者們的勝利
伊斯蘭主義

https://sobooks.tw/destiny-disrupted/

大陸讀者, 楊定一書

為大陸的讀者宣布一個好消息

從現在起,楊定一博士「全部生命系列」的所有書籍作品,有一個大陸讀者可以安心購書的管道了。

經過近半年的安排,我們特別請「行旅書店」李泰運先生為我們服務大陸朋友的購書需求。

有些朋友也許會想問,為什麼不直接在大陸發行簡體版?說實話,繁體版的寫作和出版速度相當快,兩年半不到,在康健出版的全力配合下,一轉眼已經出版了《全部的你》《神聖的你》《螺旋舞》《不合理的快樂》《我是誰》《集體的失憶》《落在地球》《定》《結構調整》《十字路口》《插對頭》《時間的陷阱》,2018年底馬上就要出版《短路:心靈的科學》,接下來還有已經完成的《好睡:新的睡眠科學與醫學》《頭腦的東西》《無事生非》《清醒地睡》這些作品等著出版。

這麼快的速度,不是一般的出版社可以跟上的。再加上陸陸續續有大陸的朋友反映找不到安心而齊全的買書管道,為了讓讀者能取得完整反映意識光譜的全系列作品,我們經過了大約半年的努力,建立合法進口的管道,乃至於一再商討怎麼盡量方便大家。到現在,這一購書的服務終於可以上線。

需要在大陸買書的朋友,請加李泰運先生的微信號 lty010128(手機號+86-135-2701-0128)。也請大家理解,在我們進口書籍因為走合法管道,承擔海外運費、關稅、進出口公司行政服務費用而成本居高不下的情況下,雖然不可能提供台灣直購的折扣,他還是想方設法為大家節省國內運費的負擔,在可行範圍內提供優惠。如果大家需要一個保證正版、發書快速、書籍齊全的渠道,請直接和泰運聯繫。

此外,如果人在大陸不方便讀取臉書訊息,可以在微信公眾號「楊定一博士專欄」的歷史文章找到楊定一博士的公開音頻和文章,以及新活動的信息。如果在中國有交流或接收出版信息的其他需求,請私訊我們。

許多朋友會想知道,「全部生命系列」有這麼多的作品,要從哪一本開始?其實,最簡單的方式,就是按照出版順序來讀。尤其是對「全部生命」理論有興趣的朋友,可以從《全部的你》依序讀下去。《真原醫》《靜坐》《十字路口》是可以隨時回頭讀的。而喜歡從身體著手的朋友,可以從《真原醫》《螺旋舞》《結構調整》開始。只要手上有書,就可以體會到楊博士為讀者提供的相當豐富的素材,有些書籍附有影音示範,有些則有音頻可以隨身收聽。這一豐富的寶庫,值得大家去一一探索。

楊博士透過風潮音樂發行的音聲專輯,很適合在早晚聆聽,作為個人靜心引導,隨時提醒我們生命還有一個更大的藍圖。這些專輯,風潮音樂除了已經上架 iTunes和風潮自有平台 MuziU 之外,也在籌畫大陸線上課程平台數位上架事宜。如果有新的進展,也會在第一時間告訴大家。

但願透過這些作品、音頻和線上讀書會,能有更多的朋友親身體會到心靈和意識的轉變不是空話和理論,而是紮紮實實從身心每一個角落可以活出來的。

天然臉部去角質

綠豆粉
寶雅之類的店,加水調合,也可以用絲瓜水或化妝水
敷到臉上,半乾的時候,開始搓臉,然後洗掉


中藥房買,綠豆粉+白芷
敷到臉上,半乾的時候,開始搓臉,然後洗掉

绿豆粉比较适合油性肌肤。我是中干性肌肤,爱用七子白粉(7种中药粉)、白芷粉或薏仁粉,调水或奶后敷面,干了冲洗掉。一周一次为宜
如果敷面时间比较长,干了就需要微微出力搓掉,否则就是一般洗脸法即可

咖啡渣用在身體去角質,臉部用綠豆粉,我買來用烤箱烘乾再用磨豆機磨成粉,每次一小把綠豆,磨成粉全家都可以去角質。

咖啡渣+蜂蜜
搓一搓洗掉

因為咖啡渣太刺激臉部. 這個不能常用. 磨腳跟膝蓋卻很讚. 直接用

用乾的鹽巴,輕微按摩即可,清水洗淨
用海鹽更好,但是要找到顆粒細的,鹽巴加水就融化了,所以要用乾的(手也要乾的)
要微濕哦,讓鹽巴的顆粒溶解變小一點,不然太利了,會受傷

海鹽+植物油

椰子油+砂糖,按摩完沖洗掉

砂糖

 橄欖油直接抹,不要太薄,避免按摩時摩擦過度。油留在臉上,讓角質溶解幾分鐘後,再開始按摩。

用馬毛做的洗臉刷,之前在百貨公司買的(日本製)(網路抓示意圖)

角質是肌膚天然屏障,其實不需要特別去除

椰子油+咖啡粉做手部去角质, 要注意椰子油把厕所地板弄得油腻腻

用椰子油漱口,之后的油需要吐在厨用抹油纸再丢垃圾桶。直接吐洗手盆容易阻塞哦



Sunday, November 11, 2018

長庚生物科技

台北景美 營業時段:週一到週六 10:00-21:00
台北市文山區羅斯福路六段246號1樓 (景美捷運站1號出口對面)
電話:(02)29311653

木柵興隆  營業時段:週一~週五12:00~21:00 週六 10:00-18:30
 台北市文山區興隆路四段90號1F(近忠順街口)
電話:(02)29385795

月燈三昧經(梵語:Candrapradīpasamādhi sūtra),三摩地王經

http://read.84000.co/translation/UT22084-055-001.html

保鮮盒膠條

樂扣的官網有賣自己產品的膠條

樂扣官方沒有單獨賣膠條,要跟上蓋一起換。

Fb密封之家可以參考看看
可以在臉書找找「密封之家」社團

上次在IKEA有看到,可以試著去找找

Thursday, November 08, 2018

病從排寒解:22個自主排寒關鍵,教你從飲食入手,徹底預防新病、根除舊疾、溫養一生
by 李璧如

Theory of Consciousness: 楊定一讀書會(六)全新的修行架構--整體的意識譜,「全部生命系列」的藍圖

Wednesday, November 07, 2018

紙做磚, 環保農莊

台灣報紙屋景點 68歲老外用紙做磚建環保農莊

想見識一下「報紙屋」或想親自動手學做的話,可以去台灣屏東這個農莊,由加拿大籍的台灣女婿羅約翰(John Lamorie)親自教你。

大茉莉農莊
地址:屏東縣里港鄉載興村載南路19巷12弄20號
營業時間:10am-6pm須預約(星期三公休)
聯絡電話:+886 0925-930989
費用:
滿8人可訂披薩DIY+午餐:兩歲以上每人$118
滿8人大手牽小手造屋活動+午餐:兩歲以上每人$118
滿8人活動披薩DIY+造屋+午餐:每人$158

衣領精

環保酵素加水晶肥皂

家事皂

馬鈴薯家事皂

過碳酸鈉泡,彩色的衣服也可以用。過碳酸鈉是”氧系漂白劑”,溶於水後在低溫下就可以還原成過氧化氫(雙氧水)與碳酸鈉(蘇打),它沒有氯系漂白劑的刺鼻味,對環境無害,而且無毒無臭無汙染,還有漂白殺菌去汙的功效

多益得All Clean纖維酵素洗衣精
https://www.books.com.tw/products/N010852307?loc=M_001_001%E6%88%91%E6%98%AF%E7%94%A8%E9%80%99%E5%80%8B%E7%89%8C%E5%AD%90&fbclid=IwAR2ROu1_s3gCwNaTgU3jCMTfTscBkRoEVOU0jx6OcK1bxJWLVzaMornEOR4

https://www.books.com.tw/products/N010852307?loc=M_001_001%E6%88%91%E6%98%AF%E7%94%A8%E9%80%99%E5%80%8B%E7%89%8C%E5%AD%90&fbclid=IwAR2epbosI4BjboflqW21Mf7lUh-SIY9GeErEA4FMQImKNL0CoFytOj7UlD0

Sunday, November 04, 2018

牙線

天然蠶絲牙線
https://shop.commonhealth.com.tw/sale/41/4206/?fbclid=IwAR3zb-m4HyYRP53Zxl0tsX4jL9edn8eG8I0GbMWA2SrDrRY5C4R9M1l2w40

Saturday, November 03, 2018

王唯工, 王晉中, 氣


  1. 氣的樂章
  2. 水的漫舞
  3. 氣血的旋律
  4. 氣的大合唱
  5. 以脈為師
  6. 以頸為鑰
  7. 以肺為宗
  8. 以腎為基 (R)
  9. 河圖洛書新解
  10. 河圖洛書前傳

Thursday, November 01, 2018

塑膠雨衣修補

 熱熔膠

電熱髮捲機

帳篷用的防水膠條
https://wancs.pixnet.net/blog/post/457312220-巨蛋帳防水膠條更換施作diy
http://wancs.pixnet.net/blog/post/457312220-%E5%B7%A8%E8%9B%8B%E5%B8%B3%E9%98%B2%E6%B0%B4%E8%86%A0%E6%A2%9D%E6%9B%B4%E6%8F%9B%E6%96%BD%E4%BD%9Cdiy

封口機 黏合破掉的塑膠袋

離子夾, 夾一下就要放開

梳子

手指、木製、竹製

木頭梳很好用,不會起靜電
寶雅有賣

木梳淡淡木材香氣手感佳,使用保養得宜還能傳家

老街的木梳

木製扁梳子。我是髮量很多的人。改用木製梳子之後,反而梳得比較柔順 (因為沒有靜電),頭皮也梳得比較乾淨,沒有像以前那樣洗完吹頭髮還有屑屑到處飛,比塑膠大梳子好用多了。不過挑木製梳子,要注意梳齒的部分有沒有磨圓,可以在手上稍微用力刮一下 (梳頭的力道),如果發現會痛,就改挑別支,不然就是多看幾家,會習慣在常用的包包各放一支,家裡備個兩三支,偶爾拿不穩還是會摔斷,這是缺點。

綠檀木梳
北車地下街,淘寶

木製鬃毛梳,用十幾年不會壞
pchome

去寶雅/小北找找看吧。新埔捷運站市場1號出口的尾端(另一端)也有人販售,單價較高。
這兩種都是原木梳子,按摩梳子上一顆顆全原木,梳頭時不會像塑膠尖銳。
寶雅跟小北百貨都有賣,不貴,200以內

我用了10幾年的木梳, 不一定要買貴鬆鬆的檜木, 老街裡有很多平價的梳子
肖楠、綠檀都很便宜, 盡量不要買桃木, 很容易斷

木梳或牛角梳


Tuesday, October 30, 2018

衣服材質


  • 不宜購買聚酯纖維(polyester),搖粒絨, 法蘭絨---它們是塑膠 
  • 棉,麻---(但多少會摻加聚脂才不會皺)
  • 天絲/嫘縈
  • 絲,羊毛
  • 法藍絨也有棉做的。
  • 亞麻的衣服最近越出越多,平價品牌也有賣,我有買亞麻的二手衣,穿亞麻比棉更不容易髒和有異味,可以減少清洗次數,用手洗不用脫水,整件濕的拉平拿去晾,就不會皺,亞麻的特性很快就乾(棉要晾乾要很久)。流很多汗也不會黏在身上,夏天與其穿棉不如穿亞麻。
  • 二手衣也可以考慮,很多都滿新的
  • 法蘭絨是一種織品種類的名稱,材質因技術演進而開始用各種材質製作,其實也有純羊毛的法蘭絨, 購買前看洗標都會表示纖維成分
  • 如果需要買新衣服, 盡量挑選麻製的衣服,對環境傷害聽說最小; 棉的是第二選擇,因為種植棉花的過程對環境也是有污染; 再來就是羊毛,對羊咩咩福祉有所傷害,但至少他還活著; 然後是蠶絲,基本上就是屠殺一整批蠶寶寶~但至少還是天然; 聚酯纖維就是會造成海洋濃湯,所以避免購買; 最環保的就是不要買新衣服,能穿的就穿,不然就是買二手; 還有學連俞函實行膠囊衣櫥、跟撿外婆的衣服來新穿
  • 要麻的就是原色,麻的不好吃色,為了固著顏色下的化學藥劑得更; 選好的品質的衣服,挑基本款樣式,穿久一點,耗費少一點資源就能製造少一點垃圾
  • 網拍或二手市集、二手商店。網拍買二手衣要買到適合自己的比較需要經驗,可以找附近的二手商店,但是亞麻比較稀有,網購比較容易篩選。
  • 贈物和交換平台、FB社團都有二手衣
膠囊衣櫥
衣櫥裡只留喜歡的、好搭配的單品就好, 一件洋裝可能有十幾種搭配法可以穿出門~
這樣可以減少購買也不會覺得衣服很少
https://fashion.ettoday.net/news/805690

google 膠囊衣櫥~就會出現很多不錯的範例
https://www.niusnews.com/=P0kaha32

Monday, October 29, 2018

買賣二手書


  • 讀冊---上架賣得的錢,可以再讀冊繼續買書,基本上是個循環
  • 讀冊,需要等人買,價錢可自訂。如果不想等,想一整批賣掉,可以考慮「書寶」,只是價錢由書寶估,會比較低。
  • 我在TAAZE賣,有些太舊的書若是TAAZE不收的,我會送到實體二手書店去
  • 茉莉二手書店在台北台中高雄都有,收購價大約一兩折
  • 冷門書我會放Taaze . 熱門會放蝦皮自己賣 (蝦皮自己賣不優,不適合急性子的人。而且書都用50塊超便宜在賣。)
  • TAAZE比起實體二手書店多,自己網拍要很久,專門拍賣網賣得很快

抹布


  • 純棉抹布---定期煮沸消毒, 汰換也不至於造成環境太大負擔---五金10元店有賣, 小雅之類的店可以多問幾間看看; 五金百貨有賣
  • 好市多有款可以水洗的餐巾紙
  • 舊衣; 淘汱的舊衣服剪成一塊塊當抹布和當腳踏墊,省錢又環保
  • 紗布--台北的話 永樂有
  • 紗布巾--- 蝦皮---有雙層、4層.......30*30、45*45⋯⋯價格都會有點小差異
  • 牛仔布
  • 寶雅洗臉用毛巾小的,二樓臺灣製造,純棉99元好用,先洗臉,一個月打下來當抹布也好用

Minimalism books, Japanese

  1. 我決定簡單的生活 (R)
  2. 斷捨離 : 斷絕不需要的東西/捨棄多餘的廢物/脫離對物品的執著 (R)




  • 怦然心動的人生整理魔法
  • 少物好生活
  • 減衣時尚:告別買太多、穿不到的屯積人生!迎向簡單時尚新生活
  • 簡樸生活的實踐:從丟東西開始的豐富人生
  • 愛上極簡主義的家!:人生最後一本收納整理書,從此不為家事煩惱
  •  零雜物
  • 丟吧!成為更好的自己
  • 親愛的, 我把坪數變大了
  • 擁有越少 越幸福
  • 我簡單豐富的生活提案
  • 日劇『我的家裡空無一物』
  • 50歲起,為了過得更好的斷捨離練習
  • 中年斷捨離 : 找回做自己的力量
  • 父母家的斷捨離 : 囤積狂與斷捨離主義者的對決
  • 丟吧!成為更好的自己 : 從環境到心境,39個讓人生煥然一新的斷捨離整理術
  • 自在力 : 斷捨離人生改造篇 
  • 俯瞰力 : 斷捨離心靈實踐篇 
  • 最重要的日常 
  • 斷.捨.離. 打造能量屋篇 : 心情舒暢到不可思議的
  • 斷不了、捨不下、離不開的33件珍品 
  • 斷捨離的簡單生活
  • 斷捨離流 : 改變人生的整理魔法 
  • 斷捨離說話術
  • 斷捨離流
  • 簡樸生活的實踐
  • 怦然心動的人生整理魔法
  • 阿德勒的勇氣整理術

Sunday, October 28, 2018

海綿

海綿是海裡的一種動物屍體,所以當然有真假之分,假的就是發泡塑膠做的

台灣海域本身沒有產海綿,只能上網買進口的
美體小舖之類的品牌有出過

暖暖包, 紅豆袋

暖暖包可當除潮劑 (裡面含有碳粉)
可重複曬乾使用

暖暖包裡面裝的當肥料填土,袋子洗了晾乾包乾的茶葉渣當除臭包...在家用烤紅豆做暖暖包
只是要混合土,不能鐵含量過高

毛巾縫邊裝豆,或是束口袋裝豆,即可
 裝7~8分滿,可塑形
純棉最好,可吸汗




R Programming For Beginners | R Language Tutorial | R Tutorial For Begin...

棉布束口袋

豆漿袋、紅茶袋,小北百貨有賣

麵粉不能用棉布束口袋裝, 會漏出, 而且卡在布纖維
布會受潮,麵粉最怕受潮

保鮮盒可密封的蓋子
我上次用類似束口麵粉袋居然引來老鼠

麵粉類的,最好是密封盒,一般蓋子的容易受潮

最好用玻璃罐或密封盒,不然雜糧受潮就長蟲了

胃腸消化問題之原始點

前面找後面,下背部脊椎兩側

痛處上面一個手掌寬處開始找应在上背部尾端開始按推

按推上下背部 溫敷 淡薑湯灌腸

Friday, October 26, 2018

天然菜瓜布

 絲瓜絡
平常用完就用洗碗精洗淨晾乾才不會發霉發臭,破損嚴重就該換新了
風處晾乾 不然聽說容易長霉 我都用到爛的不能再用才丟

留幾條不收成,然後等它熟透了老了,收割起來再曬乾,皮撥開就好菜瓜布

絲瓜曬半乾的時候就剝皮,再泡水洗掉絲瓜水沖乾淨晾乾會比較白,如果曬到全乾再剝顏色比較黃。
絲瓜泡點白醋水再洗淨應該有漂白的作用。

一條110

商家自己曬乾的,價格會比較合理哦。很多老街的商家會批貨來賣給觀光客,價格就會比較貴。我還看過一條賣200的呢

比較長一點是300 真的好貴

一條用1 年
可以切成14片,應該可以用超過一年

要用再切,平時晾在陽台,不怕發霉

一條110的, 300的只是長一點

水果網袋來洗碗
水果網袋主婦聯盟有回收再使用

棕毛刷

竹纖維毛巾

水餃墊

柚子囊(白色那層)也可以,只是那個比較不能久放

不沾鍋理應不能用菜瓜布,之前都是用塑膠菜瓜布結合黃海綿(也是人造產品)若是不要用這種海綿,通常會用什麼取代呢?布?真的海綿?
真的海綿、棉布、洗臉蒟蒻
棉布應該用舊衣服剪開處理一下

絲瓜絡跟竹纖維的抹布,尤其是後者真的超好用! 不用任何清潔劑就可以洗油膩膩的碗盤跟擦拭瓦斯爐台跟抽油煙機, 之後用清水或者溫水 搓一下就非常乾淨了,我都每星期消毒漂白一次,可用2至3個月唷~




Thursday, October 25, 2018

Learn a language for free. Forever.

https://www.duolingo.com/

程式語言, Programming

有要做的主題/專案, 一個目標會比較有動力去研究
但純只是學你可能無法了解該如何利用所學解決問題
程式語言, 該怎麼選? 決策流桯圖
https://blog.darkthread.net/Photos/2583-5a03-o.png

It is easy to find. This is just an example. R Programming For Beginners | R Language Tutorial | R Tutorial For ...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fDRa82lxzaU

Just key in the language you are interested in and you will find a lot.

Learn python 3 the hard way, 上手了該補的基礎 data structure, algorithms 建議也補上

程式語言歷史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7%A8%8B%E5%BC%8F%E8%AA%9E%E8%A8%80%E6%AD%B7%E5%8F%B2?fbclid=IwAR3fDjMOUyc86GDEKu-9fkF3K-FiMywlL35VHPyrjqYva8wa588uGhWDIB8

任何案子(任何事), 都能適用且為不可或缺的基礎---那就先學git
How to Use Git and GitHub

https://www.udacity.com/course/how-to-use-git-and-github--ud775?fbclid=IwAR1K8WLwpWE36LaweN7QqOe4u0MhJkwyoC1nlSTux01FWIReg-rRXRAEL0c

https://www.udacity.com/course/how-to-use-git-and-github--ud775?fbclid=IwAR33NEMrsfNotn2znNMFBsyKiC5HynmY3ExhymbOiJVNnOjGxpdbQe7Ufxo

入行快15年,你說有什麼回想值得投入,絕對不會錯的嗎?就是實戰。幹這行,每年學個五六樣新東西,真的不算多,也沒有一個東西,可以讓你用個八、九年,還是在職場横著走。只有投入實戰,累積的經驗,讓你知道『什麼錯不要犯』,也會讓你知道接下來該學什麼。不用想太多,船到橋頭自然直,找個實習的工作,比自學快非常多

如果時間要拉長到30年,應該沒有這樣的東西,每個語言都有它適合的領域,而且時代也在進步
像 C/C++ 現在來看算是很基礎的標準,現在來看不適合一般開發,
而且大部份的人都沒辦法寫好

數學 邏輯 資料結構 演算法 好奇心

學會怎麼學 learn how to learn

先學會上github,試著看懂程式碼,多交一些寫程式的工程師朋友。

妳會在這個社群問這個問題。我會覺得妳對程式語言的期待和認知有點需要修正一下。妳該問(自己)的第一個問題是,妳為什麼要學寫程式?想學程式設計的邏輯思維?學程式工程的拆解問題思維?學程式設計,因為想要「做點什麼」?如果是最後這一個,你想要做的又會是什麼?

寫網頁?資料處理加分析應用?寫程式自動化日常生活的一些工作?或是想學程式想走這一行靠這吃飯?或是更多其實你可能本來沒想過,但是透過寫程式可以做到的事情?

如果還是無法清楚說明自己想要做啥,那就開個清單把所有妳可能想到想要的用關鍵字方式全寫下來。然後拿這關鍵字來問大家,要做這些,需要哪些技能和學習的步驟與程序。

瞭解自己的需求後,接下來妳就可以拿這些當關鍵字去找相關的程式語言和找 FB 上的相關社群(例如妳提到的 python)。這邊的重點是,選一個很多人用的,很容易可以找到人協助回答問題的程式語言。基本上所有程式語言都會有一些共通的知識,例如變數,迴圈,條件式,函數等。但是每個語言的設計都代表一種不一樣的邏輯思維與哲學。而不同年代,流行的思維也會不太一樣。所以也不用特別去追求哪一種特別的技術與觀念,學越多,妳就越多機會開始遇到這些不同的東西。

好,所以我假設妳會在這問,是因為想要開始玩一些政府開放資料。

要玩政府的開放資料,妳需要理解不同資料的格式差異和如何「讀」這些資料。基本上這些資料目前就是 PDF / Words / XML / CSV/ JSON / GeoJSON / KML... 這在 data.gov.tw 網站上全部資料集清單左邊「檔案格式」可以找到。如果這裡面有妳看不懂的格式名稱,那就上 google 去搜尋,例如「什麼是 json」。

然後,絕大部分的資料目前應該以 CSV 為主。而 CSV 是可以直接用 Excel 等試算表工具打開。只是這邊要注意檔案編碼的問題(檔案編碼, Big5 / UTF-8,不懂的話一樣去問 Google - 學習寫程式,第一個要學的其實是上網自己找答案,善用 google,然後之後妳會開始學到幾個專門解答程式設計問題的網站和服務)

所以最簡單的方法,如果要處理的資料不是上千萬筆。妳也可以直接用 excel,或是 google sheets等工具來打開和操作。像 Excel 就有提供內建的程式語言 VBS。

但是,要學處理資料和進一步寫程式作分析或是應用。那還是先找一個功能更強大一點的程式語言來使用。

妳提到 python,在 Coursera 上有幾個關於 Python 的初學課程,網路上也可下載到相關的教學內容(如果英文不是問題)。在目前,很多大學的第一堂程式設計課程也是從 python 開始。所以 python 的確是個不錯的選擇,同時使用的人多,有問題要找答案也方面,對中文 UTF-8 支援度高。

另外,推薦一個線上學習與練習程式語言的網站 : https://repl.it/
需要連接上網路才可使用,但是可以省去自己弄系統環境的麻煩。

python 可以做的事情非常多,目前可以找到的中文資源與書籍也很多。https://search.books.com.tw/search/query/key/python/cat/all

不過在選書和教材時,要記得檢查一下書內所提到的 python 版本要支援 3.x 的(不要買那些只談 2.x 版本的)。同時依照你的電腦作業系統, Mac / Windows,檢查一下書內有沒有針對你的系統作說明。

接下來就是一直練習。然後找題目,自己找解法,學習上網找答案與解答的不同方法。一邊練習,一逼邊繼續學新的技術(例如資料庫使用,例如演算法,例如檔案讀寫,例如正規表示式,例如更多 python 提供的功能與模組)。只是要記住,程式是用來協助我們解決問題的,而學越多,妳就會發現可以解決的問題也越多元

https://repl.it/?fbclid=IwAR29P9XSNww7rdkAlKhE5xzaXoHJZyOESEENCi4BJnrFBB-DU7mE3KK2T9c
如果不需要文憑證書,可以單獨選擇每一堂課,然後選擇免費的 audit 版本。

https://www.coursera.org/learn/python

完整的一整套教學。這位講師的教材也都有免費放上網路
https://www.coursera.org/specializations/python

https://www.coursera.org/learn/python?fbclid=IwAR3flLw6RgLWwRIspICkdKbipJTPVXtOi7OFBIVxPjobKXET6ItpzEZfJ2g


我的家裡空無一物 第1集

Wednesday, October 24, 2018

海馬迴, 杏仁核, 前額葉, 情緒, 思考

海馬迴

  • 認知
  • 記憶, 空間感
  • 不直接處理情緒
  • 所掌管的記憶會受情緒影響
  • 受杏仁核所影響而取出的記憶, 是被情緒(尤其是恐懼)所渲染過的


杏仁核

  • 情緒處理 (攻擊性, 焦慮, 憤怒, 嫌惡感, 恐懼)
  • 會影響記憶強度
  • 透過杏仁核過濾的情緒=調動記憶的通關密碼
  • 受杏仁核所影響而取出的記憶, 是被情緒(尤其是恐懼)所渲染過的
  • 緊急狀況下(迅速反應以求生存)----杏仁核帶來恐懼→透過海馬迴, 從危險的角度, 把過去"黑黑的, 晚上"的記憶優先調動出來---杏仁核跨過腦的理性反應(前額葉)
  • 處理負面情緒的困難在於---前額葉(腦的理性)來不及壓抑杏仁核的恐懼,亦即未建立一個完整的迴路---解決方法為建立一套全新的神經迴路 (透過前額葉的理性), 對負面情緒踩剎車


前額葉

  • 認知, 思考, 理性
  • 儲存短期記憶
  • 人開始發展出"我"的觀念,亦即自我形相, 念相
  • 一般情況下(較耗時, 十分之幾秒)---視覺及聽覺先傳到前額葉, 與其他感官資訊統合→從海馬迴調動小時候和蛇有關的記憶→解釋眼前的威脅 (前額葉,腦的理性作用), 壓制住杏仁核的恐懼反應(前額葉,腦的理性作用)→遠離不明物體
  • 危險的記憶: 杏仁核→前額葉(腦的理性作用)→海馬迴
  • 杏仁核的訊息,不光只是通往前額葉, 尚會通到身體每一個細胞
  • 情緒影響思考的強度, 比思考影響情緒大得多 
  • 處理負面情緒的困難在於---前額葉(腦的理性)來不及壓抑杏仁核的恐懼,亦即未建立一個完整的迴路---解決方法為建立一套全新的神經迴路(透過前額葉的理性),對負面情緒踩剎車
  • 在前額葉建立一個新的, 更有力的迴路---非壓抑負面情緒, 而是需要清醒地覺察, 看到自己的負面情緒, 負面情緒自然會開始消退, 讓正向的情緒冒出來, 而得到快樂的滋潤


上焦, 中焦, 下焦, 原始點


臺灣社會創新發展趨勢

1.台灣社會創新發展趨勢:

https://www.facebook.com/shu.w.zhengwei/posts/319751881849422

2. pdis(公共數位創新空間 )小組公開影片:

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ExDf4hkbSU-pmJcyT_sDtg  

(二)pdis(公共數位創新空間
https://www.google.com.tw/search?q=%E5%85%AC%E5%85%B1%E6%95%B8%E4%BD%8D%E5%89%B5%E6%96%B0%E7%A9%BA%E9%96%93&sa=X&ved=0ahUKEwib-fbnp-ndAhVTdt4KHRAGBGsQ1QIIiwEoBw

https://pdis.nat.gov.tw/zh-TW/

小組開放政府討論空間:
https://talk.pdis.nat.gov.tw/  


(三)唐鳳演講或訪談之逐字稿:

https://sayit.archive.tw/speaker/%E5%94%90%E9%B3%B3-3?page=1

腎臟, 斷食

陳奕蒼YouTube
排泄最重要是皮膚佔7成 ,大小便只佔3成,不能代謝的東西都要流汗,若腎臟不行, 須透過數天密集靠汗法減輕腎臟的負擔,汗裡面有尿素成份。中醫最強就是排汗法跟斷食和阿是穴,現在人可以參考劉義鳴醫師跟陳奕蒼醫師的方式,總之人一天其實只要一餐就夠了,加上會流汗的運動,泡澡等對任何病情都有很好的幫助,古人喝十全,四物,八珍這種藥水等斷食練氣,今天大家是吃到飽吃三餐寒涼物在找死,仲景醫聖書就有斷食清腸胃延年益壽跟不能吃水果寒涼物等叮嚀只是我們真的做不到而已

汗跟液態斷食跟腎臟病,陳奕蒼的書有看YouTube最清楚,古人斷食方法網路也有,只要做到再原始點叮嚀就更完美無缺了。

2018 原始點

原始點認為疾病的發生原因只有兩個,一是體傷另外一個是熱能不足;體傷要透過按推,確認是本處還是他處體傷,按推後改善屬他處體傷,按推後未改善屬本處體傷,需要透過內外熱源的幫助才能改善,熱能不足也要重用外內熱源,避免寒涼飲食、再加上適當運動、良好心態、充分休息,組織器官就能夠恢復順暢運作,症狀自然能夠解除,所以不論任何病名病因,處理方式皆相同。

學懂原始點,自利利人,網路學習必知:

1.張醫師相關講座
http://cch-foundation.org/list/?206_1.html

2.理論觀念請看《原始點醫學》醫書,現已在原始點官網公布,
可下載~繁體版《原始點醫學》(2018年8月第十三版),或線上閱讀、
http://cch-foundation.org/content/?3095.html

3.新書發表感言-原始點醫學 第十三版增修2018.09.02
http://cch-foundation.org/content/?3098.html

4.人體原始點動畫圖
http://cch-foundation.org/images/2016Animation/body.html

5.2018最新手法視頻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yvSbQrQbVZ4...

Tuesday, October 23, 2018

食物袋

食物袋的風潮,首先是適合歐美飲食習慣的蜂蠟布,接著各式的食物袋陸續出現在市面上。

身為環保餐具及食物袋界的神農氏(朋友幫我取了個稱號叫「神袋氏」),幾乎是市面上所有食物袋我都用過了
(首先要先說一下材質,矽膠的成分是二氧化矽,耐溫-20~220℃【我取最窄的範圍,各家廠商公布的溫度範圍不一定相同】,柔軟不易變形,已是廣泛用於食器、醫療的材質。)

我挑選食物袋時都以矽膠材質為優先,幾乎是市面上看得到的矽膠類食物袋都買回來用過XD
真的是很有神農嚐百草的精神啊~~
不過市面上大多數的矽膠製品即便是歐美品牌也還是中國製,所以即使是矽膠材質,安全性我還是只會給到三顆星,是小小的遺憾,不過下面介紹的有幾款是臺灣製喔!

臺灣製的矽膠材質就是五顆星滿分!
至於最推薦的是新歡好食袋!心得可以參考我這篇貼文:
https://www.facebook.com/groups/1079506418766157/permalink/2144008665649255/

Sunday, October 21, 2018

天然皮膚保養

妝水在保養過程中可以以可飲用的水代替即可(這樣也不會有化學物質以及酒精這些多餘的成分)皮膚保濕則是有油脂即可(可參考綠藤生機他們的保養研究)

油脂類目前我個人是使用可抹於臉部的調和精油,在上完水後,只要一點點油在手中搓熱抹上臉就非常保濕。

只是精油比較昂貴,有在想找更經濟的方式(不知道椰子油行不行...)

如果想讓化妝水更嘻花一點,可以泡點玫瑰花茶、洋甘菊茶、或是小黃瓜水混著飲用水噴在臉上~(不要使用一般茶葉或是柑橘類,怕變黑

一般無發酵茶像是綠茶可以,不過油性肌膚比較適合

有機冷壓, 冷壓初榨椰子油, 冬天為固體,夏天為液體
椰子油, 吸收很快
椰子油遇热就会融化, 皮肤是热的, 马上就化为液体了, 而且不油腻, 很容易被皮肤吸收, 过一会用纸巾都擦不出油来。
冬天, 挖一點到手上,愈身體熱就會成液體了
用挖棒挖,我是另外移到小瓶裝,就直接手挖了,還蠻好溶化
油不用像乳液一樣擦那麼多,3滴就能擦全臉了

只用水而已,內服外用都很方便

改用玻璃瓶,尤其有加精油的話。油脂要挑一下,盡量選親膚的油品,甜杏仁荷荷芭那類。如果還是不適應油品,可以買簡易乳化劑,把油+水+幾滴乳化劑搖一搖就變成比較少添加物的保養品,比例可以上網查一下

脂類的"面油"可以當作保濕的保養,例如橄欖油(DHC保養品也有橄欖油),同事有用義美的榛果油(含維他命E,味道香)日本人最常用馬油,但台灣市售要買到純馬油比較少(有在屈臣氏買過)....純馬油比橄欖油還油,感覺類似常溫的豬油,會有動物油脂味道。我是乾燥性皮膚,夏天就用"流質性"的面油,冬天就用"馬油",上完油上妝非常貼粧呢!

清潔皮膚的話我早上用清水,晚上要卸妝是用油脂成分較高的手工皂,比較不乾....

椰子油,取代所有的保養品和卸妝油,可以當乳液擦全身。必要時添加精油

椰子油 ,也用椰子油抹小孩皮膚 ,效果不錯 …

用了椰子油後 真的皮膚變得好

天然絲瓜水、冷壓初榨椰子油
絲瓜水請菜販婆婆用玻璃瓶裝
冷壓初榨的椰子油
幾乎都是玻璃瓶裝

超市賣的初壓椰子油

 椰子油可以解决皮肤各种问题

用椰子油~就用到現在~原本皮膚有好一點後,以為可以再用原本的保養品,結果臉又大過敏,尤其面膜類得讓臉更慘,所以又趕緊回到椰子油+蘆薈的懷抱。目前開始連身體都全擦椰子油,我家的貓咪也很愛椰子油,每晚都期待我塗椰子油~他超愛舔XD。
椰子油比較適合夏天,冬天考慮要換橄欖油。

總之,目前的保養順序
若早上有防曬:肥皂洗臉,雅漾水噴臉,擦蘆薈,塗厚厚的椰子油在臉上睡覺XD(但平常真的超少擦防曬~盡量降低臉與其他東西的摩擦)
若沒有防曬:清水,塗厚厚的椰子油睡覺

很後悔沒早點認識椰子油XD也很感謝當時還好有這樣嘗試,雖然復原比較慢一點~但至少不用吃藥和擦類固醇的藥,至從用了椰子油後~保養品的錢根本超省~

主要買有寫冷壓初榨的椰子油(因為比較適合擦臉上)目前在用的是購於里仁,因為最近開始全身都擦,也想順便拿來煮飯,消耗滿快的,因此未來會考慮購買好市多的(便宜又大罐)

 椰子油
玻璃瓶無塑,成分天然護膚效果好,油質很清爽,薄擦好吸收,我已漸漸取代護手霜、身體乳、面霜了

用苦茶油抹臉保養

可以看一下「肌戒毒2」這本書,妳會對保養品有不一樣的做法。
我是臉擦初榨冷壓橄欖油(四季都可),椰子油擦臉,夏季我覺的油了點,不過椰子油倒是治好我女兒的富貴手,椰子油我比較偏向擦身體
不管是橄欖油或椰子油,不僅是我平常的食用油,也替代了面霜、護手霜、身體乳(是聽說也可以卸妝啦!不過我卸妝油存貨還有,還沒試)

食用的橄欖油來塗抹皮膚
不會油到冒痘
橄欖油很容易吸收...
我會先噴點天然絲瓜水,然後再擦橄欖油!
一下子就吸收了...
有時,也會用橄欖油來去角質!
用完之後,用面紙擦一擦,
都不用再洗臉,超好用的

橄欖油擦了能防晒---比較不會曬傷跟曬黑
.
頭髮毛躁我也用一丁點橄欖油

一罐綿羊油擦臉擦全身

 買好一點的油,冷壓初榨的,有植物的清香...。
擦臉、油嗽口、食用,都是同一瓶油

油長痘肌膚使用椰子油不會整個油膩到不行嗎?
給肌膚優質的油,油脂平衡後肌膚不會大量出油,就大大減少長痘的機會(只有人類皮脂分泌的油脂會致痘),我已經用保養油非常多年
我年輕時是痘痘肌我懂(拍拍)保養成分跟步驟越單純越好。我的皮膚現在很乖,拍這張照片時的工作時間是每天14:00-24:00,還常常早晚輪班,皮膚還是很穩定。但並不會因為改用油保養就突然皮膚變很好,畢竟不是醫美🤣慢慢來希望妳也能找到適合自己的方式

台灣有個品牌叫璞草園,所有香草都是因為土地復育而栽種的,從源頭就很環保,妳可以參考

買了一公斤的乳油木才一千多塊,可以用10年以上吧!

布朗博士---我的痘痘胸痘痘背都消了---潔膚露,肥皂, 兩種輪流用

純露,杏仁油,荷荷芭油,椰子油調精油就都很好用
純露我都當化妝水,夏天用油類調蘆薈膠調成油霜,冬天較乾就可以直接用好吸收的油類直接保養~不會油水分離~

化妝水~
•天然絲瓜水/
•自製(蒸餾水+甘油5~10%)每次少量製做
•自製純露
油~
•荷荷芭油-適油性
•初榨苦茶油-適油性
•初榨冷壓橄欖油
•酪梨油
•沙棘油...
油的選擇可多了...除了荷荷芭油外,其他全部都能找到"可食用級",可食用的是最安全 新鮮 省錢的選擇。
詳細研究各種油特性你會找到適合你皮膚的。再彼此搭配 調整比例
化妝水跟保養油都能用"玻璃瓶"裝,從此不再製造塑膠垃圾,也避開可能吸收塑化劑的風險!

跟認識的化粧品學系教授買了玻尿酸玫瑰水,然後把空罐給回去就能再填裝,便宜又大罐,不知道外面有沒有地方這樣做

 自己買玻尿酸做精華液 夏天用椰子油 冬天用玫瑰果油+乳油木果脂

玻尿酸在保養品材料行可買到

芦荟凝胶(korea brand - Miseoul;Watson 有賣;  Sometime AEON. ) + 椰子油

洗臉用清水洗
不要把臉洗到過度乾淨
在沒有太乾燥的季節基本上什麼都不用擦
(我們何必把臉上全部的油洗光光再去擦別人的油在臉上呢?

我臉部是用body shop的精華液,因為我皮膚難搞,除了敏感外,一抹油就容易長痘,如果皮膚沒這麼難搞的,可以考慮其他人的方案就好
那時是在捷克買的,很便宜,一罐30ml,一次一滴,我自己一罐可以用一年,清爽不油膩又保濕,後來發現在台灣蠻貴的,水貨價格可愛多了
台灣好像叫極致活顏煥肌活顏素,這間公司標榜不做動物實驗,有機,環保巴拉巴拉,真假我不知道,但看他們的說法是很有良心的企業
因為和當年包裝不一樣了,所以不太確定,drops of youth又是精華液的就這罐而已的樣子
身體就沒這麼講究了,絲瓜水,蘆薈霜,有什麼用什麼

純露我都當化妝水,夏天用油類調蘆薈膠調成油霜,冬天較乾就可以直接用好吸收的油類直接保養~不會油水分離~
純露和精油一樣是植物蒸餾出來的產品,只是一個是油一個是液體,妳咕狗打純露就會有很多品牌~也跟精油一樣會有很多不同植物的純露,每種的效用不太一樣,不過我多半都是拿來當普通的化妝水~

蒸餾萃取精油的過程中,會產生的副產品-純露. 約有0.5%以下的植物精華。這樣的佔比當化妝水已經相當足夠。
市售價格相當亂,普遍偏高,而且為了保存多少會加防腐劑。對於栽種植物是否有機、無化學農藥、新鮮度、假純露.....等諸多問題。
於是就演變成想自製念頭...
我是今年自己種香草植物才興起是否要學自製純露的念頭。但還尚未開始研究(有更重要的事等著我做)
我知道台灣已經有人開始學自製純露,網搜一下或許應該有這方面資料

洗臉用清水洗
不要把臉洗到過度乾淨
在沒有太乾燥的季節基本上什麼都不用擦
(我們何必把臉上全部的油洗光光再去擦別人的油在臉上呢

所有的保養品我都自己作,用伏特加酒浸泡中藥材跟鮮花辦半年後,再用蒸餾肌粹取純露,便是最佳化妝水,可參考看看http://misa7777kimo.pixnet.net/blog/category/1717173

代製手工皂、個人清潔用品、保養品,不添加防腐劑,不添加多餘的化學成分,盡可能不使用多餘包裝,更鼓勵大家攜帶空瓶到我們販售的駐點裝填(高雄地區長期駐點: 作伙 共同生活空間 高雄市三民區熱河二街六巷16號 ),也可郵寄店到店給我裝填
https://www.facebook.com/groups/1104336346348795/


Saturday, October 20, 2018

楊定一

book
  1. 真原醫 (R) --- 從身心, 從"有"看著這個世界
  2. 靜坐 (R) ---從"有"來看一體, 亦即, 以二元對立的語言, 從相對/局限去探討絕對/無限
  3. 全部的你 (R)---從"有"來看一體
  4. 神聖的你 (R)---從"有"來看一體
  5. 不合理的快樂 (R)---從"有"來看一體
  6. 我是誰 (R) ---站在"一體"來看, 若一體可以講話, 它會說什麼?
  7. 集體的失憶  (R) --- 人在人間已徹底被洗腦, 站在"一體"來看, 若一體可以講話, 它會說什麼?
  8. 落在地球  (R)---站在"一體"來看, 若一體可以講話, 它會說什麼?
  9. 定 (R) ---站在"一體"來看, 若一體可以講話, 它會說什麼?
  10. 插對頭……還是接對頭? (R) http://www.cgb.com.tw/j2j0/book/plugged.html
  11. 時間的陷阱

音聲
  1. 等著你--- CD1/等著你Waiting for You; CD2/放放下Letting Let Go; CD3/超超越Beyond Transcendence; CD4/超原諒Beyond Forgiveness (R)
  2. 重生:蛻變於呼吸間
  3. 你, 在嗎? (R)
  4. 光之瑜伽, 介紹meditation的方法
  5. 真實瑜珈 (Yoga of truth), 介紹臣服和參 (R)
  6. 呼吸瑜珈
  7. 四大的瑜伽
影音
  1. 螺旋舞---從"有"來看一體
  2. 結構調整
  3. 蛻變, 重生
  4. 這裡, 現在:一日共修營實錄 (共4 片)
楊元寧 (16歲那年,楊元寧出版了7本童書)

(一)中文書籍

  • 大地醫生
  • 活在沉靜中:讚頌大地 
  • 記得快樂 
  • 不再恐懼 
  • 大笑老人 
  • 整體療法 
  • 業力:ㄧ分耕耘,ㄧ分收穫 

小男孩吉多因為透過與爺爺對話,體會了生命的意義。書中處處充滿佛家哲思,她坦言書中寫的道理,都是給大人看的,而智慧爺爺則是父親楊定一的化身。


(二)英文書籍
The Healing Earth(大地醫生英文版)
Living in Silence:Honoring the earth(活在沉靜中:讚頌大地英文版)
Remembering to Be Happy(記得快樂英文版)
Living Without Fear(不再恐懼英文版)
The Laughing Man(大笑老人英文版)
One World Healing(整體療法英文版)
Karma:Reaping What We sow(業力:ㄧ分耕耘,ㄧ分收穫英文版)


讀書會
  1. 從失落是最大的恩典談起
  2. 醒覺,有多重要?
  3. Are You Happy? 你快樂嗎?
  4. 祈禱和信仰,本身就是臣服
  5. 體會「在」--「微不足道」的靜坐 --- 帶領meditation (general)
  6. 全新的修行架構--整體的意識譜,「全部生命系列」的藍圖
  7. 你認為自己還有多少時間?
  8. 修行可以讓身體好轉嗎?
  9. 意識落到身體,頭腦安靜下來 ---帶領中脈 meditation
  10. 一切都是註定好的嗎?--- 帶領 I Am meditation
  11. 什麼都不是,哪裡也去不了--- 帶領meditation
  12. 修行與人生的故事不相關
  13. 從早到晚參,那麼,參,又是參什麼?



業力, 因果, 註定

  • 只要認為這時-空是真實的, 進入因-果或業力法則的領地,受制於因果法則(全部為註定的)
  • 若不把自己等同於(不把自己投入)時空, 肉體, 身心, 也就沒有業力可談
  • 一個人即使解脫, 只要落在身心, 也就自然有業力
  • 醒覺者這一生所帶來業力其實沒有消失, 但再也跟他不相關, 他只是放鬆地讓業力完成它自己
  • 業力本身是個大妄想,是我們將意識落在時空, 才會受到業力的宰制 
  • 只要我們認為這身心是真實的, 自然離不開因果, 受到因果的作用
  • 業力=制約, 業力只是頭腦固化的連鎖反應, 最多帶來能量的轉變
  • 這個世界本身就是業力的組合
  • 業力, 是由頭腦的投射創造出來的, 本身並不存在, 沒有什麼獨立的存在好談
  • 去抵抗業力, 本身也只是個妄想。假如業力不存在, 去抵抗它, 又有什麼作用?
  • 抵抗業力, 最多只是帶給自己一個不必要的難題, 本身只是延續一個妄想, 用虛妄去對治虛妄。最多只是讓這個業力繼續轉變, 透過反彈, 帶來更多數不完的反彈
  • 正確的方法為---讓眼前發生的一切, 釋放它自己所含的能量, 完成它自己存在的目的, 不要去干涉它, 不要進一步去做任何反彈。放過它, 放過一切, 讓一切自然存在。人間帶來的業力, 自然會完成它自己的週期, 反而能饒過我們。放過世界, 世界自然放過我們。假如有一個命好談(即使命也只是妄想), 這個命也會跟著好轉---轉變命運的方法:臣服, 參
  • 因為自己=一體, 故面對任何事情, 人生帶來的任何狀態和變化, 我們都可以接受,臣服, 不再做任何反彈, 如此, 我們已經化去業力的力量, 把它當作雲一樣, 讓它來, 讓它走
  • 我們該作什麼, 自然會以最有效, 最有利的方式去做, 在做的過程, 並沒有一個"我"在做的觀念, 做(動)仍是頭腦的產物, 這也就是臣服地做(surrendered action)。最多只能說是生命帶著我們走, 帶著我們做, 我們再也不加一個"我"的念頭在上面
  • 面對不愉快的人事物, 我們最多也只是知道這些人與事, 都是反映個人的潛意識, 甚至是集體意識的一部分, 倒不是"我"真的存在, 更不是誰有好意,惡意。是我們集體的失憶, 集體的隔離, 才有眼前這些狀況
  • 臣服於他們, 最多也只是承認他們還是一體的部分; 討厭他們, 也就是討厭自己; 傷害他們, 也就是傷害自己---此為根本的法則, 適用於石頭, 植物, 動物, 人類
  • 沒有"我", 沒有這個世界, 沒有任何東西值得那麼我們那麼認真, 值得我們反彈
  • 自己真正的身分離不開creator,宇宙就是你造的---這一生所面對的煩惱或困境,跟真正的你不相關。最多只是透過過去的制約和業力, 不斷地在轉變形態。不去理它, 業力自然會轉到別的地方, 眼前的危機消失, 命也就改了
  • 最後, 誰在轉變?有什麼環境可以影響? ----仍是頭腦投射出來的
  • 過去累積的業力和制約, 最多是讓它自己展開, 讓它自己延續下去, 它自己會消失, 或轉到別處。一切, 和真正的你, 都不相關
  • 我有這個身體, 這個身心, 最多也只是在反映過去種種制約所帶來的變化, "我"本身是業力所組合的念相, 沒有什麼好壞可談的; 好壞本身也只是業力的產物
  • 只要承認有"我", 而把自己和"我"創造出來的任何現象綁在一起, 被這樣的結合欺騙, 自然就有一個因果好談。個人及集體因果同時在作用, 透過每一個瞬間, 帶來一個交會, 共構出一個業力的互動
  • 我們唯一可以決定的是----當下瞬間, 心的狀態是清醒或昏迷, 是把握這個瞬間, 或者讓這個瞬間把我們帶走 (誤以為眼前的一切都是真實)
  • 表面的好壞都是人基於制約或業力的判斷, 跟一體,真實, 一點關係都沒有
  • 只要我們還有一點"我", 業力也跟著存在, 我們仍然受到這個世界的制約和局限----但這些表面的變化和真正的我, 一點都不相關
  • 只要我們落在人間, 有一個"我"的觀念, 業力就在眼前, 痛苦,煩惱也就是這樣跟著來的
  • 人間所見的好壞現象, 轉機, 危機, 都還只是念相, 沒有什麼好去計較, 或期待的
  • 從更高的層面來看,其實沒有人被欺負, 也沒有人去害別人, 沒有受害者, 也沒有加害者。任何觀念, 人所扮演的角色, 連"人"本身, 都是妄想, 都是頭腦化現出來的, 離不開頭腦的制約和限制
  • 若肯定這些虛妄的現象是真的, 甚至再接著反彈, 這本身會讓我們進入這個虛妄的人間, 任由業力把我們捆綁起來。反過來,若能接受生命所帶來的一切考驗, 本身已經在提醒自己, 這一切都不是真實
  • 若忍不住反彈, 看著自己的反彈, 透過下一個瞬間, 讓它消失, 這麼一來, 又回到一體, 沒有什麼發生, 也沒有什麼了不起, 你也沒有因為反彈而失去了一體,一切都是還好
  • 面對一切----隨你來, 隨你走 
  • 只要含著"我", 我們自然把這個世界當作真實, 而讓業力透過它的扭力繼續運作----面對這種困境, 唯一你可以作的選擇是: 心思不再和業力綁在一起, 不再和業力的扭轉糾纏, 只是清清楚楚地觀察眼前的一切, 讓業力完成它自己的週轉。不斷地回到內心, 一個人就醒覺過來, 也就從業力的循環跳出來
  • 尊重業力法則, 讓它完成自己。只要投入這個虛妄的人間, 自然有一股扭力要讓過去虛妄的制約和條件完成自己, 轉成別的能量, 別的現象。勉強去阻擋它, 也只是讓它轉到別的地方, 還是要發作出來---這是普世法則, 無人能違抗, 即使醒覺者也沒辦法違抗
  • 隨伴業 (prarabdha karma): 一個人醒覺, 只要活在人間, 他在人間的"體"仍是過去種種業力的組合, 還是要受人間業力的作用; 所以, 一個人醒覺過來,也會變老, 生病, 出意外,在別人眼中, 他仍是會受苦。然而, 從一個醒覺者的角度來看, 這些人間業力歸人間的運作, 和他真正的真實一點都不相關
  • 儘管這個世界是虛妄, 你進入這個依業力法則所組合成的世界, 無論要不要跟從, 業力法則仍會這麼運作
  • 醒覺這一生所帶來的業力其實沒有消失, 但再也跟他不相關, 他只是放鬆地讓業力完成它自己
  • 業力本身是個大妄想, 是我們把意識落在時空, 才會受到業力的制約
  • 這個人間, 是"我"投射出來的; 我們一切的痛苦,  也都是"我"製造出來的。只要有"我", 就自然有因果, 也自然有時空, 有了時空, 接下來有世界, 有宇宙, 有生命。只要還有"我", 便受因果的作用, 故還有"不動", "在", "一體", "定" 或"法"好談
  • 醒覺,最多也只是充分知道、充分理解、體會──這個身心不是真正的我。
  • 真正的我是一體,而其他包括身心都是頭腦的投射,本身是相對,本身是虛構。繼續去計較一個虛構的現實存不存在,包括壽命長短、身體舒不舒服、腫瘤或其他疾病會好或不好,這種計較或期待也只是反映了意識的狀態
  • 站在大定/一體, "我"的火完全滅掉。不用去抓"我", 甚至不用去根除"我", 放過"我", "我"自然消失, ---"我"的業力也就轉到別的地方去了
  • 不去刻意干涉, 解決, 任何事情自然有一個妥當的安排。若要安排, 規劃, 刻意地去操作, 扭轉或影響什麼, 只會帶來一個阻礙, 耽誤時間。只要做任何頭腦的規劃, 或對事實有個抵抗或反彈, 則不光在肯定頭腦投射的眼前境界, 同時亦在衍生這個身體或世界的業力 
  • 業力本身是能量的狀態, 它一定要轉到別的地方, 才能消退。只要反彈, 反而將業力的運作擴大, 會帶給生命更多阻礙, 讓我們在其中打轉, 永遠走不出來
  • 人間背後的業力由許多不同層面所組合, 這些層面帶來的扭力很大, 轉出一個我們能看到的瞬間(我們肉眼只能看到一個很小的瞬間/what happens in front of my eyes, 其他很大的部分或層面, 我們根本無法看到)
  • 臣服到這個瞬間, 我們自然跳出註定/業力的範圍----因為知道真正的我/一體和這個肉體不相關, 或說遠大於肉體的限制
  • 只要回到人間, 把人間當作真實, 業力/因果, 自然又開始作用, 樣樣都是註定, 在這個人間都是註定的
  • 這世界本身就是因果所組合, 若把這世界當作真實, 本身就是肯定因果
  • 因果本身就是多層面的扭力, 點點滴滴透過每一個瞬間轉出來的。故因果不是衝著誰來的, 或是有什麼刻意非來欺負我們不可, 也沒有什麼加害者/受害者的分別
  • 因果是物理作用, 沒有因果法則, 就沒有宇宙, 沒有人間, 也就沒有問題了
  • 業力不是衝著任何人來的, Karma is not personal. It does not take sides, 因果業力反映種種的力量/能量。每一個行為引起的種種力量或反應, 透過各層面的整合, 得到最後的一個結果, 而在每一個瞬間化現出來
  • 業力/因果之扭力, 最多也只是透過瞬間轉達出來, 我們所能體會到的, 也只是在五官的領域, 至於沒有轉出來的業力/因果, 遠大於五官所能體會到的
  • 業力不在意誰是誰, 或誰做了什麼。人間, 世界, 宇宙由業力組合而成---故說人間所見到, 體會到, 想到, 經驗到的, 都是註定的
  • 任何對瞬間的反彈, 都會加重業力的運作, 因為業力本身是靠抵抗才可以滋長---故應完全臣服在這個瞬間, 樣樣都可以放過, 自然讓因果來, 因果走, 讓因果消失自己的能量
  • 人生本來沒有什麼問題, 是從我們開始肯定經驗, 接下來反彈, 才會給自己帶來問題, 不光帶來更多問題, 只要反彈, 我們也不斷地產生業力。這個業力/因果, 還是要透過未來的瞬間來展開, 而且大多數不一定在這一生展開。抵抗, 反彈, 不光對眼前的問題沒有幫助, 對未來還留了一個因果的根, 最多也只是延伸過去或現在的痛苦
  • 消除存在的負擔----了解這一生沒有任何惡意可能帶來什麼後果, 而值得反彈。一切, 最多只是種種的能量或影響所組合出來的。欲抵抗, 主導, 改變命運, 都是多餘的---最多只是接受它, 容納它, 它的力量也就自然消失, 命運也就轉過來了---這是走出人生痛苦唯一的一條路
  • 解決人間問題最好的方法, 就是把問題挪開, 不要用腦刻意去想, 去規劃, 去解決。腦挪開了, 讓心帶領, 心帶來的智慧和聰明, 遠遠大於腦的能力---不讓腦再加上一層阻礙, 讓心站出來, 帶著我們走---故樣樣都好, 樣樣都剛剛好, 剛剛好是我們所需要的
  • 讓危機, 像雲霧一樣, 穿過我們, 飄過去----危機和好事其實沒啥差別, 兩者最多都只是透過神經傳達的電子訊號, 由五官擴大出好壞的定義。然而, 無論好壞, 仍有共同或重疊的一點, 這一點就是一體
  • 若能在危機時體會到一體, 則在每一個瞬間, 我們也自然可以體會到一體
  • 人間種種的故事, 內容發生了什麼, 其實不重要; 比較重要的是本質/因地/一體
  • 我們一般把注意力集中在人生的內容 (亦即, 無常的變化), 然而, 在變化和變化中, 有一個永恆不動的點, 這個永恆不動的點, 本身就是人生最大的秘密。此秘密,每一個人都可以找到; 找到它, 一個人回到人間, 不可能還重視這個世界所帶來的好壞變化。每一件事, 無論好壞, 他都可以投入, 都可以參與, 都可以欣賞, 但他清楚地知道----這和真正的自己, 一點也不相關
  • 一體意識變成最親密及忠實的朋友,從生到死都不會離開
  • 有些話, 可以講, 也可以不講, 或者乾脆就不講, 也不需要做任何表現; 什麼人來, 有什麼事浮出來, 都好, 都可以放過, 這麼一來, 也就解脫了
  • 沒有什麼想表達, 沒有什麼想表現
  • 對任何知識都不重視, 知道沒有任何知識可以把自己的完整與完美, 變得更完整與完美, 故連知識都會放過
  • 什麼也沒有, 不需要表達, 不需要表現
  • 沒有想跟別人傳達什麼, 任何可以傳達的, 還是離不開二元對立, 而二元對立和他一點也不相關, 故他沒有必要, 也不想進入人間的戲劇故事, 再去製造一個虛的境界
  • 任何分支 (包括二元對立), 只是從一體延伸出來的一種可能, 而這種可能是數不完的, 沒有必要去否定,  也沒有必要去肯定 
  • 人間的一切都是註定, 但唯一的自由, 為回轉向內; 只有投入內心, 才是我們可以自由選擇的, 而這個選擇, 在每個瞬間都要做的。投入內心, 最多也只是不反彈, 接受, 接納, 包容, 臣服每個瞬間
  • 你我本來都是自由的。是透過錯覺,制約, 才會認為不自由,所以才有個註定好談。假如我們知道自己真正的身分不是這個肉體, 我們早就自由了。身體有它的業力, 要繼續走下去, 但是跟真正的自己不相關
  • 只要你我承認人生是真實的, 一切便都是註定
  • 是否可改善生活, 轉變命運? ---- 從一體的角度, 其實沒有什麼改善好談。我們所稱的人生, 本身是頭腦的產物, 一切都是頭腦的投射, 本來就不存在, 有啥改善好談?我們最多只要看穿這些投射, 透過大定, 不斷地活出"心", 這些疑惑, 自然也就跟著一起全部消失
  • 一個人在醒覺, 或進入大定的過程中, 會不斷地產生在真原醫中所提到的好轉反應---透過意識的轉變, 讓我們過去在心理上留下來的結不斷地翻出來。我們的轉變快, 浮出來的速度和頻率也跟著快----懂了這些, 不要反彈, 業力也自然消散它自己的能量, 我們可將其視為一個淨化的過程 
  • 命運或生活的轉變或改善, 不是重點, 最多只能當作一個副產品, 後果或一個可能
  • 站在一體來看, 業力根本小得不成比例, 連去改變都沒有必要。最多只需要輕鬆地接受,臣服, 也就自然看穿它的有限, 也就自然輕鬆地讓自己回到一體---這個回轉或放掉, 是我們這一生唯一可以有的自由
  • 面對因果, 不做任何反彈, 讓因果轉過它自己, 讓它延伸自己, 讓它自己轉到別的地方, 它自然會消失它自己----這麼一來, 最多你只能講, 你超越了因果, 因果對你再也不影響了, 你完全接受它, 接受每一個瞬間, 因果的力量也消失了, 好像和你再也不相關了
捨離 renuciation
  • 人生旅程的目的及目標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每一步的心態或每一瞬間自然帶來的心流; 有結果或沒有結果, 和一體完全不相關, 追加不上任何東西, 也不會讓一體減少半分---在人間的波浪中, 活出深海的寧靜 
真實 reality
  • 沒有什麼東西, 可以叫作真實
  • 真實, 不是這個, 不是那個;任何東西, 都不是
  • 沒有一樣我們可以認知的, 是真實的
  • 真實離不開一體; 一體和任何東西都不相關, 不可能用任何語言表達出來, 只能稱其為no-thing(什麼都不是)
  • 要真是了解, 體悟真實, 首先要先看清全部的" 非真實"
  • 將時空延伸出來的現象挪開,一體也就自然浮出來
  • 要懂得真實, 首先要發現---什麼不是真實
  • 透過參, 將不真實挪開, 輕輕鬆鬆地, 真實也就自然浮出來。真實本來就是永恆, 永久的, 不可能用語言可以描述, 不可能是你去找, 你也不可能找到; 有限,不可能足以找到無限
  • 要回到真實, 最多是把局限挪開---把頭腦挪開, 把不真實放掉
  • 把全部的不真實挪開, 我們才體會到真正的我
  • "確定"本身是因果的組合, 透過我們投射一個因,再投射一個果, 才認為人生需要種種的"確定", 俾感到安心; 故我們追求學業, 工作, 收入, 對象, 家庭這些確定的項目, 但這些項目都離不開物質或念相
  • 再多的知識, 只帶來一層層的束縛, 讓我們陷入幻覺, 越落越深
  • 把確定和知識挪開, 一個人可以不需要任何規劃, 或頭腦的運作, 甚至不需要靠任何知識-----此即為自由, 智慧
  • 真實, 超越任何現象
  • 真實是個領悟的成就, 而領悟, 最多也只是把我們這一生所累積的一層層的經驗, 念頭, 情緒挪開, 真實自然浮出來
  • 然而, 就連"把一層層的經驗, 念頭, 情緒挪開"這種說法都不正確, 因為這些經驗, 念頭, 情緒都還只是一個虛幻的"我"去建立的, 只需要把這個虛幻的"我"看穿, 人生所有煩惱和束縛, 也就跟著消失
  • 沒有任何一個東西, 人, 事是真的, 全部都是頭腦的投射
  • 只有一體是真的, 但一體是空, 什麼都不是, 
  • 真實(reality)是什麼? 我永遠不可能知道或理解----但我可以否定"非真實", 亦即, 什麼都不是→一切腦想的(什麼都不是)就變成真實 (the mind makes everything real)---反工程, 重新洗腦
  • 一體是唯一的真實, 一切都是從它延伸, 早晚都要回到它
  • 這一生可以體會的一切, 都是"我"投射出來的; "我"本身也是五官加上念頭投射出來的, 兩邊互相強化自己。人間明明是虛幻的, 卻堅持著要在這些虛構的真實裡, 找尋人生的意義
  • 人間的一切都是註定, 但唯一的自由, 為回轉向內; 只有投入內心, 才是我們可以自由選擇的, 而這個選擇, 在每個瞬間都要做的。投入內心, 最多也只是不反彈, 接受, 接納, 包容, 臣服每個瞬間
  • 心/一體, 本來就是我們的全部, 我們選擇接受它, 也就是選擇/承認真實,選擇不被頭腦帶來的幻覺繼續地騙下去 
  • 一體包括及超越我們可以想像的全部選擇。在我們尚未選擇前, 一體已經完成它自己。表面看來還有一個選擇, 是因為我們不斷地否定一體, 非要在這個人生, 透過這個肉體, 把一體局限到一個小小的角落
  • 莫將注意力"放在"或"去抓(住)"哪一點, 反而是"否定"任何點---否定這個, 否定那個, 樣樣都要否定。真實不是這個, 不是那個
  • 真實是什麼?我們沒辦法去表達。但真實不是什麼, 倒是可以透過語言或念頭去排除, 去否定。否定任何可以體驗的, 不把它當作真實, 也就自然落回無限大的一體
  • 一路否定到底, 最後, 連否定都要丟掉。因為站在一體, 沒有什麼東西需要否定。否是只是一個臨時的工具, 透過否定, 對我們做一個提醒---提醒自己本身/一體/大我就是真實, 而真實不可能用語言或念頭可以定義----只有這樣子, 才可以產生一個平等的狀態, 亦即, 樣樣都重要, 也樣樣不重要。沒有任何經驗, 任何東西有絕對的重要性, 甚至連相對的重要性也沒有
  • 沒有任何東西或道理足以稱為真實, 沒有任何經驗,體驗足以代表真實, 或足以表達一體, 甚至連沉默, 不動, 也都不是----只有這樣子, 每一個瞬間和瞬間都是平等的
  • 真實/真理不可能以語言表達, 充其量, 我們只能描述什麼不是真實---是透過"不是真實", 我們才可以稍微嘗到一點什麼是真實
  • 要領悟真實, 我們沒辦法表達真實是什麼, 最多只能說, 真實不是什麼, 也就是否定一切, 才可以逼近真實的門口
practice
  • 欲懂真實, 須先挪開不真實, 最多只需要提醒自己---這個不是真的, 那個不是真的。任何所看到, 聽到, 聞到, 碰觸到, 體會到的, 都不是真的。都不是真的我
  • 從早到晚, 眼前看到, 聽到, 體會到任何東西,人, 東西,  事情, 好事, 壞事, 再平凡的事, 輕鬆地告訴自己: 這個不是, 這個不是真實, 這個不是真正的我, 無麼大小事, 都不是真實, 都跟真正的我不相關
  • 我所看的一切, 都是我過去業力的組合, 是我透過多生多世的無明, 把它局限出來的
  • 一切眼前所見的, 本身就是局限, 跟真正的我, 一點都不相關, 我最多也只是讓它們來, 讓它們走, 隨它們, 老早也已經放過它們, 不用干涉它們, 懶得反彈或抵抗, 因為我知道, 樣樣都不是真的---這麼一來, 念頭自然消失, 心裡也就平靜
  • 任何大的打擊, 它們都是虛的,和真正的我不相關
  • 要懂得絕對真實, 首先要拋開什麼不是真實
  • 看到眼前的任何東西, 重複: 這個不是真實, 那個不是真實
  • 看到人, 任何東西, 重複: 這個不是真實
  • 從早到晚, 面對所有好壞, 大小, 不動/動, 死物/活物, 不斷地提醒自己: 這都不是, 不是真正的我, 也不是真實
  • 若夜裡起來, 有夢, 第一個念頭也是: 這不是真實
  • 重複三個原則: 一切都不真實, 都是腦的投射。我是永恆, 我是神聖的。只有一體, 我你都不存在。一切, 都沒有"我"----這樣子, 念頭會大幅地降下來, 一個人自然停留在長時間的空檔, 沒有任何雜念, 偶爾還是有念頭起伏, 再參, 生出這個念頭的, 是誰?

一體 (Oneness)
  • 一體/空/意識活出它自己
  • 一體自己証明自己 (self-evident), 自己完成自己 (self-sufficient), 自己圓滿自己, 自己包含自己 (self-contained), 自然不可能允許其他的體和它做個區隔, 沒有時間,空間種種架構可以插足
  • 站在一體, 一切都是幻覺
  • 全部的生命均由一體延伸出來, 一體為生命的共同性---但這個共同性本身還是頭腦透過因果投射出來的, 一樣要把它看穿, 放下
  • 頭腦本身不可能解脫: 頭腦是局限的產物, 所看到的世界全部都是相對的, 不可能進入絕對。局限的頭腦一定要抓一點東西, 故才有一個一"體"或整"體"好談, 只好用"一體意識"的觀念來談。只能說, 透過頭腦, 一體可以觀察到一體自己, 自然會發現一切 (包括頭腦)都是虛的, 接下來, 連"解脫"的觀念也就消失
  • 一體意識其實是空, 什麼都沒有。I Am--我在,我是, 至於是什麼或在什麼, 也就不再說了 
  • 不斷地回到一體 (和一體結合), 一體就變成我們的全部
  • 意識是一個譜, 從"有"到"在/一體"。我們不過是站在不同的層面 (有→在, 有←在)來來回回談一件事, 講到最後, 最多只有一體
  • 從一體延伸出來一個表面上的意識譜, 可以包容全部可能的"有"
  • 全部我們自以為的矛盾, 都是因為從二元對立的"有"在看著一體, 從來沒有體會到"有"與"在"是兩個不同, 但不互斥的意識軌道
  • 眾生, 菩薩, 佛陀, 本身只是個比喻; 甚至連所謂的菩薩道, 還是頭腦的產物; 菩薩道還是在"有"的範圍, 是人類頭腦的投射
  • 在一體, 一切都圓滿, 一切老早涅槃, 我們本來都是一體; 一切有情無情眾生, 乃至於無生命的存在, 都有佛性。但因為自己不知道或忘記了, 故不稱自己為佛陀
  • 我們一般人的一般意識狀態, 最多只能站在"有"去看"空"或生命的一切。然而, 聖人隨時可以從"有"到"空/一體", 也可以從"空/一體"回到"有"。我們認為的矛盾, 是二元對立的頭腦才體會到的。站在聖人的角度, 他最多只是活出他的自由, 不受任何制約限制。但我們用二元對立框架想把大聖人/一體意識去框住來理解, 是不可能, 因為我們不可能知道他在哪一個角度在談同一件事。他已經老早從人間的二元對立跳出來, 但活在這個人間, 他也可以用二元對立來對話----覺得混淆, 矛盾的, 是我們自己
  • 任何語言, 觀念, 都不可能表達一體, 連"體驗"一體都不正確。最多只是活出一體, 在每一個瞬間, 把一體活出來。活出來什麼東西, 不重要; 活到哪裡, 不重要; 就讓衪帶著走, 走到哪裡, 不重要; 能不能改命, 不重要; 還有什麼世界好救? 這本身是個大笑話。接下來, 需要做什麼? 不存在; 還可能做什麼角色? 不存在; 可能發生什麼? 不存在。其實, 什麼事都沒有, 什麼都沒有發生
  • 不需要"回到"一體,你本來就在一體
  • 輕鬆地看這世界的變化, 變化到哪裡? 不重要; 還有什麼地方需要去修正? 不重要---你會突然地發現, 沒有任何不對勁, 一切都是完美的, 一切都安排的剛剛好。它本身有一個業力在轉, 跟我們不相關, 它本來就是在轉它自己, 一切都是頭腦所投射出來的, 跟著因果法走下去 
  • 假如一體非永恆/隨時, 你不可能回到一體。否則需要有條件, 需要因果 (前面需要有一個動作, 後面才能回到一體), 這麼一來, 本身還是受因果法的制約 (或說, 永恆仍是有條件的, 有條件的永恆,並不是真正的永恆)----所以, 一體是老早活在祂自己, 是一體來醒覺你; 是一體, 透過你, 突然看到自己。你最多是反映一體, 在每一個角落, 都在反映一體。亦即, 你在每個角落, 在任何東西, 都可以看到一體/上帝, 知道它離不開上帝, 都是上帝延伸出來, 是你自己一體延伸出來的。你幫助別人, 其實也是在幫助自己; 你對別人刻意有什麼不好的念頭/動作, 其實也在對自己有不好的念頭/動作

時間, 因果
  • 沒有什麼可以叫作時間
  • 連瞬間都是個妄想; 瞬間頂多代表一個大的扭力, 透過因果轉出來一個現象, 而這個現象透過我們的頭腦作一個排序, 帶來一個時間上連續的觀念
  • 其實, 什麼都沒有發生, 什麼都沒有發生過, 什麼也不可能發生
  • 我們所謂的"發生的一切", 是從有史以來到現在, 未來, 百千萬劫都在同時發生
  • 一切都在同時發生, 也就可以說, 什麼都沒有發生
  • 一切只是個大妄想
  • "發生" (任何東西或事件發生)---本身還是個頭腦的產物, 是我們透過頭腦投射一個時間的觀念, 再用頭腦排列一個前後過程, 讓我們得到一個順序或因果的連結。就是因為我們不斷地肯定時空是真的, 因果是真的, 人間也只能是真的, 我們才經過頭腦要做一個排序
  • 我們在人間所可體會到的, 都是透過五官將一體資訊化, 狹窄化, 局部化。即使"活在當下"或"臣服到瞬間", 我們在這個瞬間可以體會的, 一樣離不開五官和念頭的組合
  • 我們頭腦透過每一瞬間可以補捉的資訊, 最多也只在一個有限的範圍,逼得我們必須要做一個虛幻的排列, 讓我們有一個虛幻的因果觀念, 這樣對頭腦才合理, 而能有一個境界, 人生, 故事好談; 否則頭腦會錯亂, 無法解釋所有現象, 無法整合所收到的資訊
  • 頭腦投射出來一個虛幻的觀念, 才會突然有一個動 (motion), 有能量, 有生命, 有發生---也就這樣子, 把我們束縛起來
  • 站在一體, 什麼都沒有發生, 也沒有辦法發生
  • 一個人若沒有時間的觀念, 念頭和情緒, 都無法起伏; 一個人若隨時回到當下, 他其實沒有念頭, 也沒有情緒好談
  • "我"本身是業力所組合的念相。自己所看到的世界, 體會的人間, 本身是透過"我"創建出來的。"我"從來沒有離開過時空的限制, 故自然對每一件事, 每一個東西, 產生"有一個因"的關係, 並將樣樣的因聯繫起來, 拼湊出因果的觀念
  • "我"所投射的所有境界, 包括人生, 你我的故事, 都是虛妄 (念相本來就是虛的), 但我們以為其堅固真實, 騙自己一生
  • 只要承認有"我", 而把自己和"我"創造出來的任何現象綁在一起, 被這樣的結合欺騙, 自然就有一個因果好談。個人及集體因果同時在作用, 透過每一個瞬間, 帶來一個交會, 共構出一個業力的互動
  • 時空的觀念, 其作用為把我們困在局限裡, 把幻覺當作真實。事實上, 所謂的"浪費"了多少時間, 也不值得計較或覺得可惜
  • 這個人間, 是"我"投射出來的; 我們一切的痛苦,  也都是"我"製造出來的。只要有"我", 就自然有因果, 也自然有時空, 有了時空, 接下來有世界, 有宇宙, 有生命。只要還有"我", 便受因果的作用, 故還有"不動", "在", "一體", "定" 或"法"好談
  • 醒覺過來後, 其實什麼都沒有發生, 本來就是如此。假如還有一個發生, 它本身又落回在相對的狀態/範圍, 只有相對的範圍, 才有"動", 才有時間的觀念, 才有個比較
  • "發生" 是人頭腦設立出來的, 是透過頭腦的邏輯, 不斷地做一個二元的比較(前面, 後面二個點), 有前, 有後, 才有發生; 頭腦再另外再加上空間, 時空的觀念---"發生"意謂"動力", 為頭腦的產物。
  • 全部你頭腦可以想到的, 自然建立一個時空的觀念, 而有一個過去。全部你可以想到的, 都是過去了。你任何觀念, 你現在想的觀念, 它已經是過去了。而過去, 它不可能再重複自己, 除非你透過記憶, 把它再帶回來
二元對立
  • 須要三點, 才能讓二元對立的邏輯發揮作用: (1)一個在做的"人"(有一個"人"在做, 人為主體), (2) 一件事被做(事為客體), (3) 做 (動詞, 動)
  • 就時間或空間而言, 至少要有三個點, 透過第三個點, 才能比較釐清其他兩個點的時間或空間所在
  • 二個點只能表達(二個點)彼此的相對位置或關係, 至少要有三個點, 透過第三個點的位置來看, 才能比較釐清這兩個點的所在
  • 二元對立, 離不開至少三個點, 做的人/做(動)/被做的對象之區隔, 才能在時空成立。若無此三者之區隔, 其實也沒有這個世界, 一切我們所認為的人間百態, 也就突然消失了
  • 事實上, 沒有人在做(no doer), 沒有東西好被做 (nothing to be done), 做(動)仍是頭腦的產物, 是透過業力所組合


  • 若自己主觀上先有了罪的制約和認定, 便會以罪的方法看世界, 一種負面的觀感----要談修行, 根本不可能---- 認為自己有重重的阻礙(罪), 需要漫長的時間, 透過善行, 人生徹底的轉變, 才可消除罪, 才有機會從新開始
  • 站在整體, 沒有什麼東西叫做"罪", 也沒有什麼東西叫做"好", "壞", "有意義", "無意義","有目的","沒有目的", "公平", "不公平", 善人, 惡人, 修行, 世俗
  • 人, 世界, 一切都是頭腦投射出來的, 再去批判好壞, 是個大妄想
  • 一切所講, 可以表達, 可以想像的, 都不存在---都還是我們用有限的聰明, 透過二元對立的語言或思考的邏輯來描述不可能被描述的整體, 然而, 局限, 是永遠不可能描述無限的
  • 罪業本空由心造,心若滅時罪亦亡; 心亡罪滅兩俱空,是則名為真懺悔。

practice
  • 只要有任何念頭起伏, 想做一個判斷或批判, 告訴自己: 這個不是我, 這不是真實的我; 就連看到最美的風景, 還是提醒自己: 這不是真實, 不是真實的我, 這一切, 都是頭腦投射出來的
  • 若做不到,反彈太激烈,反彈之後---剛剛反彈的, 不是我, 不是真正的我
  • 若念頭太多,反彈太重, 可先將自己的煩惱和反彈交給佛或上帝, 神沒有問題, 故把自己的問題交給神, 自然也沒有問題-----外頭的問題自然會得到妥善的解決, 內心的反彈自然消失
  • 提醒自己: 我已經圓滿, 我和神從來沒有分手過, 我就是神, 神就是我, 都離不開一體
  • 參, 這個批判的人?是誰? ;有必要批判的人, 是誰?; 有必要分享自己看法的人, 是誰?; 還有話好說的, 是誰? 


解脫, 修行
  • 解脫是跳出任何人間百態, 跳出任何人類的元素(human-ness)---亦即, 知道任何東西, "人"都是由頭腦的投射創造出來的, 本身並不存在。這包括業力, 也包括"我", "你", "他", "一切", 都沒有什麼獨立的存在好談
  • 這一生所有煩惱的來源---放不過這個世界, 別人, 及自己
  • 因為放不過這個世界, 別人, 及自己, 才會有一個修行的觀念---因為對自己或別人不滿意, 才會想要解脫
  • 解脫的理想, 不光為了自己得到解答, 還想為世界, 人間找到解答, 希望把這個世界變成比較公平, 救世界一把, 修行的目的為讓自己跳出來, 也帶著這個世界好轉----種種用心都離不開"動", 離不開追求, 離不開轉變----這一生就被這樣被騙了
  • 修行的目的---成為一個"什麼都不是"的人
  • 你從一個局限的框架來看這整體, 無論出發點或最後的結果, 最多也是在同一個框架裡, 受到此框架的限制。解脫還是腦海的產物
  • 真正的解脫, 沒有什麼解脫好談; 因為我們人本來就是解脫的, 只是不知道自己已經解脫, 而還有一個解脫可追求
  • 我們人, 人間都是一個妄想, 想要解脫, 想要修行----一個妄想, 接著一個妄想, 以為可以從妄想的世界解脫出來, 這本身就是荒謬
  • 樣樣可以體驗的, 表達的, 和真正的你都不相關。假如你肯定任何的體驗, 甚至對此做出反彈, 其實還是跟著因果在轉, 把自己落在一個角落, 落回這個制約
  • 一切所看到, 所理解的, 所想像的, 跟你的真實都不相關。你自然地看著一切來, 一切走, 不把一切當成真實, 也不用做任何的反彈
  • 站在一體, 需要幫忙的人(被幫助的人)不存在, 幫助別人的人也不存在, 幫的動作本身也沒有"我"的存在, 做(動)仍是頭腦的產物,繼續做下去,----臣服的做來表達每一個行動, 是生命反過來帶著這個肉體, 來完成它的作業----生命只會帶著我們做友善的事
  • 過去累積的業力和制約, 最多是讓它自己展開, 讓它自己延續下去, 它自己會消失, 或轉到別處。一切, 和真正的你, 都不相關---這才是真解脫
  • 人間是場神聖的遊戲---我們活在人間就像活在一個幻相中(mirage),我們順著這個幻相在遊戲, 不和任何幻相對立
  • 真正解脫了, "我"會消失, 人所理解的這個世界和宇宙, 也就同時消失了----是故, "我"會抓住"有"的境界和頭腦的產物不放, "我"靠著這種方法生存, 故"我"不會輕易地放過你我
  • 真正的修行, 其實是跳出任何"人"可以想到或描述的性質或範圍(e.g., 好人, 聖人, 開悟, 完美)
  • 修行是要解開"人"所帶來的任何觀念,特質和限制
  • 不斷地讓念頭所帶來的虛幻消失---將此落實在生活和每一個組胞的體驗中
  • 修行走到底, 這個底 (其實是沒有底的), 也不是真實; 任何東西, 都不是真實
  • 真正的修行什麼都不抓 (ps.頭腦總還想抓一點東西, 哪怕是最虛無飄渺的錯覺, 這是頭腦的本性, 頭腦賴此生存,若什麼都沒有, 頭腦受不了,會崩潰), 什麼都沒有, 就像一個人從山頂往下跳, 墜入一個碰不到底的意識海 (無底洞), 沒有任何安全感, 沒有一點可以確定, 這才是解脫了----就連這也沒啥好講的, 也不是真實
  • 差別在於: 站在人生的制約在看一切 vs. 站在無限大的整體在看
  • 修行, 生活永恆的部分; 修行與生活可合一, 不相衝突
  • 站在修行, 最多只要面對"我"; 過去大聖人所留下的sadhana, 最多也只是把"我"化解, 解散
一切都好
  • 一切都是意識 (consciousness-only); 意識外, 什麼都沒有; 只有意識是真的
  • 意識=空=包含無色無形和有色有形
  • 透過腦, 身體, 均不可能開悟; 因腦及身體, 二者均為局限/有限, 永遠跳不到無限大的一體(即意識)
  • 最多只能是意識觀察到意識自己; 你, 最多就是這個意識
  • 一般所謂的"意識", 仍是頭腦的產物, 本身就帶來不必要的局限---它本身還含著一個觀察的動力, 區分出觀察者和被觀察的對象
  • 一個人就連參到一切都是意識, 還是認知所帶來的理解。這個理解, 仍要透過參, 將其打碎
  • 領悟到一切只有意識---但此領悟, 仍離不開制約, 須將此制約解開, 消失
  • 凡是有可以領悟到, 或是還可以表達出來的任何境界, 本身還是個妄想 
  • 一切都好---對生命最大的肯定, 承認宇宙不會犯錯。一生中的任何遭遇, 都是剛剛好。一切, 也只是業力的轉變, 讓你得到學習
  • 一切都好---對任何事, 任何災難, 打擊, 都抱持這種態度, 自然會發現它們無形之中就消失了。過去想不通, 無法接受的, 也自然想通了。任何結, 也就自然解開了
  • 假如一切都是意識, 而你也是這個意識, 何必讓一生在計較, 煩惱, 籌備, 計劃, 追求之中過去? 有什麼值得你傷心, 過不去, 追求, 想得? ---你就是不放過, 也沒有一個東西是真實的; 跟你放不放過,其實一點也不相關
  • 妄想本身不存在, 有什麼好放過的? 有什麼好原諒? 有什麼好解釋的?
  • 你是沒有生過, 也沒有死過的意識, 你本身就是---在, 覺, 樂
  • 人生其實沒有什麼目的。目的這二字仍是頭腦二元對立的產物---人需要一個目的, 存在需要一個目的, 目的帶來種種的動, 種種的找尋, 種種的追求。有了目的, 痛苦就來了
  • 醒覺, 和任何目的沒有關係。是醒覺來換醒你, 是"你"不相關。你追求不來的。成熟了, 時間到了, 你自然就醒覺過來
  • 隨著一切, 讓它們來, 讓它們走---我已經早就不用做判斷, 甚至就連"好"都是多餘的
  • 宇宙不會犯錯, 也沒有什麼對錯好談。所謂好壞也是相對的, 是透過頭腦二元對立所分別出來的
  • 人生是念相的組合, 一定隨時都在起伏---無常
  • 只要我們落在人間, 有一個"我"的觀念, 業力就在眼前, 痛苦,煩惱也就是這樣跟著來的
  • 人間所見的好壞現象, 轉機, 危機, 都還只是念相, 沒有什麼好去計較, 或期待的
  • 從更高的層面來看,其實沒有人被欺負, 也沒有人去害別人, 沒有受害者, 也沒有加害者。任何觀念, 人所扮演的角色, 連"人"本身, 都是妄想, 都是頭腦化現出來的, 離不開頭腦的制約和限制
  • 若肯定這些虛妄的現象是真的, 甚至再接著反彈, 這本身會讓我們進入這個虛妄的人間, 任由業力把我們捆綁起來。反過來,若能接受生命所帶來的一切考驗, 本身已經在提醒自己, 這一切都不是真實
  • 若忍不住反彈, 看著自己的反彈, 透過下一個瞬間, 讓它消失, 這麼一來, 又回到一體, 沒有什麼發生, 也沒有什麼了不起, 你也沒有因為反彈而失去了一體,一切都是還好
  • 面對一切----隨你來, 隨你走 
  • 承認一切安排得剛剛好, 在那個時點上, 讓我們做一個選擇---選擇放過它
  • 臣服---讓一體出現在瞬間
  • 對生命完全信任, 相信生命不會犯錯, 一切都剛剛好。讓一體/上帝帶著我走
  • 無條件地接受或放過眼前一切 (現象, 人, 東西, 存在), 不作任何反彈, 事情來, 事情走, 和我們不相關---本來所認定的問題, 不費力地, 它也自然地扭轉了
practice
  • 一天當中, 面對任何東西, 任何人, 任何事情, 無論好壞, 提醒自己: 一切都好
  • 含著此念頭---我對這個宇宙充滿了信心, 我知道宇宙絕對沒有什麼對錯好談的,一切, 都是剛剛好
  • 我有這個身體, 這個身心, 最多也只是在反映過去種種制約所帶來的變化, "我"本身也是業力所組合的念相, 沒有什麼好壞可談的。好壞本身也只是業力的產物

醒覺, 恩典, 註定
  • 醒覺, 要靠恩典
  • 是否醒覺, 是註定的
  • 恩典跟任何生命的狀況都不相關。醒覺和任何狀況也沒有關係。時間到了, 一個人自然就醒過來了, 急不來, 也慢不了。這個時點, 不是你我可以決定。它是靠生命原始的力量, 帶著我們走, 來決定我們該不該醒覺, 時間到了沒有
  • 成熟度和練習不相關, 跟功夫不相關。任何練習, 最多只是幫助我們安靜, 消失一些念頭, 把限制或阻礙挪開。但是, 到最後, 那個剎那, 要醒覺過來, 跟我們任何作為一點關係也沒有
  • 了解了上述情況, 一個人只可能接受一切。對任何危機, 都不用做任何的反彈或埋怨。充分地知道一切都是完美, 都是生命的安排, 讓我們早晚完成這個旅程。你就不完成它, 它也會完成自己。
  • 你就是帶來阻礙, 期待或焦慮, 也沒有用。最多只是稍微延後一下這個旅程, 它本身還是要完成它自己。你的任何"做"或"不做", 對醒覺沒有影響, 和眼前狀態也不相關。反而, 不去阻礙,樣樣也就順了 (但這個順, 乃是表面的)
  • 醒覺只有在瞬間才會發生---臣服於/不斷地回到瞬間 (瞬間=這個人間/世界和一體/醒覺的交叉點)。臣服於/不斷地回到瞬間---人唯一的自由
  • 事實上, 只有一體/醒覺。但因為人的頭腦扭曲, 誤認為有世界/有因果, 誤認自己沒有自由, 故誤認為一切註定----若知道世界/人間是虛幻的, 則了解每個瞬間只是個幻覺, 故在每個瞬間臣服, 接受一切, 讓幻覺來, 幻覺去, 不再肯定幻覺。----事實上, 沒有什麼東西叫做自由或註定, 你本來就是自由的, 但受到腦的制約,不知道自己本來就是自由的。故沒有什麼叫做註定, 人間只是因果法則的運作, 讓因果來去, 不理會它 
practice:
  • 一天下來, 對每一件事, 我都可以接受。我再也不阻礙和抵抗, 快樂或煩惱, 均輕鬆地接受, 大小危機, 也全部接受, 也就讓樣樣完成自己
  • 對任何東西沒有期待, 沒有要求, 沒有抵抗, 讓它們來, 讓它們去
  • 早上睜開眼睛, 第一個念頭----上帝/生命/佛陀, 謝謝, 感謝你又給我豐富完美的一天; 我對你沒有任何要求, 一切就隨你吧, 你要怎麼安排, 都可以,我對你充滿信心。知道一切老早都圓滿, 不可能比現在更圓滿
  • 晚上睡覺前, 最後一個念頭---上帝/生命/佛陀, 感謝今天讓我活過那麼完美的一天。我對你沒有任何要求, 一切就隨你吧, 你要怎麼安排, 都可以,我對你充滿信心。知道一切老早都圓滿, 不可能比現在更圓滿
  • 如此臣服, 一個人自然把自己交給生命, 讓生命帶著走; 念頭來, 不在意, 輕鬆地放過念頭。知道任何念頭都不存在, 讓念頭完成它自己---沒有答案的寧靜, 本身就是答案

Don't take yourself seriously, Don't be too serious

  • 認為某些話有用,某些事有意義 (例如, 自己變強大, 提升自己, 幫助別人, 幫助社會)---有用,無用的分別, 本身是個大妄想, 還在認為人生的所有價值觀念(仍為制約)是真實的存在
  • 真正的修行, 其實是跳出任何"人"可以想到或描述的性質或範圍(e.g., 好人, 聖人, 開悟, 完美)
  • 這個超越"人"的境界 (無我, 無人), 才是我們的本質
  • 連"人"其實都不存在---人本身是頭腦的連貫關係(因果)的組合。沒有一個具體的東西叫做"人"; "人"只是資訊的集合體, 是一粒籽落在意識海裡, 透過五官拼裝起來, "人"並沒有一個真實獨立的個體性或本質(sustantiality)
  • 任何體, eg., 身體, 身心體, 靈體等, 只要我們認為是一個獨立存在的體, 參下去, 自然會發現都不存在----任何體, 都是因果的組合, 最多只是資訊, 再加上種種關聯而架構起來的
practice
  • 清楚地知道---任何眼前所看到的人, 所見到事, 所體驗到的感受, 都是由一體演變出來的相對境界, 沒有任何代表性, 非獨立地存在---最多只是看著樣樣百態, 充分知道它不存在
  • 自己不存在, 這個人不存在, 眼前的東西不存在; 沒有一個人, 一個東西, 真正存在。假如不存在,你我何必那麼嚴肅
  • 任何東西, 不管自己認為有多寶貴, 多麼珍惜, 或值得跟別人分享, 何必拉著臉, 皺著眉頭, 把樣樣看得那麼真實? 還有什麼東西, 可能有絕對的重要性?
  • 這一生, 再也不嚴肅, 再也不會讓任何東西或任何人, 把我帶走。過去因為自己不清楚, 所以被騙走, 以為樣樣現象都是真實
  • 還有什麼東西重要, 值得我和別人分享? 還有什麼東西放不過, 認為有絕對重要性? 甚至需要和別人分享?
  • 你會發現, 心自然會安定下來, 最多順著這個世界走下去。本來想講的話, 自然不想講了。放過一切, 放過這個世界, 也就自然寧靜
  • 沉默, 自然變成你最好的朋友
沒有世界好救, 沒有善事好做
  • 真正的修行, 其實是跳出任何"人"可以想到或描述的性質或範圍(e.g., 好人, 聖人, 開悟, 完美, 救人, 救世)
  • 修行是要解開"人"所帶來的任何觀念,特質和限制
  • 一切都是一個大妄想, 好壞是個大妄想, 有事好做是個大妄想, 有人好救是個大妄想, 這個世界本身是個大妄想
  • 一個虛妄的"人", 非要幫助其他虛妄的"人",建立一個比較好的虛妄世界, 完成一個比較好的虛妄生命, 帶給虛妄的"大家"比較好的虛妄結果
  • 事實上, 誰也救不了, "救"是個妄想, "拯救者" 及" 被拯救者"都是個妄想, 都是頭腦的投射
  • "人"和"人生"都是頭腦的投射, 根本沒有一個"人"好救
  • 做善事 karma yoga --- 透過"動"再加上"善意", 讓頭腦的雜念降低, 讓頭腦被善意的振動包容, 甚至跟著一起振動, 而達到身心合一。----善的行動, 讓善事帶著自己走, 讓意識從頭腦落到"身體意識"的層面, 而減少頭腦的作用; ps. 一體意識也會落到身體
  • 然而, 一般的做善事, 頭腦還有一個分別, 區分什麼是好, 什麼是壞, 或認為做善事是為了得到一個成果---仍落在頭腦二元對立的邏輯在談
  • 一個人內心平靜, 和宇宙合一, 當然只可能做善事, 說善意的話
  • 首先要先自己醒覺過來, 才去顧慮到世界 ----世界是虛幻的, 救或不救世界, 幫或不幫他人, 則會有不同的智慧方法; 被救者是虛幻, 救是虛幻的, 救人者是虛幻的。若有能力, 仍應儘力而為
身體不能醒覺/開悟
  • 呼吸, 觀想和其他meditation方法, 讓注意力落身體--- 意識落在身體, 從腦二元對立帶來的念頭挪開, 但身體還是有個身體意識 (body consciousness), 雖然身體意識不像頭腦有那麼豐富的分別, 還是離不開二元對立, 只是分別的作用心較單純
  • 身體也離不開"我"的觀念; 身體的形相是建立"我"重要的一環, 一樣受到限制, 也是念相的組合
  • 身體沒辦法開悟, 腦也沒辦法開悟
  • 透過任何身心的練習或功夫, 都不可能解脫; 因為解脫, 和身心的任何動或動態一點關係都沒有
  • 不把自己等同於肉體或身心,一體也就自然浮出來了
  • 只要頭腦可以想出一個和醒覺相關的觀念, 依舊是頭腦的產物。本身還是落在制約
  • 只是因為你我想不通這一點, 所以才有一個醒覺好談
  • 我是醒的, 我從來沒有不醒, 醒覺是我的本質, 是唯一的真實
  • 透過這個身心, 再怎麼追求, 也不可能追到; 反而是把身心挪開, 消除頭腦的污染,一體自然現前
  • 假如仍有一點身體的意識存在,我們也解脫不了。要超越這個身體太難了, 只有徹底把"我"的來源徹底根除, 才有可能, 而根除之法, 是把"腦"落回"心"---參
  • 把有限的身心輕鬆落入無限的一體, 讓它融化為一體; 身心自然就成為一體的工具; 需要就用, 不用, 就把身心挪開
  • 醒覺不靠時間, 不靠努力, 它本身就是我們主要的性質
  • 與腦相比較, 身體(沒有神經,沒有邏輯, 沒有念頭,與動物, 植物較類似)較接近一體
  • 透過身體,人不可能開悟: 只是認為/承認身體是真的, 即落入相對/二元/.因果的境界/系統, (落)在此相對/二元/因果的境界/系統中, 人不可能開悟
  • 把頭腦的全部幻覺切除/挪開,一體即浮出
  • 瑜珈無法開悟/解脫---瑜珈乃透過身體的練習, 故瑜珈無法開悟
practice

  • 一切, 可以想到, 可以做到的一切, 跟你我的真實都不相關
  • 把自己當作一具屍體---念頭來, 讓它來, 念頭去, 讓它去
  • 一具屍體不可能會計較, 也沒有什麼好計較, 這個世界跟"我"老早已經不相關
  • 我最多像一具屍體, 在這裡休息; 讓這個世界輕鬆地追過去, 像風一樣地過去。我連放過這個世界, 都不需要; 這個世界也老早就放過我了
  • 沒有任何東西想分享, 或值得我注意; 一具屍體, 哪裡會想? 哪裡會注意?
  • 讓我每一個細胞都體會到死亡, 徹底死亡, 全部死亡, 一點一滴, 沒有什麼捨不得丟掉; 一生, 也就到這裡
  • 在這個死亡當中, 你會發現---你還可以做見証, 可以知道自己死亡, 可以知道一切跟你不相關, 可以知道你一層層沉澱下來----細微地知道, 不想動, 不想思考, 這個知道本身是輕鬆, 是自由, 是歡喜----它本身就是最輕鬆, 最不費力, 最根本, 最簡單的狀態, 小到不能再小, 簡單到不能再簡單, 也就是 the least of all things---這就是我們的本質, 停留在這個狀態, 若又出現念頭, 則參


Reminder
  • 人活在世界上, 一定會有念頭。念頭進來不是問題, 不讓念頭走過才是問題---任何觀念, 或念頭起伏, 也就讓它自然消失
  • 成為一個什麼都不是的人
  • 不斷地讓念頭所帶來的虛妄消失---將此落實在生活或每一個細胞的體驗中
  • 無條件地接受或放過眼前一切 (現象, 人, 東西, 存在), 不作任何反彈, 讓一切存在, 事情來, 事情走, 和我們不相關; 本來認定的問題, 不費力地, 它也自然扭轉了
  • 不斷地回到一體(和一體結合), 一體就變成我們的全部
  • 在這個世界, 沒有一樣東西, 或一個人可以影響到我們的真實, 或可以對真實帶來什麼傷害
  • 沒有問題想問, 沒有答案想尋, 想找
  • 透過放棄或看穿全部的"非真實non-reality", 我們才可稍微體會到"真實reality"
  • 放下被我們隨時當作一體的"非一體non-Self", 我們才能體會一體"Self"
  • 離棄一切被我們當作真相的"非真相non-Truth", 我們才可以對真相"Truth"有一些認識
  • 因為我們將一體意識落在二元對立, 故我們從無所不在, 落入痛苦的人間
  • 所想到的全部問題,都還是站在"有", "做"和物質的層面發出的
  • 我們站在二元對立狹窄的領地 (頭腦投射出來的境界, 包括這個世界), 在看這個整體。可以想像的, 講出來的, 或是可以得到的, 本身還是離不開二元對立, 離不開虛的因果
  • 沒有一樣我們可以認知的, 是真實的 (real, reality)
  • 眼前所看到的你, 我, 東西, 動物, 植物, 天空, 世界等, 全部都是頭腦透過業力的邏輯所包裝起來的產物; 這個世界本身就是業力的組合
  • 眼前所看到的一切, 為透過五官所建立的資訊, 再透過頭腦所產生的關聯(制約, 因果, 時間先後), 才建立起來的。 沒有因果, 其實也沒有世界好談, 更沒有時空。有了因果, 才決定了人間
  • 科學家用測量工具想觀察這個世界, 但其所得到的測量數據, 被其測量的工具/方法所決定/制約。就人間而言, 因果就是人類用來觀察/測量的工具/方法, 因果制約/決定了我們所可以看到,體驗的世界。ps: 事實上, 連從事測量/觀察的科學家(或一般人類)本身/本人, 也是被制約的
  • 真正的自己,(神聖的自己=我=神=一體) 才是生命的主人。很痛苦時, 暫時權宜之計: 在很痛苦的一刻, 可暫時把這個神聖的身分, 挪給一個"他者", 用誠懇的心, 做一請求, 上帝(佛陀, 耶鮮, 菩薩...), 請把我全部的惱或是罪全部帶走, 就讓我把這些痛心交給你吧....這個請求, 只要真正誠懇, 多次重複,本身就帶來一個安慰的力, 遠遠超過世間所能想像, 此方法可得到安靜 
  • 生命唯一靠得住, 唯一的常態就是: 變化, 無常。透過每一個瞬間的變化, 自然發現一個共同點---有一個東西不動。注意力自然從眼前所體驗的人事物, 輕鬆地落到後面 (那一個不動的點)
  • 勿把注意力落入某一個角落, 把自己等同於眼前的形相
  • 一位好的老師, 和我們的一體從來沒有分開過; 你我聽一位好的老師在講課, 其實就和聽自己在講課是一樣的, 也可說是一體在和我們講課, 我們自然會用心聽, 而不是用腦聽
  • 一切, 一切都是頭腦投射的, 沒有什麼是真實
  • 我本來就是永恆, 是神聖的; 沒有生出過, 也從未遠離; 我在每一個角落, 又同時不在任何角落; 我樣樣都知道, 但是, 知道什麼? 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說得出來的, 都是語言的局限; 沒有一個東西有實質的存在, 沒有開始,也沒有結束
  • 一切都是一體, 除了一體, 沒有第二個體, 一體到底; 沒有因, 更不用談有果。沒有因, 當然也沒有"我"。沒有一件事需要有理由, 我自然可以接受一切
  • 絕對的真實就在我眼前, 最多我也只能把相對無常的現實挪開, 真實自然就浮出來了。我最多也只是知道, 任何現象都不是
  • 任何真理都不存在,任何東西都沒有"我" (獨立的存在), 也就自然只能放過世界, 放過自己, 放過別人, 讓一切存在。全部的念頭來, 走, 我都可以放過; 也就自然發現, 我和這個世界不相關; 眼前發生的每一件事,我都可以放過, 也就自然寧靜
  • 沒有什麼叫分享, 沒有分享的對象, 沒有分享的"人", 連分享的動機, 本身還是一個大妄想
  • 沒有一個東西, 一個人, 一件事可以傷害真正的你, 或讓真實消失。唯一要擔心的是, 東西, 人, 事, 會不會把我們帶走, 讓我們的注意力陷進某一個角落, 爬不出來
  • 做, 做的人, 做的事, 都是一體, 沒有虛妄的區隔
  • 這一生要上班, 離職, 創業,結婚, 離婚, 交朋友, 有東西或事業累積, 有家庭, 沒有家庭, 參與領導或組織, 都沒有矛盾, 都可以做, 想做啥就做啥, 扮演任何角色都可以, 這都不是重點---最多只是讓業力完成它的周轉, 不去干涉它
  • 重點為----不再把自己和這些綁在一起, 不會緊到沒有一絲縫隙, 沒有一點空檔, 以為自己就等同於這些所做的事, 所扮演的角色
  • 我們可以做一切, 但沒有依附, 沒有執著, 而不是什麼都不做, 一個人跑到小山洞, 離開世間
  • 沒有一點一滴可以累積。沒有一個觀念, 值得留下來。沒有一個東西, 一個境界, 一個狀態, 可以去得到或期待
  • 沒有任何東西可以要求, 沒有任何東西想得, 想取得, 沒有什麼東西好抱怨
  • 全部交出給生命/上帝/心中的在, 也就這樣子, 跟著生命走下去, 走到哪裡, 也無所謂, 也沒有什麼追求, 最多只有不斷地肯定/臣服, 肯定每一個瞬間所帶來的奇蹟, 不斷地帶來一個新鮮的開始, 一個 reset, 每一個瞬間都是一個 reset, 都是重新開始
  • 你來到這裡/現在, 一切都是生命安排得剛剛好
  •  把自己(小我)化掉,化到衪中間 
  • "我"做一個見證者, 最多還只是個過渡的階段----"我"最多只是在做個見證, 做個觀察; "我"本來是很厚的一層膜, 但漸漸開始衰弱, 變薄, 開始讓一體活出衪自己,所以一個人才會自在; 但還是有"我", 知道自己歡喜, 還是知道。→等到一個人完全不去分析, 不去知道, 不去刻意知道或不知道, 這樣一來, 但真正自在起來了, "我"真正退到後面, 退到一個小小的角落, 前面全部只有一體, 一體活出來衪自己
  • 只要你還可以去分析, 可以去表達 (eg., 一個人在自在, 一個人在服務, 一個人在快樂), 還是"我"在作業。當"我"稍微讓步了一點, 祂又變回成主角
  • 一個人若真懂菩薩道, 他不用刻意去做善事, 他自然會去服務, 而且服務得很快樂, 你問他為什麼快樂, 他也講不出來----他沒有再追加一個層面在想, 在分析, 在看, 在做見証
  • 一個人不斷地做一個見証者 (watcher), 見証 (watch) 這個小我, 每一個念頭/動作, 不去干涉它, 只是被動地做個見証, 做一個觀察---這樣子, 念頭漸消失, 頭腦開始淨化。接著, 等到某一天, 這個見証者也消失了, 這個見証者退退退, 退到一體, 突然是一體在觀察一切。一體在觀察做/不故/眼前所看到的一切。中間這個膜 (小我/見証者/觀察者),消失了, 這麼一來, 就醒覺過來了
  • 上述可採參---不斷地問自己: 為誰, 在觀察? 誰, 還知道有個觀察者? 觀察的人是誰? 誰還知道自己在觀察?----參到底
  • 醒過來後,什麼都沒有發生。你最多只是退到一體, 一體從來沒有離開過你, 什麼事情都沒有, 沒有一個動力。做或不做, 一體清楚地帶著你走, 沒有一個"我"在刻意, 在規劃, 想去做一個影響, 想去爭取  
  • 把眼前所看到的, 當作有絕對的重要性, 這本身就是被帶走。而一個念頭的轉變, 也最多這樣子, 又把一體找回來了
  • "被帶走"---- 你完全投入眼前的事情, 你忘記你還有另外一個身分, 還有一個更大的層面在等著你; 你認為眼前的事情/發生, 它有絕對的重要性, 是唯一的選擇, 唯一的可能, 你隨時被它帶到相對的層面/邏輯/意識
  • 隨時做到一個見証者, 看著自己, 知道眼前在面對事情, 有時投入/不投入。雖在人間做事, 做完事後, 隨時可跳回來一體, 不斷地提醒/觀察自己,莫將真正的你/一體忘記/忽略掉了。即使偶爾忘記/忽略了, 只要想起來, 又撿回來了, 什麼都沒有損失, 什麼都沒有發生, 不需要責備自己, 不需要懺悔---一個瞬間發現自己忘記了, 下一個瞬間又回到一體; 其實, 你從來沒有離開過一體。你就算是在做事, 忘記了, 想起來了, 衪/一體還在等著你
  • 不用刻意去做練習, 俾期能在兩個世界之間轉換。輕鬆地, 隨時接受眼前這個瞬間所帶來的一切, 隨時在肯定, 這本身也是一樣達到同樣的效果
  • 自在地做事, 歡喜地做事, 好像讓事帶著你走/做, 你在臣服中, 把自己老早交出來了---這樣一來, 一個人隨時在生活中, 講話中, 吃飯中...沒有念頭,是宇宙帶著他走/做事/吃飯/回答, 沒有矛盾
  • 沒有一個"人"在做事, 沒有一個"做者", 因為這個"做者"老早已經交給一體/生命。一個人雖然沒有念頭, 但他隨時都在動, 可以做/運作--- 心流, 由心帶著你走, 你本來就自在, 不需要再多一個層面的念頭在觀察自己 (不需要再用力觀察自己,不需要見証/觀察, 不需要做見証者)。見証/見証者只是過渡時期所需要: 自己作一個見証者, 自己看著/觀察自己, 提醒自己莫太投入人間, 誤將人間看得有絕對的重要性
  • 最後, 連一個見証者, 觀察者, 都懶得做。 一個人做一個見証者, 其實最多只是"站在一體在觀察" (觀察一切)---- 因為"認有"小我, 故認為眼前看到的都是真實的, 二者分不開。為解決此問題, 
  • 生命會帶著我們走下去, 走到哪裡不重要------若欲點出走到哪裡, 走到什麼東西, 帶來什麼轉變, 這本身又回到相的境界 
  • 完全信任一體, 不管了, 不追求了, 沒有什麼想得到, 沒有什麼期待---這樣子, 一個在隨時在禱告, 真正的禱告。真正的禱告, 最多只是臣服, 把自己的生命交給更大的力量/你/我/一體
  • 任何觀念, 意思, 意義, 都離不開"我"---- 這一生, 全部我們所看到, 觀察到, 體會到, 感受到, 都是從"我"延伸出來的 (我想, 我念, 小我); 假如沒有"我", 這個世界也跟著消失。醒覺, 最多只是隨時沒有"我", 世界跟著消失
  • 這個世界, 時空, 都是念頭組合的。醒覺, 最多只是隨時沒有"我", 世界跟著消失
  • 假如, 你突然發現, 沒有念頭, 你隨時在瞬間, 也不用去分析, 也不用去管它---你自然就會發現, 眼前全部所看到的痛苦, 過去所認為的煩惱, 糾紛, 不滿意, 隨時心裡好像有一個負擔.....全部都消失掉了, 而你也就快樂起來了
  • 我們最多只有一個覺, 這個覺, 是全部每一個瞬間的共同點----睡覺, 做夢, 醒過來的共同點; 這個覺, 是純粹的覺, 不分別的覺, 最原始的覺, 輕鬆地知道, 好像又不知道, 不需要把注意力擺在眼前的哪一個角落; 甚至可以說, 他懶得去專注, 懶得去分別, 懶得去比較, 輕鬆地站在整體,樣樣都知道, 樣樣都不知, 對它無關
  • 是一體來插頭, 來插對頭, 來消失我們全部的矛盾
  • 就是因為"小我/ego" 根本從來沒有存在過(根本沒有什麼東西叫小我), 一切是個大妄想,是頭腦投射出來的, 你才可以跳出來(跳出小我, 跳到一體)。假如真正有一個東西叫"我", 你不可能那麼容易跳出來---就是因為一切是虛的, 是假的, 在一個 virtual reality, 故全部可以讓它過去, 一個人,才可輕鬆地走出來/醒覺



重點---背下來, 當作咒語, 從早到晚提醒自己,一再地重複提醒, 它的深刻, 自然對念頭踩一個剎車, 作用就像持咒一樣 
不斷地提醒自己這些重點, 生命樣樣會簡化, 思考的範圍也簡化,我們自然變得輕鬆, 也就解脫了, 生命的質地變得輕盈, 不再那麼粗重, 明明什麼都沒有做, 卻已經在轉變, 純粹的快樂自然會浮現出來, 此一快樂, 和人間任何事情, 現象,都不相關, 就是我們的本性

我, 我懂, 我感受到, 我體會到, 我每一個細胞都領悟到
  1. 一切, 一切我所可以看到, 聞到, 體會到的世界, 都是腦投射出來的的一切---任何東西, 你, 我, 別人, 這個世界, 樹, 任何經驗, 修行, 生存, 領悟等等, 都還是離不開念頭或妄想, 一切都還只是念相, 沒有真實的本質好談的
  2. 我從來沒有生過, 沒有死過, 不可能生, 也不可能死。我是永恆的,這個生命, 一切人生所經過的, 跟真正的我不相關
  3. 每一個人, 每一件事都沒有"我"。完全沒有"我", 樣樣都沒有"我", 都是平等的。"我"是"我"的頭腦投射出來的。"我"反映因果, 而因果反映腦 (亦即念頭)。一切都沒有"我", 亦即, 承認一切的因果都是由腦投射出來的。從整體的角度來說, 我其實不存在。沒有任何東西有"我", 本身就沒有"我", 沒有存在的因。一般的存在看起來有一個連貫的因果關係, 都是腦投射出來的。我把人, 動物, 植物等形相當作真實, 才建立一個虛構的"我", 而畫分出一個世界, 一個生命, 一個人生, 一個故事。我不斷地在這個虛構的世界建立彼此的關係, 再加上過去的記憶和未來的投射, 自然不斷地強化這個虛構的"我"`。透過這樣的洗腦, 就這麼活過一生。"我"本來就沒有存在過, 也不可能從"我"解脫。連這個解脫, 都只是一個"我"在解脫。沒有"我", 哪裡有解脫, 哪裡有失敗, 哪裡有生命
  4. 強調沒有"我", 也就是說沒有什麼是衝著誰來的。我們所見的一切, 自己或別人所做的事, 自己遇到的情況或別人造出的狀況, 裡頭其實沒有任何個人的動機, 也不是衝著某個人來的。我們一般都會認為別人害"我", 別人欺負"我", 或者"我"要如何對付誰。在所有遭遇中都有一個"我", 作為個人的出發點。沒有"我"意謂: 任何這些事情沒有"我", 也就不重要, 都是妄想, 都是從"我"出發的。任何事, 只要去追察, 真正的來源是"沒有我", 也就是空, 我們都可以把它放過
  5. 不只沒有"我", 也沒有"法"。不只任何所見的都是"我"造出來的, 任何理解, 任何可以描述出來的觀念或思想, 本身依舊離不開"我", 離不開局限, 離不開妄想----人和人之間, 事和事, 經驗和經驗之間的差別, 都是神經系統造出來的一個迴路, 一樣是虛構的
  6. "我"不是真正的我。任何眼前所看到的, 不是真正的我。任何東西, 凡是可以表達出來的, 都不是真正的我。
  7. 我到底是誰, 我不知道。但我知道, 真正的我不是什麼。用任何什麼, 任何描述, 任何語言, 任何念頭, 任何原則, 都沒有辦法解釋
  8. 不是原則的原則, 就是智慧。智慧是知道---沒有什麼東西叫智慧,這就是智慧的起步。智慧的起步就是---樣樣都不是
  9. 智慧的開始是知道---沒有什麼東西叫智慧
  10. 鏡子前面所看到的,這個身體, 在說話的, 在聽你說話的, 眼前的你, 這件事, 所見的一切.....全部都不是真正的我。任何寶貴的領悟, 都不是真正的我
  11. 差別在於: 站在人生的制約在看一切 vs. 站在無限大的整體在看
  12. 一個人不斷地提醒自己樣樣都不是真實, 自然就循著"我念" (I-thought stream)的流, 一直走回根源, 這個根源就是一體
  13. 我們本身就是一體, 因為腦的干擾, 我們才和一體分離

一般的meditation: 專注, 透過方法, 讓念頭不斷的"動"踩一個剎車, 集中意識 ---小定
止 samatha (專注)
定 samadhi (小定) (當初佛教東傳, 譯師在譯經時, 採用音譯"三摩地"或"三昧"來表達samadhi , 而非意譯成"定", 因為samadhi 的原意並不只是"定"在中文之"落到一個小點的專注", 所能完全表達, 後人的論述都用"定"來談, 失去了原始samadhi 之更廣泛的意涵, 也造成許多誤解);故楊定一採用大定或小定區分----小定(samadhi); 大定 (sahaja samadhi, nirvikapal maha samadhi, 最高的定, 無想定, 無想三昧, 俱生三摩地, 自然三摩地, 本然三摩地)
  • 無論哪一種meditation方法, 都離不開兩種方式/法門---專與觀:  1.注(samatha, samapatti, concentration 將念頭達到一個"止")或, 2.照/觀想/觀(vipasyana, contemplation, 輕鬆地做一個見証); 二者常同時採用。e.g., 先專心唸咒 (專)→心漸安靜→不用再唸咒, 自然停留在觀, 後漸變成由咒語來誦我, 而非我誦咒。無論使用專或觀,念頭都會消失, 達到寧靜, 透過寧靜, 一體意識(本質essence)會浮出來, 讓頭腦休息。專與觀為二面一體, 可由專→觀, 觀→專
  • 無論用各式各樣的方法來meditation, 最多只是淨化頭腦的作用, 讓念頭消失
  • 任何meditation的方法, 只是一個工具, 讓我們可以找到自已(Self realization, 大我)---亦即即, 醒覺 (醒覺也只是意識狀態的變更---從局限落回無限)
  • meditation離不開二元對立的架構----主體守住一個客體
  • 有主體(我, 我去專注在一個客體), 有客體(呼吸, 某物體等,作為注意力所專注的對象): 亦可透過其他感官, 如觀想的眼根, 聽聲音的耳根等, 透過多個感官, 來得到專注; 持咒: 用口發出聲音, 耳根來聽; 以觀想守住心輪/即透過眼根的作用; 透過覺察氣流經過身體的觸覺, 來幫助守住注意力; 把全部注意力專注在眼前的蠟燭(呼吸, 觀想, 持咒), 甚至和蠟燭合一 ---此為功夫的產物
  • 直到最後, 主體(我)與客體合一, 透過這樣的過程, 把念頭消失, 徹底達到念頭的止
  • 主體和客體合一, 沒有"人"在觀察, 沒有"東西"被觀察, 主體和客體的界線消失, 我們自然達到transcendence
  • transcendence 最多也只是讓念頭暫停, 而成為一個意識的門戶, 讓我們達到"止"的境界; 若能將此暫停拉長, 從一個瞬間, 延伸到下一個瞬間, 一連串的瞬間, 延續下去, 也就成為古人所稱的定或三摩地
  • 透過meditation來專注, 目的為讓主體和客體合併, 最終跳出時空---亦即, 用時空來超越時空
  • 如何跳出時空: 我們注意力集中在一點(時空某一點), 這個點會小到一個地步, 稱為"奇點" (singularity, point of anomaly, 意外的點), 透過奇點, 自然穿出時空, 到另一個意識領域; (ps. 奇點也可用於大到無限大)
  • 只要意識到了奇點(意外的點)的臨界, 就好像進入一個黑洞或白洞, 自然帶我們踏進另一個意識狀態 (超越/transcendence)
  • "定"和一般的"止"不同。一般的"止"最多是讓念頭停下。而"" 除了主體和客體徹底合一, 還含著一個無所不在的感覺, 亦即, 還是有一個意識知道, 但這個"知道"擴散到每一個角落; "我"突然是"你", 是"呼吸", 是眼前的桌子, 椅子, 是世界, 是宇宙; 意識可以到任何角落, 可以擴張到整個宇宙, 也可以縮小成不可思議小的點, 落到任何角落; 它可能是永恆的,也可能完全沒有時間的觀念; 重要的是, 還是有個"知", 這個"知" 沒有一個基準點, 好像像"知"知道"知", 沒有哪一個主觀在知道, 或一個客體被知道
  • 上述的meditation專注, 本身還離不開時-空 (時-空本身含著我們感知的架構, 任何可以用感官去專注的, 也離不開時-空的範圍)
  • 奇點, 還是透過時空來看世界; 站在這個角度, 還有一個奇點好談
  • 上述仍然離不開"有"或"做", 仍是站在"有"來體會, 最多是透過"動(專注)"得到"不動", 接下來, 還是會回到"動", 因為我們人本身的架構, 就是"動"和"有"所組合的
  • 任何人透過meditation功夫達到的止, 甚至是定, 無論持續多久, 這個定也只能說是短暫的。因為本來沒有, 突然有, 本身還是條件制約, 最多還是無常, 早晚還是得要回到人間; 甚至從這種定回到人間, 很可能無法整合經驗的落差, 而在心裡造出矛盾, 感覺處處不對勁, 感到透過定所帶來的止, 和生活無法相容, 產生嚴重憂鬱, 想從人間徹底捨離
  • 有些人會誤認為自己開悟, 講話變得很慢, 閉著眼睛, 帶著安靜的念頭, 不希望別人打擾這種安靜
  • 這種靜並不完全從心出發, 最多只是靠"不動"而來, 充其量只能算是"動"或"有"二元對立架構下對等(counterpart)
  • 透過專注帶來的定為小定
  • 勿把五官變出來的現象, 當作定的成就
  • 嚴格講, 欲透過時空, 跳出時空, 無論透過奇點或任何點, 都是不可能的; 最多只是把我們的注意力縮小或擴張到一個範圍, 讓它自然融化到一體, 我們也就自然超越了(transcendence)
  • 真正的超脫本來就有, 並非透過一個奇點或任何時空所帶來的點
  • meditation協助人進入寧靜, 幫助消失念頭, 把注意力集中, 但對意識的徹底轉變或醒覺是遠遠不夠的
四禪八定 (意識譜): 八定連同四禪一起算在內, 四禪八定仍為小定
中阿含經, 雜阿含經各別有描述四禪八定個別之的境界

一.前四禪:色界禪, 禪(dhyana)
  • 前四禪, 從初禪到四禪, 頭腦的種種"動"和念相 (念頭和情緒), 由粗糙到越來越細微細
  1. 初禪: 消失念頭, 初禪還有評估
  2. 二禪: 連念頭發生之前的"覺"和"觀"都已經可以停下來, 二禪有比較大的喜, 萎縮體
  3. 三禪: 離於喜欲, 所有情緒, 都可以看到在反彈, 而把它看穿, 讓它消失, 三禪有微微的樂
  4. 四禪: 身心合一, 念頭和情緒都是平等, 最多只是一個資訊, 無論什麼念頭, 不光是微細到一個地步, 甚至會停止; 四禪甚至連呼吸都停下來, 但還剩下一點覺察
  • 生理作用, 包括呼吸, 心跳, 腦波, 代謝, 全部會慢下來, 甚至停止
  • 透過四禪, 將念頭和情緒分開, 將其撫平, 甚至消失。念頭和情緒消失, 身體的變化也跟著慢下來, 甚至接近停止
  • 全部生命(一體)與感官的交會點為"瞬間", 此交會點也可當作感官所守住的一點(時空某一點)。在四禪中, 透過感官, 注意力專注在時空的某一點, 注意力(的焦點)和該點(時空某一點)合一, 自然把頭腦和情緒挪開, 才會有"止"的體驗。因為透過這個點(時空某一點), 不斷地專注, 讓注意力不斷集中, 自然會產生之前提過的"奇點", 讓我們的意識從一個迴路跳出來
  • 就好像時空的某一點(瞬間), 帶來一種扭力, 造出一種新的迴路, 故我們可以得到一種超越的感覺transcendence (超越平常意識的作用和範圍, 跳出它平常慣用的神經迴路)
  • 四禪還是站在有色有形的部分, 修行者站在有形有色有相的層面, 透過meditation, 進入越來越微細的境界,

二.後四定:無色界定, 無形無相, 四空定, 定 (samadhi) (仍為小定)

  • 守住一個點(時空某一點), 透過這個點(時空某一點)和修行者合一, 最後連整個時空的觀念, 甚至任何觀念都解散, 時空也就突然消失
5. 空無邊處定: 時間和空間帶來的實在感消失, 甚至帶來一種擴大的意識, 從局限, 開始有無限    的觀念。除了頭腦的作用穩定下來之外, 還進入一個"無色"的層面, But, 是誰在體會這個無色?這本身還是腦的作業, 還有個主體在體會什麼是無色, 所以, 最多也只是意識擴張, 並帶來一種空間擴大的體會。而且, 還是有一個"知道", 這個"知道"還是一個時空的觀念, 因果的反應

6.識無邊處定: 徹底從相對局限的意識範圍, 擴大到無限大, 永恆的地步。誰知道識無邊? 還是有一個主體在欣賞或見証這個意識, 而突然可以"體會"到什麼是無所不在, 還是沒有跳出時空

7.無所有處定: 連無限大的意識, 都可以看穿是空, 本身沒有一個獨立存在可以支持它。no-thing的狀態 (什麼都沒有的意識), 也就是一個"空"的境界。這個被知道的"空", 本身還是相對於"有"-----是站在"有", 知道一個"空"。此時, 念頭情緒起不來, 故有一個"空"的體會。然而, 這個"空"和人間還是有個隔離, 自然是"有"的對等, 本身還是離不開時空

8.非想非非定: 一切看到平等, 在和不在, 有和沒有, 空和有, 都達到一個平等, 這些觀念都已經不存在, 甚至連"無限"的觀念都已經消失。不但"知"消失, 連「"知道"知消失」都消失。But, 誰知道"知"消失? 誰知道"知道這個消失的 (知道知消失)"也消失?---本身還是要有一個可以對照的參考點, 哪怕再微細, 否則不可能知道---連"知"都不成立了
  • 守住一個點(時空某一點), 透過這個點(時空某一點)和修行者合一, 最後連整個時空的觀念, 甚至任何觀念都解散, 時空也就突然消失
  • But, 因為前面所守住的點(時空某一點)仍在空間或時間的範圍內, 所以在"空"的過程中, 仍帶著一個時間和空間的殘餘, 讓人還略略偏重在時間或空間, 自然會用永恆或無限大來表達, 而有一種無色無形的味道
  • 上述無色無形的定, 在表達上. 還是相對於有形有相, 可以用這樣語言表達出來, 故還是在時空的範圍內。雖然這些定本身沒有離開一體, 但如果徹底地站在一體, 就不會用一種排除其他的語言來談, 也沒有一個專注的語言好談----任何語言可以表達出來的觀念, 哪伯再微細, 甚至表達無形無相的境界或狀態, 本身一樣還是二元對立, 脫離不開有色有形的範圍, 還是沒有完全離開時空
  • 站在一體本來什麼都沒有, 什麼都圓滿, 就連四禪八定的分別都不需要。一切本來就寧靜, 我們不需要再加一個頭。就連談禪和定, 還是落在二元對立在說話
  • 四禪八定仍離不開時空的範圍
  • 四禪八定為一個身心淨化的過程, 不宜當作最高的目標去追求 
  • 四禪八定從粗糙到微細, 再到更微細, 甚至到"沒有"----這種相對的比較(粗vs.細),最多只是一種對比的表達, 仍然離不開因果, 離不開投射。最後, 頭腦的投射, 也離不開局限, 制約, 二元對立
  • 這些"禪"或"定"的表達, 仍然落在語言的限制裡, 就連(7.無所有處定), (8.非想非非定), 一樣受到語言的限制, 讓人難以理解。後人在理解上的退步, 或理解範圍離不開二元對立 (亦即, 時空), 使得後來對"定"的解釋落入二元對立的範疇
  • 儘管任何語言所表達的, 還是有相, 但因為佛陀當時要為弟子帶出整個意識譜的觀念, 故最多也只能用有形有相, 和無形無相來區隔-----區隔了, 佛陀接下來最多只能否定任何觀念, 任何定義。甚至希望弟子能否定語言所能表達,或念頭所能想像的一切。在空間, 時間, 或時空的範圍內, 都自然達到一個否定。透過否定, 來消失或放掉有限
  • 佛陀發現透過四禪八定, 仍無解脫, 欲解脫, 連這四禪八定都要超越, 後來, 有人把這個狀態稱為第九定
  • 只要用功夫可以得到的成就, 或意識狀態, 根本不可能離開二元對立
  • 功夫帶來的定, 為小定
  • 醒覺和二元對立不在同一個意識軌道, 故不受任何制約局限或二元對立的作業。二元對立和醒覺/ 一體, 不相關
  • 醒覺/一體,永遠是功夫所追求不來的。功夫所帶來的定, 還是停留在某一個意識的狀態。站在一體, 沒有狀態可談, 也沒有點可停留
  • 沒有次第的意識, 就是一體意識
  • 由一體意識所衍生的定, 沒有分段, 沒有次第, 為大定
  • 透過大定, 一體是活躍的, 不受任何限制, 也不可能用任何語言措述
  • 一個人領悟到reality, 可以完全重現四禪八定, 倒不需要去追求四禪八定。四禪八定也就自然變成一個領悟的成就, 而不是一個修行的目標
  • 透過四禪八定, 讓頭腦踩個剎車, 將念頭消失, 透過念頭消失, 自然得到一個超越的觀念---然而, 這種無思的境界, 最多仍是一個"思"或"念頭"的相對, 還是站在二元對立, 從'有"進入"沒有", 透過"有"體會到"沒有", 是透過念頭, 去體會無思, 無想---如此一來, 超越就變成了頭腦一般意識的反面; 而所謂的"入定", 則是從原本有思有想的"有", 進入到無思無想的"沒有"----此僅為暫時的定, 即小定---即使腦被心吸收掉了, 短期內沒有念頭, 但念頭早晚還是要浮出來, 念頭浮出來, 一個人和本來一樣, 還是無明, 還是投入人間, 仍認為樣樣堅實, 仍離不開因果

前四個色界禪和後四個無色界定, 為二個不同意識的軌道

  • 二者為不同意識軌道, 意謂---是透過"有", 或"空/一體"來看這個世界

1.前四禪

  • 還是在一個二元對立的範圍內集中注意力, 集中的程度越來越專注, 越來越細, 才會有初禪→二禪→三禪→四禪, 功夫的分階排序

2.後四定

  • 站在一體/空/在/無限大, 看這個世界, 最多只是在一體不同的特質上著墨, 本身沒有順序好談
  • 後四定較前四禪, 更為微細, 不像色界禪還有一個階段和次第
  • 無色界定, 在很微細的層面, 不受色相的阻礙, 可以隨時相互切換, 沒有順序的問題
  • 可以從無色界定的任一個, 跳到前面色界四禪中的任何一個, 不會有任何矛盾
  • 後四定, 本來就含著前面四禪, 兩者並不是互斥
小定(samadhi) vs. 大定 (sahaja samadhi, nirvikapal maha samadhi, mahasamadhi, 最高的定, 無想定, 無想三昧, 俱生三摩地, 自然三摩地, 本然三摩地)

  • 定是一個載體, 是一個承載意識的工具, 載著意識抵達一個安定的地方(目的)
  • 定所承載的東西為: 意識/覺察/覺知
  • 定為意識/覺察/覺知的載具, 載著意識抵達一個安定的地方(目的), 故成為身心轉變的工具
  • 定離不開"專注"
  • 定帶著一種動力或扭力的觀念

一. 小定 samadhi
  • 就小定而言, 定(載具)為: "意識"來"守住/專注時空的某一點"(例如感官所守住的點: 呼吸, 蠟燭, 聲音)。故定=意識/感官覺察+被覺察/被專注的對象(時空的某一點)
  • 意識/覺察/覺知和被被覺察/被專注的對象(時空的某一點)慢慢合一時, 乃生產定的作用
  • 頭腦要運作, 一定要有一個被觀察的對象(例如時空某一點),而這被觀察的對象(客體)必須和觀察者(主體)區隔, 亦即, 必須有一個主體和客體, 頭腦才能發生作用
  • 醒覺不是靠"動", 而是靠"在"---任何頭腦的觀念, 都還是在動的範圍內
  • 小定透過功夫, 也可以體會到永恆的現在, 但是, 有時會退回來, 回到人間, 而讓時空,因果延續它的作用, 而"我"也跟著起伏, 回復"我"的作用
  • 透過"有"(專注時空某一點) 所得到的小定, 本身最多只是透過"動"或"不動'而得到, 與大定不同
  • 小定要透過練習, 苦修才可以得到
  • 小定專注於時空某一點, 沒有念頭, 一體會浮出來, 但這種停留是一個專一性的狀態。一個人從小定出來, 回到頭腦的作業, 好像把一體忘記了---一體和人間帶著一種區隔, 煩惱也會起伏
  • 透過小定, "有"不可能消失, 也不可能走"沒有"
  • 小定產生的專注, 無論用什麼當作專注對象, 其實都沒有離開過時空, 最多只能把意識集中在某一個點, 而達到淨化
  • 小定只是個功夫的成就
  • 小定中有一個一體的意識, 跟"我'仍然有個隔離, 偶爾, 透過小定可以回到一體, 但回到人間"我"的狀態, 會感覺兩者之間有個隔離, 區隔, 甚至是互斥的, 故修行者無法適應; 有些人會離開世俗, 即使沒有離開, 也會因為周邊環境的影響, 繼續反彈, 反而不斷地強化業力
  • 一個人若在小定中, 有一個領悟或見道的經驗, 但還不是徹底轉變,一回到人間, 只是把人間當作真實, 一樣完全跟著因果的轉動在運作, 若他這時對樣樣都反彈, 反而又加重業力的作用
  • 小乘強調練習, 功夫, 是從"有"進到"空", 不像大乘站在一體在說話,站在"空"和"在', 看著"有"
  • 透過個人長期而規律的練習 (不止一生), 用小乘的方法實修, 才可以打穩修行的基礎, 讓專注可以集中, 讓念頭消失, 讓頭腦可以完全挪開, 才可以接觸宇宙或生命帶來的全部
  • 小乘將佛陀在人間的經過, 包括犧牲, 苦修, 守戒, 如何體會到人間煩惱和痛苦的形成, 和我們的念頭有何關係, 四禪八定的淨化過程, 老老實實而完整地表達出來; 到最後, 從人間所累積的一切跳出來, 甚至丟掉, 才進入醒覺狀態
  • 小乘講究功夫, 四禪八定, 從人間五官的體驗, 從人間的"有", 一步一步打開, 穿透時空, 走到"空"
  • 功夫所帶來的定, 靠不住, 且不需要---最多只是把功夫所帶來的小定, 當作一種淨化, 讓頭腦休息或達到止, 但仍屬於一種無常的境界
  • 小乘的定, 專注在時空某一點, 此專注可延長, 幫功念頭消失, 達到"止"。透過小乘的定,專注最多也只是把注意力擺到一個角落(時空某一點), 接下來, 自然產生一個"意識的奇點" (singularity of consciousness), 讓意識跳出時空
  • 小乘的定, 專注在時空某一點, 此專注可延長, 幫功念頭消失, 達到"止"。透過小乘的定,專注最多也只是把注意力擺到一個角落(時空某一點), 接下來, 自然產生一個"意識的奇點" (singularity of consciousness), 讓意識跳出時空。大定則相反, 注意力不停留在任何一點, 自然讓注意力處於"無所不在"的狀態, 我們的意識才可以跟一體合一
  • 只要還有一點好談或好專注(小定), 我們已經從一體落到二元對立, 又從一體做一個劃分, 而失去了一體的意義。只要把注意力停留在任何東西, 任何體, 任何觀念, 任何哪裡 (some-thing, some-body, some-where), 我們已經從一體, 落入二元對立的境界
  • 修行人最多可以有一個突然的領悟(a flash of enlightenment), 但若此領悟不徹底, 一個人早晚還是會在人間失去領悟, 也自然回到人間因果的運轉
  • 小定本身是一個獨特而專一的狀態, 在"人間"和"一體"之間帶來一個區隔, 誤以為停留在"心", "一體" 的狀態就是開悟(因為人間vs.一體之區隔故)---卻沒有想到, 任何境界可以專注, 或還有哪一個角落可以停留, 還有一種特別的狀態可以守住, 本身還是一個二元對立產生的無常境界; 會生起, 早晚也會消失。因為它還是有條件, 仍離不開制約
  • 四禪八定(小定, 非大定)是一個功夫的成就, 把注意力守住某一點, 最後意識和這個點合併, ---這樣的功夫, 跳不出時空, 讓意識守住在一個專一而排它的狀態。落在時空範圍內, 透過感官知覺的一個點---離不開二元對立
  • 佛陀發現, 透過四禪八定, 無法解脫, 最終要把全部的"有"或二元對立消失, 才能徹底醒覺過來
  • 大定和醒覺一樣, 須透過恩典---是一體或心來定我們。若仍有一個"人"或"體"可以去定, 這種定, 還是小定, 是一個功夫的成就, 離開二元對立, 因為仍是站在"我"去面對世界, 甚至面對"定"
  • 小定是透過專注, 守住人間,時空某一點, 透過這個點, 把它集中再集中, 變成一個奇點, 並透過這個奇點, 穿越或超脫這個人間, 這個時空, 最多也只是這樣子。但是, 小定不是永久的, 只要稍微失掉專注, 又會滑回到人間
  • 透過小定, 從來沒有超脫過時空, 無論多麼美或無思無想的境界, 透過小定, 最多只是到了另一個時空的範圍(較微細的時空範圍)
  • 透過小定, 人可以體會到一體, 和一體合一, 但這狀態是不穩定的, 還會落回到人間, 還把人間當作真實, 回到業力周轉的運作
  • 見證到念頭的人, 是誰? 誰還可以看到/發現自己有念頭? 這個觀察念頭的人, 是誰?


二、大定 (sahaja samadhi, nirvikapal maha samadhi, 最高的定, 無想定, 無想三昧, 俱生三摩地, 自然三摩地, 本然三摩地)

  • 大定非四禪八定 
  • 與下面的部分meditation vs. "參"(特別是參的部分), 相呼應
  • 定(載具)所承載的東西(意識/覺察/覺知), 和定(載具)本身是相同的(亦即, 沒有被專注的時空某一點), ---意識覺察/體會到(一體)意識自己(空), 意識專注於/守住(一體)意識自己(空)----這本身讓意識做了一個徹底的轉變, 轉回到(一體)意識自己
  • 定(載具)和目的是同一個東西
  • 想問的人, 本身就是答案。想要去找的東西, 就是自己
  • 從一開始, 主體和客體就已經合一, 不須經由專注於時空某一點 
  • 透過意識體會到意識自己。這種體會可以不斷地加強, 意識自己支持意識自己, 意識自己滋養意識自己, 這麼一來, 最後只剩下意識自己。意識自己以外, 沒有其他東西---我在 (I Am)的狀態--大定
  • "定"唯一的"動", 最多只是帶著意識自己, 去找回意識自己。亦即, 定的作用為: 把意識自己, 跟意識自己, 再加上意識自己, 再加上意識自己, 不斷地連貫起來。將每個瞬間所體會的意識自己串起來, 變成一個永恆。亦即, "在", 一個瞬間是在, 下一個瞬間還是在--- 一個人也就醒覺過來了
  • 隨時專注於瞬間, 小定和大定也就合一了
  • 透過瞬間, 可活出小定及大定, 自然活出永恆的現在
  • 定是"動"和"在"之間的共同點, 一個連結
  • 透過大定, 定到意識自己, "意識自己"定到"意識自己"
  • 定無法帶來醒覺---因為我們本來就是醒覺, 只是自己不知道, 或是體會不到
  • 醒覺是我們的本質, 是有念頭才把醒覺蓋住了
  • 定的作用----讓我們體會到醒覺或自己, 透過定, 每一瞬間隨時都可以體會到自己
  • 是故, 真正醒過來, 也不用定著手, 定也是多餘的
  • 定為醒覺的成就, 定是什麼都不用去做, 自然有的
  • 定, abide by the heart, 停留在心
  • 透過不斷地臣服, 參, "我"自然會被吸收掉, 吞掉; "我"一消失, "法"也消失。任何可以稱之為"法"的(法=由二元對立所建立的全部邏輯, 語言, 思想, 或知識), 還是從"我"延伸出來的
  • 只要無我, 接下來也不用去追求無法; 任何法, 自然都消失; 連世界或宇宙都消失, 哪裡還有一個法可談?
  • 站在修行, 最多只要面對"我"; 過去大聖人所留下的sadhana, 最多也只是把"我"化解, 解散
  • 這個人間, 是"我"投射出來的; 我們一切的痛苦,  也都是"我"製造出來的。只要有"我", 就自然有因果, 也自然有時空, 有了時空, 接下來有世界, 有宇宙, 有生命。只要還有"我", 便受因果的作用, 故還有"不動", "在", "一體", "定" 或"法"好談
  • 只要" 我"被看穿, 我們自然會發現本來一切都安靜, 根本沒有什麼可以叫做"定"----本來就只有定, 亦即, 一體本來就在定中
  • 一體包括一切, 而"定"最多只是反映它無所不知, 無所不能, 無所不在的功能; 如此一來, 沒有另外一個"不定"好談, 也不用在一體頭上, 再加一個"定"
  • 一體/心, 本身就是定到底, 沒有其他地方可以再定下去
  • 只有一體才真正存在
  • 可將"定"當作"在"或智慧, 定是一個"在"的成就
  • 若真要說有點差異, "定"仍含著一個"動"的扭力, 亦即, 我們"把意識扭轉到一體", 把一個局限, 二元對立的意識"挪開", 讓腦自然落回或扭轉到心---故有人把"定"當作一個功夫, 一個練習來談, 因為定本身還含著一種"動"的意念
  • 站在一體, 沒有"動", 也沒有"不動", 也沒有"在", "定", 或"智慧"好談
  • 定慧一體, 定和慧是二面一體, 定是慧的本體, 慧是的作用
  • 活在一體, 也就活在定
  • 一體是唯一的真實, 一切都是從它延伸, 早晚都要回到它
  • 這一生可以體會的一切, 都是"我"投射出來的; "我"本身也是五官加上念頭投射出來的, 兩邊互相強化自己。人間明明是虛幻的, 卻堅持著要在這些虛構的真實裡, 找尋人生的意義
  • 因為承認虛的境界是真實的, 才需要產生一個"定"的觀念, 想修正這個不完美的現實。頭腦想得出來的, 最徹底的修正----希望從虛幻走出來, 從虛幻轉向真實, 甚至期待透過"定"可以更容易, 更有效率地專注, 看穿幻相。然而, 沒有什麼好修正的, 一切都是幻覺, 連"定"都不存在
  • 一般對"定"的說明, 仍把"定"建立在二元對立上, 認為是"動"的相對, 亦即, "不動"----這是大誤解
  • 腦徹底被心吸收, 完全失去腦的身分, 亦即, "我'的根徹底被切掉了, 再也無法起伏, 這種斷離是徹底而永久的----再也沒有一個"我"作為主宰, 只是一體/心帶著這個身體走, 走到哪裡, 有什麼成就或沒有成就, 也沒有一個"人"在意---佛陀所謂之滅盡定 (nirodha-samapatti)為佛陀個人成道的定, 後人的人稱為第九定
  • 醒覺弓, 發現沒有人醒過來, 沒有一件事叫醒覺, 沒有東西叫作"定", 就連"大定"或滅盡定都不存在, 因為沒有"人"可以體會到"定"----最多只是定,再加上定, 再加上再加上定, ....一路定到底, 
  • 滅盡定(大定)之滅盡, 並意指"消逝"或"沒有" (此誤解意謂:相對於"有",仍離不開"動")
  • 滅盡定之滅盡意謂一切的平等, "萬物'和"一體"的平等, "有"和"空"的平等, "思"和"無思"的平等, 在這種平等當中, 念頭再也不起伏, 因為沒有一個落差"gradient"可帶來一個動力
  • 一般在時空的範圍, 要產生一個落差或差異, 才可以產生一個動力。"我"其實就是透過差異, 才建立起來的。"我"和周邊的落差, "我"和其他人的差異, "我"跟一切的差異, 假如任何差異突然消失, 則只剩下寧靜, 甚至, 連"法"也跟著消失
  • 一體和時空再也不對立, 二者可同時存在, 或同時不存在
  • 大定----哪一個地方都不定住
  • 要進入大定, 只須輕鬆地否定一切, 輕鬆地不去抓人間的任何東西。雖是輕鬆地否定, 但在"大定" 中, 全部矛盾都消失 (包括專注/不專注, 停留/不停留)
  • 一個人隨時可以達到專注, 然而這個專注不是停留在任何狀態或境界, 甚至不是一個功夫的成就, 不是去消逝什麼
  • 哪兒也不停留(即無所不在), 時空跟著消失, "我"也就消失它的作用
  • "我"的根切除, 其實最後也沒有什麼東西可以除, 最多只是一個人清楚地知道"我"是個妄想, 而且不斷地知道這個事實---"我"也就自然沒辦法作用, 故沒有什麼要"除根"的
  • 在大定中,隨時在永恆的現在, 也就自然打破因果, 時空及"我"的作用
  • 大定雖說不是專注在一點(時空某一點), 但其實也是專注----專注在一體(即無所不在), 在一體中, 沒有什麼東西可以定住, 為"非定"或"否定"-----亦即, 這個人間沒有任何東西, 觀念, 念頭, 感受,知識值得守住, 樣樣都可以放掉, 放掉了,大定才會出來
  • 大定是你我最自然的狀態, 不費力 (小定費力, 不自然)。大定, 我們天生就有, 不會生出, 不會消失, 沒有生, 沒有死, 最放鬆, 最寧靜
  • 大定---不費力地專注在一體
  • 醒覺了, 活在大定
  • 大定---充分地知道, 人間最壞/最好的狀況,各種好壞的狀況, 都有個共同點, 此共同點即為一體; 此共同點和眼前的狀況, 或狀況的內容一點都不相關
  • 我們的注意力, 通常放在瞬間帶來的狀況 (它的變化,條件,高低, 好壞, 起伏), 這些我們稱為"意義", 但我們忽略了生命的架溝是一個不動的背景或不動的整體, 這個整體不受瞬間內容變化的影響, 是在頭腦認得任何知覺或聯想到意義之前, 就存在的
  • 頭腦可以理解的範圍, 都離不開因果 (亦即,我們全部的注意力, 都專注在人和人, 事和事, 東西和東西, 人和事和東西之的連貫性), 我們隨時透過發現這連貫性, 才可以得到一個理解, 或從理解推出一個意義-----就是這個"理解", 或所謂的"意義"束縛或綁架了我們, 讓我們跳不出來
  • 人類透過頭腦會指定不同的意義, 會去定位, 排列任何現象(例如重要或不重要)
  • 大定的專注, 是達到一個平等---前景和背景的平等, 前景或背景, 都沒有特別重要; 前景或後背景的區隔, 仍是頭腦的投射------我們最多只能說, 全部都存在, 全部也都不存在
  • 全部答案, 宇宙全部秘密, 在自己(一體)都可以找到
  • 在最壞及最好的狀況下,一個人自然可以活出"定", 這種"定"和人間的任何狀況, 都不相關
  • 在大定中, 沒有任何東西好談, 連"否定", "非否定"都不存在, 沒有一個"法"或"無法"好談, 甚至連"我"跟"無我"都是多餘的----其實連"大定" 本身都是一個虛妄
  • 站在一體, "我"的念頭, 再也起不來。因為還沒有起來前, 已經徹底知道"我"是個大妄想。最多只是讓眼前的身體, 完成它自己所含的業力
  • 大定---前景和背景平等; 銀幕不存在, 上面的畫面也不存在; 一切, 都是平等的, 都是安定, 平靜的, 沒有帶來任何矛盾。連"空"和"有"也是平等的, 空含著有, 有含著空, 兩面一體, 未曾分開過
  • 後面的銀幕在每一個動作, 每一個畫面隨時都存在, 我們最多只需要臣服
  • 萬事萬物可以從空延伸出來; 從萬物, 每一個都可以體會到空 
  • 一體, 最多也只是空
  • 大定---全部現象的平等 (equality of all phenomena): 眼前的人事物, 最多只是資訊的傳達,是五官再加上念頭所組合的, 最多也只是資訊。資訊和資訊之間, 沒有什麼差別, 最多只是電子訊號, 透過腦的處理擴大, 並沒有絕對的重要性
  • 活在大定, 沒有一件事, 一個人有絕對的重要性, 樣樣最多也只是幻想。透過這些幻想, 最多也只是看自己(一體)
  • 站在大定, "我"的火完全滅掉。不用去抓"我", 甚至不用去根除"我", 放過"我", "我"自然消失, ---"我"的業力也就轉到別的地方去了
  • 把定當作瞬間和瞬間中的共同點---任何經驗, 任何體驗, 都是平等。現在和某人在說話, 下個瞬間接電話, 再下一個瞬間喝一口水, 再下一個瞬間到洗手間...開會, email, 每一個經驗都是平等的。每一個經驗最多只是電子轉達的訊號, 只是由五官產生出來的, 亦即, 任何重不重要的分類和排序, 都是虛的, 都是人透過資訊的分別投射出來, 本身沒有什麼絕對的代表性。我們對事情, 人, 東西的認知, 本身已含者一個"人"的角度的偏差, 而由這個偏差決定了我們的體驗---沒有一個經驗有絕對的重要性, 或任何堅實的組成
  • 沒有一個"做"或"不做"的觀念, 做到的, 可以做的, 不做的, 都還只是平等
  • 沒有人會想刻意傷害我們, 沒有什麼東西非要有, 非要沒有, 沒有什麼事情放不過或非要解決不可
  • 瞬間和瞬間中, 最多只有定, 亦即臣服, 透過臣服,我們理解平等心, 理解瞬間和瞬間之間的平等性
  • 定在瞬間的共同架構, 而不是跟著瞬間的內容走
  • 我們誤將瞬間和瞬間之間的連結當真, 而產生人生種種的意義, 這本身就是因果的來源。清楚地知道任何瞬間和瞬間的連貫性(我們一般稱為意義), 本身就是束縛,我們也就可以擁抱不確定 (uncertainty), 也就自由起來
  • 擁抱不確定, 任何知識都可以丟掉, 任何文字,觀念都可放掉, 沒有一件事需要當作非有不可
  • 我在這裡現在就是解脫的, 完美的, 我本身就是在,覺,樂, 我本身就是愛, 一點一滴都不用去做---瞬間加上瞬間再加上瞬間的領悟, 不斷地領悟, 一個人就自然定在一體, 不知不覺地就醒覺過來了
  • 一體是最親密的朋友
  • 一個人最多在定中知道, 沒有人在定, 沒有什麼叫做定, 本來就只有一體, 而這個一體是一體到底
  • 你我本身就是自己想找的答案---一個人活在定中, 自然知道全部生命的答案老早在心中, 不需要從任何經典或法門去找尋。全部的答案, 自己老早就有
  • 我們不懂的部分, 才是真正的我們 (That which I don't understand is who I am) 
  • 大乘談定, 透過佛陀的語言, 完全在強調平等心
  • 小乘強調練習, 功夫, 是從"有"進到"空", 不像大乘站在一體在說話,站在"空"和"在', 看著"有
  • 小乘講究功夫, 四禪八定, 從人間五官的體驗, 從人間的"有", 一步一步打開, 穿透時空, 走到"空"。大乘站在另一個意識層面, 站在一體/解脫來看人間。站在一體, 沒有什麼叫功夫, 沒有四禪八定, 但也不去否定它。只要透過一步, 就可以到家。然而, 這一步本身也是虛的, 我們本來就在家, 只是我們不知道
  • 耶穌完全站在一體, 也就是天國在講話, 沒有次第好談, 最多只不過是不斷地提醒天國在我們的內心, 是我們每一個人本來就有的, 耶穌完全站在一體說話, 希望一個人能有徹底的改變
  • 站在大乘或一體, 所有的人間和天界, 都是同樣的可能, 同樣的不可能, 同樣的有, 同樣的沒有---故把"有"和"空"當作平等來看
  • 在人間, 隨時隨地都含著一體, 都含著大定。故在任何瞬間, 任何那裡都可以找到一體, 可以找到大定。每個瞬間, 只要把人間或頭腦挪開, 一體或大定就自然浮出來。浮出來, 其實什麼都沒有發生。我們不能用任何"動"來衡量, 因為它本身是在"在"的層面
  • 如果你現在沒辦法在大定, 百萬年後, 也不可能定。因為大定不靠時間, 不靠時空, 不靠費力
  • 一體/大定/在, 不是我們可以找來或取得的。我們最多只是把腦帶來的限制挪開,一體/大定/在就浮出來
  • 一個人可以完全接受自己現在的狀況, 無論表面有多少缺點, 多少罪, 犯了多少錯, 有過多少失落, 痛心, 成就, 全部都不相關, 完全接受自己, 無論現在是什麼樣子, 都可以接受。充滿信心, 相信自己是圓滿和完美的。在生活上所面對的一切, 都是剛剛好, 一點都不需要追加, 也不用減少----就這樣, 一個人已經開始把人間挪開, 讓頭腦帶來的全部阻礙消失
  • 發生或不發生什麼, 也無所謂, 沒有什麼期待。就連談醒覺, 不醒覺, 在,不在, 定, 不定, 都是多餘的, 本身還是個大妄想, 還是束縛
  • 定不是功夫, 不是狀態---大定是領悟的成就, 不是功夫的深淺。一般人會將定誤解為一個功夫的成就,誤認為要透過不斷地長期練習, 才能夠得到定。狀態還是在做一個分別, 區隔, 好像這個狀態(定)比別的狀態更有特色, 更殊勝, 或有什麼不尋常的特質
  • 定, 最多也只是來表達瞬間可以延長, 擴展, 甚至成為永恆---也就是我們隨時在瞬間 (這裡, 現在)
  • 人間, 最多也只是反映了人類集體的因果, 讓我們以為是很堅固的存在。在大定中, 全部自然都消失, 包括時空, 故沒有什麼地球, 未來人類, 天堂好談
  • 小乘的定, 專注在時空某一點, 此專注可延長, 幫功念頭消失, 達到"止"。透過小乘的定,專注最多也只是把注意力擺到一個角落(時空某一點), 接下來, 自然產生一個"意識的奇點" (singularity of consciousness), 讓意識跳出時空。大定則相反, 注意力不停留在任何一點, 自然讓注意力處於"無所不在"的狀態, 我們的意識才可以跟一體合一
  • 只要還有一點好談或好專注(小定), 我們已經從一體落到二元對立, 又從一體做一個劃分, 而失去了一體的意義。只要把注意力停留在任何東西, 任何體, 任何觀念, 任何哪裡 (some-thing, some-body, some-where), 我們已經從一體, 落入二元對立的境界
  • 莫將注意力"放在"或"去抓(住)"哪一點, 反而是"否定"任何點---否定這個, 否定那個, 樣樣都要否定。真實不是這個, 不是那個
  • 真實是什麼?我們沒辦法去表達。但真實不是什麼, 倒是可以透過語言或念頭去排除, 去否定。否定任何可以體驗的, 不把它當作真實, 也就自然落回無限大的一體
  • 一路否定到底, 最後, 連否定都要丟掉。因為站在一體, 沒有什麼東西需要否定。否是只是一個臨時的工具, 透過否定, 對我們做一個提醒---提醒自己本身/一體/大我就是真實, 而真實不可能用語言或念頭可以定義----只有這樣子, 才可以產生一個平等的狀態, 亦即, 樣樣都重要, 也樣樣不重要。沒有任何經驗, 任何東西有絕對的重要性, 甚至連相對的重要性也沒有
  • 沒有任何東西或道理足以稱為真實, 沒有任何經驗,體驗足以代表真實, 或足以表達一體, 甚至連沉默, 不動, 也都不是----只有這樣子, 每一個瞬間和瞬間都是平等的
  • 人的注意力也就自然從瞬間的內容, 轉向瞬間的背景, 亦即, 從無常的變化, 轉到永恆/不生/不死/不動的一體。自然發現瞬間和瞬間中, 有一個從來沒有生出也沒有死過的本質, 此本質為瞬間和瞬間的共同點
  • 專注在哪裡? ---答案: 哪裡都在, 哪裡也不在
  • 像耶穌一樣, 最多把自己和主合一; 每一句話, 都是站在主的角度, ----最多只有一體/主體, 沒有客體/小我---最多只是存在, 輕鬆地存在, 不斷地站在主的角度, 這本身就是大定
  • 耶穌說: Before Abraham ever was, I am.  耶穌指的"我", 不是個人肉體的"小我", 而是在講"主/上帝"---真實的生命, 最多只有主或一體, 而且是主到底, 一體到底。接下來, 沒有什麼其他觀念或什麼好談的
  • 否定眼前的任何東西, 和站在一體, 其實是同一回事, 只是兩種不同的表達
  • 信仰與定是兩面一體
  • 一個人, 能把自己全部交出來。完全沒有"我", 甚至在最痛苦的時候, 仍可以知道"我"完全是從一體延伸出來的, 對生命沒有任何要求和期待, 這本身, 就是大定---人走到這一點, 連死亡都不怕, 哪裡還有什麼命運或生活改善好追求的? ----這種對生命的信任, 是持續"定"最大的燃料, 支持並穩住"定"的狀態
  • 一個人信仰無限的大, "我"自然就消失。他已經老早將"我"交給生命, 讓生命帶著走下去, 跟著生命走
  • 信仰大,念頭自然消失, 甚至起都起不來
  • 沒有問題, 沒有疑問, 沒有質疑, 瞬間和瞬間中自然也就平等---透過信仰, 最多又是回到平等心---信仰大, 醒覺也跟著大;信仰小, 醒覺也跟著小, 或甚至沒有
  • 大定---完全斷掉"我"的根
  • 一般會誤把大定當作一種獨特的狀態, 而沒有領悟到大定其實是隨時都有的。大定和我們日常的意識不在同一個軌道上,大定是一個無限大(也可說是無限小)的意識軌道。自然讓意識無所不在, 無所不知, 無所不能
  • 空和有都是平等的---站在大定, 全部矛盾都消失, 因為大定允許二元對立存在,也允許一體和空存在, 完全沒有衝突。沒有任何特色好談, 沒有要排除哪一邊, 不用刻意停留在哪一點或哪個角落
  • 大定---一切達到平等, 二元對立和空完全平等, 兩個都有, 同時兩個都沒有。空也是有, 有也是空。甚至連意識, 最後也可以是有, 也可以是空。沒有一點意識會想去抓, 去理解, 去解釋。意識也就自然被一體吞掉了
  • 全宇宙的百千萬般現象,都是從心創生出來。心含著全部生命, 全部的可能。同時, 心也含著空, 無限的空----從絕對可以找到相對, 從相對可以找到絕對
  • 什麼境界來, 什麼境界走, 全部和我不相關, 和真正的自己不相關。同時也可以說, 樣樣都相關
  • 一個人進入大定, 什麼都不用做, 而同時什麼都可以做。因為任何"做"跟他的本體都不相關。任何事, 任何念頭, 做了, 想了, 就挪到一邊。一切平靜, 自然知道什麼都沒有發生, 什麼"做"都沒有 
  • 把這個世界看成一個幻相, 再一個幻相, 再接著一個幻相。幻相和幻相之間, 全部都是平等, 不會刻意去偏向哪一個幻相, 也不會避開哪一個幻相, 最多是讓幻相完成它自己
  • 救人者, 被救者, 救的動作, 三者都是平等
  • 嚴格來說, 回到一體或進入一體, 還是人類頭腦的表達。站在一體, 什麼都沒有發生, 哪裡還有一個"悟", "進入" "回到"好談?
  • 平等只是個比喻, 因為東西或人存在, 才有一個平等的觀念。假如樣樣都不存在, 樣樣都是幻覺。追求"平等",其實也是多餘的。有一個平等的念頭在起伏, 本身還是二元對立
  • 輕鬆地對任何人, 任何東西, 沒有任何反彈, 完全可以接受, 徹底理解它的"空"性, 這本身就已經進入平等
  • 最後, 連這個"平等"也要放掉, 一個人才真正自由起來
  • 進入大定, 完全不需要重複過去大聖人的用語, 而會創出自己的語言,新鮮而不受制約, 來分享自己的體驗, 但會跟古人, 大聖人留下來的話完全一致
  • 大定, 在, 和醒覺一樣, 和時間不相關。我們預測不來, 用功夫也累積不來, 修行不來, 因為它本來就是我們主要的部分
  • 大定和醒覺一樣, 須透過恩典---是一體或心來定我們。若仍有一個"人"或"體"可以去定, 這種定, 還是小定, 是一個功夫的成就, 離開二元對立, 因為仍是站在"我"去面對世界, 甚至面對"定"
  • 恩典何時來臨? who knows? ---只能繼續往前走, 走到哪裡也不重要。這一生能不能定, 定到哪裡, 也不重要, 因為這不是人可以掌控的。只能老實地透過每個瞬間, 不斷地放下一切, 放過自己, 放過他人, 放過世界, 放過瞬間帶來的任何體驗。甚至, 連"定" 或"不定"都可放過---用這種臣服, 一直往前走, 走到哪裡, 也不用去問, 不用去尋,不用期待---能做到這樣子, 其實恩典也就在眼前
  • 一個人不要管那麼多, 不要去管這一生能否醒覺, 最多, 往前走, 就對了
  • 往前走意謂---不斷地臣服, 不斷地參,不斷地把自己找回來。隨時停留在真正的自己(一體), 自然不會去擔心這一生是否會醒覺過來
  • 一個人, 什麼期待也沒有, 甚至連醒覺或不醒覺的期待都沒有, 也就這樣子, 不知不覺, 就醒覺過來了----醒覺和你(小我)不相關, 也追求不來
  • 定本身是我們的本質, 我們的真實, 從來沒有離開過我們
  • 如何隨時體會到本質, 真實, 從來沒有離開過我們的全部----不斷地提醒自己: Nothing is real. That which is real is no-thing。只要我們所看到, 想到, 聽到, 聞到, 感覺到, 體驗到, 體會到的, 都不是真實, 都是"我"衍生出來的
  • 真實不是用任何東西, 人, 狀況, 觀念, 可以描述
  • 純粹的覺知, 我們每一個人都有, 隨時都有, 不可能沒有。但是只要加一個念頭, 加一個區隔, 加一個知覺, 加一個分別或分析, 我們就被"我"帶走了
  • 無夢的深睡, 清晨剛睡醒, 好像知道, 又好像不知道, 沒有任何念頭的狀態---較接近你我都我, 不生不死的本質
  • 透過空檔來體驗定---"動"和'動"之間的空檔, 才真正含著全部生命的意義/一體
  • 我們通常把全部注意力落在"動"的範圍, 才會以為有個"定"好談, 好追求的。事實上, "動"和"動"之間, 甚至"動"本身本來就含著定
  • 全部我們所想的"定"或想追求的"定"的狀態, 本身都還只是二元對立, 是頭腦投射出來的, 從來沒有離開過"我"
  • 連修行二字, 都是多餘的, 因為修行的觀念本身, 修行所追求的目標, 一樣離不開二元對立的作用
  • 這一生, 什麼都不用追求,樣樣都可以放下, 樣樣都肯定圓滿, 自然活出大定
  • 定---從一體延伸出來到"有", 而同時讓我們清楚地停留在一體。出發點是一體, 透過定, 延伸出"有", 在延伸的過程中, 它還可以守住一體。亦即, 定到一體。一個人進入大定, 自然發現一切都是從一體延伸出來, 亦即, 從自己的心中, 可以欣賞到整個宇宙, 人間和萬物。一切萬物是重疊在一體之上, 故一個人進入這個世界, 但是又好像沒有進入這個世界, 因為他同時定在一體
  • 定帶著一種動力或扭力的觀念
  • 大定含著一個"否定"的觀念。否定一切時空所看到的現象, 否定它是真實的, 才可以讓我們體會到什麼是一體。並非專注在一體的哪一個角落----與真實的道理相同: 要領悟真實, 我們沒辦法表達真實是什麼, 最多只能說, 真實不是什麼, 也就是否定一切, 才可以逼近真實的門口。大定, 最多也只是否定什麼是時空, 制約, 因果, 局限。否定任何意識可以抓, 可以勾住的對象
  • 入大定, 其實最多只是活出不確定。亦即, 一個人透過大定, 徹底知道, 沒有什麼地方可以去, 沒有什麼東西可以知, 沒有什麼東西可以定
  • 一個人進入大定, 他的腦海會像是"劈開" 或"內爆", 頭腦突然化解或消失掉自己, "我"的根自然消失, 沒有剩下什麼"人"可以體驗任何狀態
  • 定, 其實什麼作用也沒有。定, 最多只是醒覺和智慧的產物, 最多還帶著一種動力的觀念
  • 一個人無法透過定得到名利, 權勢, 長生不老, 改善生活等, 站在一體, 這些跟一個人醒覺不醒覺, 定不定, 一點都不相關, 這些追求最多只反映一個人的束縛, 對一個人在大定中, 一點也不重要。假如還重視, 不可能入大定。因為大定和人間, 時空, 因果不相關, 大定本身是跳出二元對立, 超過頭腦可以理解的範圍
  • 人未出生前, 死亡後, 都有這種大定, 大定不生不死, 沒有消失過, 也不會突然出理。人可以不費力地把大定活出來
  • 只有透過大定, 才徹底把"我"完全根除,而這狀態是永久的 
  • "我"要徹底根除, 一般人會聯想到"動", 一個"除去"的動力, 用刀, 把"我"的根砍掉---此為錯誤理解, 也因為此錯誤理解, 你我無法醒過來
  • 站在一體, 沒有"我"---亦即, 只有一體存在, 除了一體外, 什麼都沒有。一體是你, 是我, 是其他人, 是這個世界, 是宇宙, 是一切
  • 一體本身是圓滿的, 在這個圓滿中, 不可能還有空間, 讓另外一個體有獨立的存在, 最多也只是從一體化生或延伸出來。你, 我也是如此, 是我們在一體的架構內投射出來的。透過"我", "你"各自的因果,建立出時空的觀念 (包括這個世界, 人生)-----透過大定, 一個人最多也只是領悟到這一點, 隨時看穿任何現象, 不斷地回到一體, 故嚴格說, 什麼都沒有做
  • 一個人在大定中, 沒有"人"好做, 沒有"做", 沒有"做的對象", 沒有什麼"我"需要消失掉, 或"我"的根需要處理掉,這本身還是我們頭腦二元對立的想法, 是多餘的
  • 要把"我"徹底根除, 一個人最多只要輕鬆地在大定的狀態下, 不斷地站在一體,看穿任何現象 (包括此人間)。什麼都沒有做, 什麼都做不了, 輕鬆不費力, 自由地活出他本來就有的解脫
  • 在解脫當中, 活出這個人間留下來的生命, 清楚地知道, 沒有"人"在活出任何東西, "我"本身就是大妄想---一個人突然在一個無所不知, 無所不在的狀態, 這才是"無我" 
sat-guru

  • 共振, 生命場感應---待在一個見道的人身邊, 是醒覺是直接, 最快的路, 什麼都不用刻意做, 停留在這個場就對了。"做"本身會帶來一個阻礙
  • 最好的sat-guru, 是你我本來就有的一體, 最多是化成不同的生命形式來教我們, 最多是我們那時最需要的提醒。老師是自己一體所化出來的"其他體"
  • 最終, 沒有一個老師, 沒有一個弟子。因為, 只有一體是真實的


醒覺 (turiya),  臣服, 

  • 醒覺也只是意識狀態的變更---從局限落回無限
  • 醒覺是你的本質, 一直在等著你。你醒過來了, 連醒覺這兩個字也就可拋開了。沒有"醒覺", 也沒有"人"可以醒過來。你本來就是圓滿, 也從來沒有不圓滿過
  • 醒覺了, 自然會讓這個身體活下去, 繼續做身體原本要做的。但我們的心再也不會讓任何現象帶走 。就是做, 也知道沒有一個人在做, 沒有一個東西好做, 或有什麼或誰可以被做
  • 從頭腦的意識回到一體(生命的中心), 可以比喻成回到螺旋場的奇點, 回到黑洞。到那裡,念頭完全消失。這個中心點融化一切思考的範圍, 把念頭完全吞掉, 回到最原始, 最輕鬆, 最根本的心的狀態 
  • 連醒覺 (turiya)都是幻覺: 任何我們可以想像的, 都不是真實, 最多只是一個相對的比較, 最多只能帶來相對的重要性
  • 醒覺, 最多只是隨時沒有"我"。一生, 全部我們所看到, 觀察到, 體會到, 感受到, 都是從"我"延伸出來的 (我想, 我念, 小我); 這個世界, 時空, 都是念頭組合的; 假如沒有"我", 這個世界也跟著消失

  1. 四個意識: 醒著, 作夢, 深睡, 醒覺/一體/意識 (第四意識, turiya), 全部都還是局限頭腦的產物, 不足以代表整體
  2. 一個人醒覺, 自然會發現醒覺的意識狀態隨時都在; 甚至連睡著了, 都不會離開
  3. 醒覺 (turiya)是永遠找不到的, 它本身還是一個妄想, 最多是我們用語言做一個比較, 俾和前面三種意識狀態區隔---但是, 只要仔細觀察, 自然會發現醒覺 (turiya)和前三個意識並沒有一個距離, 它包含在每一種/個意識狀態裡(前三種意識狀態亦包含醒覺)
  4. 醒著, 作夢, 深睡三種意識狀態, 是頭腦建立出來的相對狀態, 本身是無常,是在制約下創出來的
  5. 醒覺 (turiya)是無限大, 無色無形的本質, 是絕對的觀念---在每一個意識狀態中, 它當然都存在。你找不來, 因為它本來就在。你沒辦法消除它, 也沒辦法增添它。最多只能輕輕地滑落到它, 落回你本來就有的一個層面
  6. 醒覺 (turiya)是我們隨時都有的, 因此你最多只能輕鬆地讓它浮出來。醒覺 (turiya)是小到不能再小, 簡單到不能再簡單 (the least of all things),  它什麼都不是 (no-thing)----找尋了一生,最後發現"什麼都沒有找到"
  7. 這一生沒有什麼任務值得談的 (包括修行), 更不用講開悟, 最多只是從一個人生的夢醒過來
  8. 意識到處都在 (omnipresent), 但"到處'或哪一處, 對醒覺者並不重要
  9. 醒覺者了解: 只要把注意力擺到一個角落, 把自己投入一個小點, 就又落回人間, 又進入了業力的循環流轉
  10. 最多只是讓眼前的一切自己演出, 自己展開, 讓它們完成自己的周轉。但是這一切, 和真實的自己都不相關
  11. 什麼都沒有, 一切都是空的。小我也沒有, 大我也沒有, 什麼都沒有
  12. 小我及大我, 都是頭腦的產物; 全部一切一切都是頭腦的產物。我們可設想到的, 沒有一個是真實的
  13. 真正的自己哪裡都在, 也哪裡都不在
  14. 解脫也只是充分知道---樣樣都不是
臣服, 
  • 意識轉變離不開兩條路徑: 參 (atma-vichaa, self-inquiry) 與臣服 (pranidhana, surrender)
  • 後來, 參衍生出中國禪宗的參話頭, 印度的真知瑜珈(jnana yoga), 解脫瑜珈
  • 後來, 臣服衍生出印度的奉愛瑜珈 (bhakti yoga)
  • 臣服(到底),自然變成參。參(到底), 自然變成臣服。 臣服, 參為一體兩面, 二者離不開彼此, 互相為用
  • 臣服到底, 參到底, 最後只剩下: 在, 覺, 樂。在一切大妄想中, 清醒地選擇愛(愛=一體=本質=在=空)。一生被騙及昏迷, 我清醒地選擇醒覺
  • 醒覺不再需要練習 (臣服, 參), 因為在每一瞬間, 練習(臣服, 參),自然變成我的真實。但因我信不過, 無法看穿瞬間, 故仍有練習 (臣服, 參) 好談, 須要練習 (臣服, 參), 俾找到念頭的根源, 回頭找回家
  • 臣服, 參為萬法之首, 是最高的法門, 透過它們自然可以進入最高的定 (mahasamadhi)---經由這兩條路徑,人類輕容易醒覺
  • 臣服, 參與一般的meditation不同---臣服和參跳過二元對立: 透過對理論的吸收,先把我們的意識挪到一體, 站在一體來看或面對這個世界
  • 透過臣服和參, 最多只是提醒我們回到一體---提醒自己老早已經在家, 在一體
  • 臣服和參---任何時間, 任何地點, 無論多忙碌都可以採用的方式, 照常處理事情, 生活, 同時又可體會到自己更大的層面, 也就是一體
  • 臣服和參不是meditation, meditation是將注意力集中在一個點或某一個層面, 亦即, 還有一個meditation的客體(客體)好談。臣服和參打破meditation的觀念
  • 臣服和參, 從人生各角落, 無論是忙碌或發呆, 都可以一步步走回真實
  • 若還要談一個注意力集中的對象, 就臣服和參而言, 這個對象就是真實/本性/一體, 透過臣服和參, 讓一體隨時從腦海浮出來, 將生命的根源找回來, 把每一個念頭, 每一個現象, 每一個物質的根源找回來
  • 透過臣服, 再加上參, 一個人可以徹底看穿人生帶來的種種現象
  • 臣服和參, 沒有法的法, 沒有路的路, 沒有方向的方向, 沒有道的道, 是無我的真我, 無法的法, 無為的為
  • 假如仍有一個"動"好談, 最多也只是把"腦"(念頭和情緒), 落回"心", 透過"心"帶來的"在"的場 (這個場遠遠大於任何念頭所帶來的動力), 自然把"我"消失, 接下來, 是透過"心"在看著"腦", 看著世界, 看著人生。這個"心", 可稱為"空", 或無限大的潛能, 無限大的能量, 它無所不在
  • 臣服和參, 自然地把"我"融化到一體意識的海或是"心"
  • 臣服---把全部一切交給一體或是"心"。參是否定一切, 到最後, 只剩下一體。無論怎麼做, 最後, "我"都會被一體意識的海化掉。 接下來, 是一體意識帶著我們走, 我們每一個動作, 都是臣服地做, 亦即, 一切都是從'心"出發
  • 臣服 最多是接受一切的現象, 讓現象來消失掉現象。參, 最多也只是否定任何現象, 也就是承認真實不是任何現象 (包括語言, 念頭, 或經驗可以表達或描述的)---真實超越任何現象, 故接受或否定現象 (不對現象反彈), 自然會讓我們落到一個無相/一體
  • 接受或否定任何"有" (having-ness, doing-ness), 自然讓我們落回"在" (being-ness)或一體(Oneness)
  • 經由臣服和參, 輕鬆地提醒自己, 讓你我隨時回到本來就存在的一個層面, 本來就有的一切
  • 並非將臣服和參當作儀軌或儀式, 進一步束縛自己
  • 臣服和參可在一天中隨時運用
  • 透過臣服或參, 我們最多也只能輕鬆地落在一體, 把自己交給生命的整體----這是我們這一生隨時可以選擇做的
  • 透過不斷地臣服, 參, "我"自然會被吸收掉, 吞掉
  • 透過臣服, 參, 最多只是把念頭的根源找到, 而讓它化回到心。化回到心, 自然產生一個"在"的狀態 (state of being), 而這個"在"的狀態, 本身就是醒覺的基礎
  • "定"是"在"的成就。"在"在哪裡? 在心。"定"到哪裡? 在心---不斷地活用臣服, 參,隨時活到心----好像從一體伸出來一條繩子, 把"我"拉進去, 亦即, 一體為主。只有這樣子, 一個人才可以站在一體來面對修行----這個方法, 不是透過方法去找到心, 因為心本來就在, 方法最多只是做一個提醒, 讓我們想起, "心"主, 而其他一切都是相對, 都是無常, 是不重要的---我們承認, 自己就是心, 就是神, 是一體, 是全部, 天堂就在心中
  • 站在一體, 將"我"不斷地拉回一體, 並非靠什麼(方法或其他)把"我"推動到一體
  • 參,臣服---讓我們從"有"回到一體

臣服 (bhakti yoga): 一切都好 
  • 臣服---讓一體出現在瞬間, 讓一體在瞬間浮現
  • 完全承認宇宙不會犯錯
  • 眼前所認知,體驗的任何事物和現象, 我都可以接受。因為我知道, 都和真實/一體不相關。眼前發生的一切, 最多是頭腦投射出來的
  • 臣服於一體
  • 放過眼前所認知,體驗的一切
  • 隨時認為: 我活在這裡現在, 無論有多大的危機, 失落, 傷痛, 失望, 挫折, 都是剛剛好, 剛剛好是我所需要的
  • 一切都剛剛好, 一切本來就如此, 是剛剛好我需要的, 而一切最多是如此, 一點一滴都不可能不是如此
  • 假如我有一個選擇, 我也只會/能選擇到眼前的瞬間
  •  臣服, 自然會消失全部念頭
  • 念頭還沒來, 我已經臣服; 念頭中, 我也可以臣服; 念頭後, 我還是可以臣服
  • 我對任何念頭沒有任何期待, 也沒有什麼要求, 它來, 它走, 放過它, 都跟我不相關
  • 偶爾念頭還是會起伏, 此時乃輕鬆地追察念頭的來源---參
  • 臣服---把全部一切交給一體或是"心"。參是否定一切, 到最後, 只剩下一體。無論怎麼做, 最後, "我"都會被一體意識的海化掉。 接下來, 是一體意識帶著我們走, 我們每一個動作, 都是臣服地做, 亦即, 一切都是從'心"出發
  • 臣服 最多是接受一切的現象, 讓現象來消失掉現象。參, 最多也只是否定任何現象, 也就是承認真實不是任何現象 (包括語言, 念頭, 或經驗可以表達或描述的)---真實超越任何現象, 故接受或否定現象 (不對現象反彈), 自然會讓我們落到一個無相/一體
  • 接受或否定任何"有" (having-ness, doing-ness), 自然讓我們落回"在" (being-ness)或一體(Oneness)
  • 我最多只是witness 及接受/包容眼前所有的一切---因為我站在一體看著一切, 一體對樣樣都不會在意, 對樣樣都可以接受/包容 

參 (self-inquiry, atma-vichara)
  • 參---配合臣服, 為進一步地配合臣服
  • 臣服---把全部一切交給一體或是"心"。參是否定一切, 到最後, 只剩下一體。無論怎麼做, 最後, "我"都會被一體意識的海化掉。 接下來, 是一體意識帶著我們走, 我們每一個動作, 都是臣服地做, 亦即, 一切都是從'心"出發
  • 臣服 最多是接受一切的現象, 讓現象來消失掉現象。參, 最多也只是否定任何現象, 也就是承認真實不是任何現象 (包括語言, 念頭, 或經驗可以表達或描述的)---真實超越任何現象, 故接受或否定現象 (不對現象反彈), 自然會讓我們落到一個無相/一體
  • 接受或否定任何"有" (having-ness, doing-ness), 自然讓我們落回"在" (being-ness)或一體(Oneness)
  • 只要有念頭, 情緒一來, 萎縮產生, 就參---誰有這個念頭? 誰有這個情緒? 誰感到傷痛? 誰在嫉妒? 誰被背叛? 誰覺得世界不公平? ---任何念頭, 感受, 都用這個方法一路不斷地去尋
  • 每個人可能自然形成自己的"參", 有人不斷地問"我是誰?""是誰有這個感受?""是誰有這個念頭?"。 有些人則為安安靜靜的, 很長時間沒有任麼念頭, 連問都問不出來, 最多是輕輕鬆鬆地, 念頭來時, 再問"我是誰?"。有些人的情緒特別豐富, 隨時可問"誰有這些情緒?"。有些人是很長的時間, 沒有念頭, 停留在空檔,在寧靜
  • 我痛, 我傷心.....都集中在「我」, 這麼一來, 樣樣都集中在「我」, 只要參下去會發現:全部覺知, 感受, 念頭的來源, 其實也只是「我」, 都是「我」→「我是誰?」這個問題一直問下去, 沒有一個答案----沒有答案, 本身就是答案
  • 若接下來, 可能又生起一個雜念, 也就不斷地參----接下來, 什麼都沒有, 連一個沒有, 都沒有 -----這個沉默 (什麼都沒有, 連沒有也沒有), 本身就是我們無形無色的全部。它本身就是一體意識 (reality), 是存在的家, 亦即我們的本質 (essence)
  • 沒有念頭的空檔, 就是我是誰? 的答案
  • 沒有答案的寧靜, 本身就是答案
  • 關鍵為, 我是誰? 沒有辦法回答的部分, 沒有辦法回答的寧。沒有辦法回答的寧靜, 就是I am (我在), 它不動, 也不需要表達它自己
  • 我是誰? 問題的本身, 就是答案
  • "我"的根源在哪兒? "我"是從哪兒開始? "我"是從哪兒起步?
  • "我是誰?" 此一問題最後沒有答案, "沒有答案"就是我們在找尋的答案---最多只有寧靜, 寧靜就是答案, 停留在(清醒的, 溫暖的, 光明的)寧靜, 此寧靜即為我們的本性/本質/一體/在
  • 沒有念頭的寧靜, 沉默---就是答案
  • 停留在沒有回答的念頭 (我是誰?這個念頭)---把步驟顛倒過來: 我們的人生, 不斷地受到制約, 從心往外, 射到腦, 腦射到世界, 造出一個人間。顛倒過來, 故反過來走回頭路,透過"我是誰?" , 一個沒有答案的問題來回轉到心 
  • 這樣子做下去, 我是誰? 之間的空檔自然越來越長, 一個人也就停留在空檔---停留在空檔, 意識層面的動(念頭), 自然消失---停留在空檔, 也就清清楚楚地處於"在"的狀態---不光將主體和客體/對象之間的關係打破, "觀"都打破
  • 我是誰? 這個問題, 本身是沒有答案的。嚴謹地來說, 這個問題, 根本不是一個問題。我們最多能說它是一個輕鬆的提醒, 提醒我們:"我"是不存在的。"我"是頭腦投射出來的一個虛的體, 所以, 無論如何努力地找"我"的來源, 根本不可能找到。最多只是提醒自己---我們本來和一體從來沒有分手過, 而是因為頭腦把它扭曲, 我們才有一個世界, 人生或煩惱好談的----隨時地提醒自己
  • 並非不斷地問自己, 以為透過理性的追尋, 可以找到"我是誰?"的答案
  • 從早到晚, 一路參下去, 參到底, 參到那裏, 都不重要, e.g., 誰大徹大悟? 誰有個領悟? 誰領悟到一體? 誰知道意識消失? 誰看到天使, 佛陀, 耶穌? 誰認為有一體? 誰認為有個東西叫解脫?------ 參到底, 俾粉碎我  
  • 參的方法, 本身就站在一體 (最多只是把全部的不真實, 全部的幻覺, "我"挪開, 到最後只是我們的本性/一體。參就是完全回到這個靈性的中心
  • 參到最後, 沒有什麼可以參了, 一切都挪開
  • 參---透過念頭找念頭的根源
  • 從早上醒來, 就可以做, 一天隨時隨地都可以做, 一個人熟練了, 就連睡覺, 也自然在做, 是它帶著你做
  • 參只是讓我們肯定自己從來沒有跟一體分開過。也只是讓我們隨時提醒自己, 而同時回到一體
  • 參這個方法, 本身就是一個好的老師, 可以引領你走到底。(因為現在很難找到好老師) 
  • 一個人即使有任何空靈或奧妙的領悟或體驗, 甚至認為自己開悟了, 還是需要透過"參"來穿越自己的體悟而不會迷路---亦即, 只要有任何體驗或領悟可談的, 還是需要參, 有佛陀或天使現前的人, 是誰? 還有領悟可談的人, 是誰? ---一路參到底, 才可以消除頭腦所帶來的任何錯覺
  • 參是站在這樣的角度在看一切, 參的前提為(參本身就已經先承認): 一切都是一體, 全部都是從一體出發的。沒有一個東西有原因存在, 沒有一樣東西可以有一個自己的本質好談或可以體會, 沒有一個東西有自己的根源
  • 透過參, 將不真實挪開, 輕輕鬆鬆地, 真實也就自然浮出來。真實本來就是永恆, 永久的, 不可能用語言可以描述, 不可能是你去找, 你也不可能找到; 有限,不可能足以找到無限
  • 參把局限的腦當作工具, 讓腦隨時落在一體。腦也自然被"心"吞掉了。頭腦所想的, 就會化成真實 (the mind makes everything real) ----頭腦是因果的組合, 腦本身是虛妄的。讓頭腦落在最高的真實, 這個真實自然與頭腦合併, 分不開了, 頭腦也自然地被真實化解
  • 任何時代出現的大法門, 談的均為一樣/相同的"真實", 最多是用當時的語言來傳達, 並不是靠任何方法或練習來成就一個法門。任何方法或練習是後來為了因應人的限制, 由弟子們創出來的
  • 禪宗---否定任何語言, 思考, 觀念, 投射, 讓頭腦自然沉澱, 讓"心"浮出來, 沒有強調任何方法
  • 後來參等等方法, 是因為人對真實的理解鈍化了, 後人才用參的方法, 讓真實自然浮現
  • 真面的靈性, 沒有方法或練習好談
  • 真實是個領悟的成就, 而領悟, 最多也只是把我們這一生所累積的一層層的經驗, 念頭, 情緒挪開, 真實自然浮出來
  • 然而, 就連"把一層層的經驗, 念頭, 情緒挪開"這種說法都不正確, 因為這些經驗, 念頭, 情緒都還只是一個虛幻的"我"去建立的, 只需要把這個虛幻的"我"看穿, 人生所有煩惱和束縛, 也就跟著消失
  • "參"並非有個東西好參, 亦非費力地去參。剛好相反, 正確的參, 只是輕鬆地提醒自己, 這個本質輕鬆地就在眼前,連找都不用找 (其實也找不到) 
  • 任何體驗, 可以語言表達出來的, 還是頭腦的產物。參到底, 才能徹底和人生整合, 把一體落到生活當中
  • 一個人"在", 頻率更高, 支持生命螺旋場轉速更快。這個生命的螺旋場雖然和時空交會, 但並不是在時空內旋轉, 而是像從內在生命到外在世界的一個通道。從物理上來說, 生命的波動越快 (例如接近光速), 空間的距離會壓縮, 在時間上把瞬間拉長, 甚至變成永恆。速度越快, 意識也就無所不在。這樣的人最多從外表看來是很安靜, 很輕鬆, 很實在。但從另一個層面來說, 他的生命場其實是很快速的旋轉, 也帶來特別大的"在"的場, 即使什麼都不做, 也會影響到周邊的人
  • 參=記得一體
  • 一個人隨時都在參, 從早到晚, 甚至連睡著了, 都還在參, 一天24小時都在參, 會突然發現---不是"我"在"參", 而是"參"來"參"我"----對這個人而言, 參或不參已經不重要了, 進步或不進步也不重要了, 不在意進步或退步, 他已經投入全部生命的軌道, 就像一條河, 早晚會流向一體意識的大海
  • 我們本來就是一體, 本來就是輕鬆地存在, 連參都是多餘, 還要去參什麼? 還有什麼好參的?
  • 最多是站在一體, 透過參, 輕鬆地做一個提醒和肯定。參也不可能給我們帶來任何答案, 只是透過參, 我們可以記得一體, 回到一體
  • 參沒有一個固定而現成的答案, 參本身就是答案, 只能用來提醒---什麼都不是 (這個也不是, 那個也不是), 不是這個, 不是那個。這個不是我, 那個不是我, 都不是真正的我; 任何以描述出來的, 都不是真實
  • 從早到晚參,那麼,參,又是參什麼?練習時:眼前的東西,好像知道,但知道什麼,不去追求。最多也就是一個知道。知道自己在呼吸,也知道身邊好像有,又好像沒有,都不用去管它。最多,只是知道。有什麼念頭來,輕輕鬆鬆看著它,讓這念頭來,讓這念頭走。沒有特別歡迎任何念頭,也沒有特別趕走,都知道。這時候,輕輕鬆鬆問自己--誰知道,為誰,還有一個知、一個想、有一個覺?為誰,眼前有一個桌子,有一個人,有一個念頭,有一個感受?誰?誰知道?誰曉得?"我"從哪裡來的/來源為何? ----完全沒有答案。最多若有答案, 也只有 I Am, "我是", 我是"什麼"不重要, 我是無所不在, 永恆, 從來沒有生過, 沒有死過, 眼前所看到的一切(包括身體)和真正的我/一體完全不相關。大我(一體, 真正的我), 小我 (我向外投射世界)----早上一醒來,眼睛未張開, 參我是誰, 作個提醒; 晚上入睡前,最後一個念頭, 再參我是誰, 提醒自己
  • 參我是誰亦帶有臣服的味道
  • 參我是誰----最有效的心理療癒 (best pysch therapy), 將小我和大我分開, 小我不是全部的我/一體, 
  • 過去, 古代, 佛教, 禪宗努力地, 認真地參, 欲透過參, 來找到"真正的自己"。楊定一認為現代人思考太複雜 (自以為聰明, 建立在分別心的聰明, differntiation), 故古人的方法力道不夠。故楊定一將其反過來, 顛到過來 (upside down, reverse engineering)---我已經充分地知道我是誰, 參我是誰只是用來提醒自己的工具,提醒我本來就知道的 (我是一體/大我)----用人的聰明(左腦)來當作解脫的工具, 透過現代人自以為的聰明來跳出聰明 (阻礙醒覺的聰明/無明)
  • 若自己以為自己開悟了, 更需要參。參: 還有一個人認為開悟, 是誰? 還有誰好悟, 好談論的? 是誰? 我認為/感受自己開悟了→我又是誰? 一路參到底, 參到哪兒, 無所謂, 體驗什麼, 不重要, 只要有可以體驗的, 講出來的, 仍繼續參。只要有體驗, 可講出來的, 都不是reality---這樣一路走下去, 會有大聖人加持, 保護, 不會走歪, 不會走火入魔
  • 參----一個人自然發現, 一切的一切, 這個世界, 你想講的, 想回答, 想領悟的, 全部都是從念頭, 從我, 我想, 我思考, 我有, 所創造出/產生出來的
  • 假如你的念頭老早已經消失, 你的這一層膜(我), 老早已經不見了, 你哪裡還需要再做練習?
  • 把腦(相對)當作工具,透過練習, 把腦隨時落在一體/絕對 (push or manipuate 腦 to focus on 一體), 俾 let 一體來和我聯結 (插對插頭), 由一體來醒覺自己(小我)
  • 透過醒覺, 我們變成一面鏡子, 讓一體看到祂自己, 讓一體體會到祂自己, 讓一體活出來祂自己, 我們再也不去干涉祂 (例如, 小我反彈, 想轉變命運, 由念頭主導之干涉手段) 
參---為什麼要不斷地問"我是誰?"
  • 我們這一生, 從生到死, 所體會的最多也只是"我"; 我們能想出來的一切, 甚至連解脫或修行的觀念, 都離不開"我", "我"是這一生的根源----透過"參", 將全部的世界濃縮到一點("我"), 站在"我", 再繼續追"我的來源是什麼?", 這樣子才能把"我", 一次徹底地粉碎, 這是最有效的方法
  • 若不用參的方法, 我們首先要面對全部的現象, 要面對各種心理的作用, 各種情緒, 各種創傷, 永遠不完。頭腦二元對立的邏輯, 在我們生命中反客為主, 從工具成為主人, 只帶來局限制和數不清的煩惱, 傷害, 心痛, 捆綁。
  • 但是, 若反過來把二元對立當作工具, 透過腦的"動" (腦的過濾來以毒攻毒---追問我是誰?),把頭腦所創出來的一切, 匯集濃縮到一個共同點 ("我"), 在這共同點("我")出發並回頭, 再往上游去找它的根源, 這樣把"我"消除, 是最有效率的方法 
ps: 參話頭
  • 話題是指說話的前頭, 也就是動念要開始說話, 未說話前的"那個"
  • 反覆分析一個念頭的起始之處, 也就找到一念無明的起點/發源地。不斷把答案當問題, 一直問下去 (打破砂鍋問到底, 狀元也禁不住三個為什麼), example: Q (為何蘋果掉到地上?), A (因為有萬有引力)→Q (為什麼有萬有引力?), A(因為有重力波)→Q (為什麼有重力波?). A (......答不出來) -----發現一切「無」有
  • 有些修行人在參話頭, 但不明白為什麼要參。可惜不少修行人, 其參話頭頂多只是讓念頭消失, 進入比較安靜的狀態, 而不能從一般的意識跳出來, 更別提解脫
meditation vs. 參
  • meditation
  1. 任何meditation的方法, 無論是專注或觀照, 用意最多是把頭腦的運作集中, 集中或停留在一個對象(客體, 例如時空某一點), 而讓念頭消失, 讓我們的本性自然浮出來----仍站在"我"面對這個世界, 培養種種"我"的功夫。衍生出來的種種身心變化, 難免還是從"我"的角度在看。例如: 覺得"我"的雜念減少, 或"我"與宇宙合一, "我"的定力更深更強了, "我"有種種transcendence 的體驗
  2. meditation是在同一個對象(所專注的客體)上重複
  3. meditation是一隻魚專注於眼前的東西(例如, 其他的魚, 石頭, 水草), 透過專注或觀照, 念頭可以停下來, 甚至消失。透過念頭停下來或消失的空檔,  一個人原本看著外在的事物, 突然轉回內心,看到自己
  4. meditation是讓主體(我)與客體(所專注的對象, 例如時空某一點)合一。在合一的狀態下, 我們自然進入當下, 把當下這個瞬間拉長。當下一拉長, 我們的本性或reality自然浮出來
  5. meditation是意識的角落進入一體, 是站在"魚"或"我"的角度, 念頭安靜下來, 注意力突然從外轉向內, 而看到真正的自己
  6. meditation是守個一個客體, 一個對象
  1. 還沒有開始"參", 修行者已經站在一體/reality來看這個世界。最多只是透過參, 把一體/reality找回來, 故參其實帶著一個動力 
  2. 參已經肯定生命的全部, 是站在無形無色, 空去觀察一切, 去看著眼前的注意力落入一個角落---意識的出發點與meditation截然不同
  3. "參"什麼都不予理會, 不去在意任何由"我"衍生的產物。參繞過一切現象和狀態, 只是一心專注於"我"的根源
  4. 參採用不同的優先順序---完全集中在"我"的上游。把"我"的根源找到, 一切現象自然消失, 一個人自然達到"止", 也就自然解脫, 不需要再花時間練習或是分析各種體驗
  5. 甚至, 一個人站在一體, 就連"參"都變成多餘。最多只是透過"參", 記得一體, 記得自己的本家
  6. 參是最好的心理療癒,----不在創傷或失落的層面去不斷地分析, 不刻意去重現痛苦, 而是直接把注意力集中在"我"的根源 (也就是痛苦的根源)。透過參, 參到底, "我"消失了, 一切的障礙和問題也就解開了
  7. 參不是站在魚或"我"的角度, 反而是從一體的角度在釣魚(我, 我的念頭)---本來就站在一體, 一切已經是完美, 一切都已經完成。此為最輕鬆, 最根本, 最不費力的狀態
  8. 參為站在一體, 順著線鉤住魚(我), 把魚往一體拉, 拉回存在的家。最後, 沒有釣魚的人(參的人), 也沒有被釣的魚(我或念頭), 連釣魚的線都沒有, 只剩下一個拉的動作(參)
  9. meditation站在我或我念 (我的念頭),故我們會誤認為是自己在主動追求: 我 (一個人)在拉一根繩子(我念)。我非去拉一拉繩子, 看看裡面有什麼東西, 然而, 繩子是個無底洞, 永達拉不到。事實上, 並非我去拉, 或我去主動追求, 反而是一體在拉我, 早晚把我及我念吞掉, 我/我念/一體三者從未分開過
  10. 參不講究方法, 不在形式上著墨, 沒有什麼遊戲規則可談
  11. 參讓我們記起自己就是一體, 一體就是自己, 從來沒有分開過
  12. 一般(上述)的meditation是守個一個客體/對象(例如時空某一點, 或呼吸)。若將參當作meditation來看的話, 參為守住:空/在/全部意識的根源 (被專注的客體)。透過參的meditation, 一直把注意力守住的對象(在/空/全部意識的根源)當作自己, 一個人也自然地成為這個在/空/全部意識的根源---我融化/融入到一體, 成為在, 成為空
  13. 參是透過腦的"動" (亦即念頭), 一路追察到根, 透過"動"回到寧靜---本身是用"參"的力量/動力
  14. 頭腦是最好的工具, 透過頭腦, 把意識集中, 讓我們有機會找到念頭的根源

參,臣服 vs. 定  

  • 參,臣服---讓我們從"有"回到一體
  • 定---從一體延伸出來到"有", 而同時讓我們清楚地停留在一體。出發點是一體, 透過定, 延伸出"有", 在延伸的過程中, 它還可以守住一體。亦即, 定到一體。一個人進入大定, 自然發現一切都是從一體延伸出來
I Am meditation "我在" 的靜坐:
  • I Am meditation --- 臣服+參
  • 早上剛起床時, 晚上睡覺前進行 I Am meditation 
  • I Am= 上帝, ---自己不知不覺從人間跳出來
  • I Am meditation ---直接跳到/站在一體(的角度)的meditation, 沒有過程, 不用先鋪路
  • 把我們這一生所遇到的困難, 問題, 挑戰, 失落, 危機, 艱苦, 不被理解, 攻擊與惡意中傷, 全部念頭, 呼吸....完全交出來, 交給: 上帝, 神, 佛性, 一體。上帝會煩惱, 會過不去, 看不過嗎? 
  • I Am ---代表上帝在講話, 接下沒有任何東西。I Am that. 我是一切, I Am everything. I Am that I Am. 我是, 我就是 
  • 耶穌說: Before Abraham ever was, I Am. (在沒有亞伯拉罕前,就有了我)---大話頭, 亞伯拉罕還未成形之前(人還未成形之前), 我在, 我就是---並非以耶穌的(肉體)身分在講話, 而是代表主/神/空在講話
  • I Am --- 意謂或用來表達上帝, 一體。I--為大我, 非小我。Am---是或在
  • I Am---意謂最多只有一個體, 而這個一體, 包括一切, 它含著無所不在, 無所不知, 無所不能, 亦即, 全在(omnipresence), 全知 (omniscience), 全能 (omnipotence)
  • I Am---我在,我是: 站在一體(oneness)看這個世界。I Am表達一體, 什麼都沒有, 什麼都不是, 沒有看, 沒有體驗/體會
  • 一體意識其實是空, 什麼都沒有。I Am--我在,我是, 至於是什麼或在什麼, 也就不再說了
  • 透過 I Am不斷地提醒自己, 我在,我是---我從來沒有和一體/神分開 
  • I Am 用來做一個提醒,提醒: 站在主體, 站在絕對, 最多只有一個主體好談 I Am, 我是誰? 我是, 我在哪裡? 不重要。 沒有一個客體, 除了主體外, 沒有第二個東西。 只有一, 一, 一, 一到底, 沒有一個二。嚴格來說, 講主體本身都是多餘的----主體本身和客體最多只是做個對稱 (相對)
  • 相對/肉體/小我, 不可能跳到絕對, 透過"小我" (局限的一個個人角度, 局限的個人意識軌道), 不可能醒覺。---- 故用 I Am, 透過先直接地肯定絕對/一體 (因絕對/一體無所不在/隨時都在/從未離開我們, 絕對隨時都在相對層面, 相對隨時包含著絕對), 把相對(小我)挪開, 一體自然浮現。 ps. 若相對不包含一體, 即使將相對挪開, 也不可能有什麼一體能夠浮出來 (因為相對本身不含有一體)。反過來說, 就是因為一體到處都有(相對中也有), 故將相對挪開, 才可能會有一體浮出來
  • 吸氣時, 在心中說 (I, 我), 吐氣將盡時, 在心中說 (Am, 在或是, 選一個與自己較相應的: e., 我在), 重複之
  • 把呼吸配合上I Am, 把自己交給上帝/一體/自己, 把一切交給自己, 還會有什麼問題呢?---在最痛心/過不去/失望等的時候, 把自己交給上帝, 不期待任何事
  • 可從早上一起床第一個念頭做到晚上睡前最後一個念頭。 不求改變命運, 但會帶來一生用不完的恩典----我和大聖人從未分手過, 讓大聖人帶著我走神聖的路,  我只需要講 I Am就可以了 (很簡單)  
  • 透過 I Am的練習, 一個人不光可以將注意力集中在呼吸, 更可以不斷地提醒自己---我和上帝/一體從來沒有分手過, 我一切都交出來, 讓上帝/一體帶領我, 走這一生
  • I Am, 我是, 我在, 三者擇一, 依自己最自在相應感受來選擇, 定下來, 就可一直採用
  • "I Am" meditation ("我在" 的靜坐)---不斷地重複"我在"。宜和"我在"的靜坐可交替使用


  • 數習 counting breaths
  • 觀習 watching breaths
  • 隨習 letting go of breaths
  • 守習 retaining breaths (Bottle yoga)


practice 1
  • 早上醒來第一個念頭, 我知道,我體會, 透過每一個細胞都可領悟到:一切我所看到, 聞到, 聽到, 解摸到, 嚐到, 體會到...., 都是我的頭腦所投射出來, 沒有一項是真實的
  • 若有任何念頭, 告訴自己: 這些念頭都不是真實的
  • 心痛或煩惱的事, 大大小小的失落, 告訴自己: 一切都是腦投射出來的, 都不是真實
  • 念頭起伏, 看著念頭, 提醒自己:任何念頭, 都不是真實的, 不用去管它們, 隨它們, 讓它們來, 讓它們走----如此不斷地提醒, 會發現念頭自然減少, 心裡自然安靜
  • 隨時還是知道有一個人在觀察, 也有一個身體可以被觀察, 這時候, 輕鬆地問: 還可以想, 可以觀察, 可以感受的人, 是誰? 答案: 我 → 那麼, 我又是誰? 我是誰----勿落入任何答案, 最多只是輕鬆地守住這個問題, 不去追究答案。過一會兒, 若念頭又進來了, 再問: 誰有這些念頭? 答案:我→那麼, 我又是誰? 
  • 起床後, 穿衣,照鏡, 用餐等, 不斷地提醒自己: 我眼前可以體會到的一切, 都不是真實的, 都只是念目, 是"我"投射出來的; "我"也是頭腦投射出來的, "我"也只是念相
  • 出門散步, 工作, 一天當中, 隨時想到, 就提醒自己: 我眼前所看到的, 所體會到的一切, 都不是真實, 都是我的腦所投射出來的
  • 晚上要睡覺了, 最後一個念頭, 也不斷地重複提醒自己:我眼前所看到的, 所體會到的一切, 都不是真實, 都是我的腦所投射出來的
practice 2
  • 早上醒來, 還躺在床上, 我知道,我體會, 透過每一個細胞都可領悟到: 眼前所體會的一切, 都不是真實的。真正的我是神聖的。我的本性從來沒有生過, 從來沒有死過。我的本性從來沒有來過, 也沒有去過。一切人間所體會到的, 所經過的,和我的本性都不相關。任何經驗, 無論多美, 多不好, 多大的成就, 多深的失落, 是歡笑, 是流淚, 是喜事, 是壞事, 都不是真正的我。沒有一件事可以沾到我。我連來都沒有來過, 怎麼還可能受到人間任何事情影響?---不斷地重複上述提醒, 自然發現, 進入更深的安靜, 此時, 念頭起不來
  • 念頭一起來, 輕鬆問自己: 誰有這些念頭? 答案: 我→再問:我是誰? 不用追求答案, 輕輕參, 停留在這個空檔。念頭若再出現, 再問我是誰? 沒有念頭的空檔, 就是我是誰? 的答案
practice 3
  • 早上醒來, 到入睡前, 有機會就不斷地重複: 我知道,我體會, 透過每一個細胞都可領悟到---一切, 一切我眼前所看到, 可以感受, 可以體會的, 都是頭腦所投射出來的, 沒有一樣是真實的Nothing is real
  • 我是神聖的, 從來沒有來過, 也不可能離開。我是永恆, 我是無所不在。人生所見的一切, 都不是真正的我, 都跟真正的我不相關
  • 就連人生所謂的目的, 跟真正的我都不相關。任何目的, 都是頭腦所投射出來的。"我"也是頭腦所投射出來的; "我"不存在, 也根本沒有存在過
  • 沒有任何一件事, 有什麼意義可談的;沒有什麼目的好談的; 沒有人在做事; 沒有事可以被做
  • 人和人之間, 事和事之間, 物和物之間, "我"都不存在, 都是平等的, 都是頭腦所投射出來的
  • 不斷地提醒自己上述根本觀念, 自然會發現頭腦不斷重複的觀念, 化為我們的真實 (what the mind thinks, it becomes real),雜念也自然開始消失, 一有念頭, 就輕鬆地參
practice 4
  • 每一天, 剛睜眼醒來時, 提醒自己, 我知道,我體會, 透過每一個細胞都可領悟到---一切, 一切所看到, 聽到, 聞到, 碰觸到, 體會到的, 都不存在, 都是頭腦所投射出來的; 沒有任何一個東西是真實的 Nothing is real
  • 我從來沒有生過, 也沒有離開過
  • 我是永恆的, 我是無限的, 我是絕對的
  • 我就是真實, 真實就是我; 我是在,覺, 樂; 我是神, 我是神聖的
  • 到處, 每一樣東西, 每一件事, 每一個人, "我"都不存在, "你""我"是虛幻的, 是頭腦化現出來的, 也就這麼騙了我一生。一切都是一體
  • 我知道我不是這個, 我不是那個
  • 任何東西, 經驗, 所活的, 都不是真正的我, 也不值得我追加任何話或任何念頭
  • 任何批判都是頭腦的作業
  • 我最多, 只能活出一體
  • 我看別人不對, 其實是看自己不對; 我責備別人, 也只是責備自己; 我傷害別人, 其實也只是在傷害自己---一切,都是一體
  • 讓上述話,成為你的口訣或心法, 從早到晚, 像持咒一樣地不斷提醒自己---- the mind makes everything real, 在短短時間內, 你所認得的現實, 會開始移動,,帶來一個全新的現實
practice 5
  • 任何念頭來, 你都可以接受; 任何好壞感受, 你都可以容納; 讓它們來, 讓它們走; 不要干涉, 不去反應, 不用反彈
  • 你不需要做任何肯定, 也不需要做任何反彈, 不作任何批判, 輕鬆地臣服
  • 自然地讓每一瞬間活出它自己, 活出它的永恆
  • 連這個瞬間, 你都放過, 讓它輕鬆地存在,不去理它, 不去管它, 不去要求它, 放過它
  • 人間所帶來的任何打擊或喜事, 跟真正的你, 都不相關; 它會生, 它會死, 會轉變。真正的你, 從來沒有生過, 也沒有死過; 真正的你, 是光, 是愛, 是喜樂
practice 6
  • 一天當中, 觀察自己的念頭, 是否在對這個世界抗議, 批判或判斷? 是否還有一個好壞的念頭? 看看周遭 (包括新聞, 身邊的事情)是否對你有負面的影響? 帶來萎縮, 不滿? 是否還在期好消息?
  • 知道自己的反彈, 接受這個反彈, 勿在反彈之餘又責備自己, 最多只是知道。接著, 看看這個知道能否一次一次地提早, 甚至還沒有判斷前, 已經知道
  • 自然會發現, 話會減少, 不再閒聊, 談天, 談世界, 談社會, 談家, 談自己, 念頭自然跟著少
  • 沒有什麼東西值得盤算, 比較或分享, 連一個判斷的念頭可能都起不來


洗衣球, 洗衣精, 洗衣粉

洗衣球是一次性使用, 洗衣球就是濃縮洗衣精做成球狀, 洗的很乾淨

洗衣球,其實就是濃縮洗衣精包在可分解的保護膜裡頭,在配方上洗淨力通常會高一些。

以洗淨力來作比較:
乾淨到普通
洗衣粉>洗衣球>洗衣精>肥皂粉

以對水環境的破壞也是
強污染到微污染
洗衣粉>洗衣球=洗衣精>肥皂粉

以市售價格而言
貴到便宜
洗衣球>洗衣精>洗衣片>皂粉>洗衣膏>洗衣粉

阿嬤寶淨洗潔粉
恩貝潔

為粉末和液態的界面活性劑結構不一樣的關係會引響分解率和清淨。因此很多同一家的產品極相似的配方(環保也一樣),仍然會同時出洗衣粉和洗衣精兩種。

用木醋液洗衣精,用完在北部好像可以去某些店家填充,剛在官網看有賣10公斤大桶裝的。

水晶肥皂的皂絲或皂粉,因為真的不太好溶,所以都會先放小鋼杯,加開水融化之後,再放到洗衣機裡。

滾筒是用甩拋來清潔的,需要少泡沫的洗劑,泡泡太多反而洗不乾凈

Friday, October 19, 2018

仙草茶

乾仙草只要不受潮,可以換放好幾年, 不用冰在冰箱

乾仙草放在室溫下即可塑膠袋就可以,要綁好避免受潮

可以煮好放在寶特瓶,冷凍或 冷藏。冷藏4.5天可以

煮沸了,開小火一小時, 味道才會出來

洗頭髮, 洗髮精

不塑之客臉書--檸檬洗髮精keyword search
greenpeace 示範

二段式洗頭髮---長髮可以用洗髮精, 靠近頭皮用肥皂

 好的肥皂真的可以從頭洗到腳,如果不習慣洗頭的話,可以跟其他洗髮用品交換洗或是只洗頭皮,隨便用手搓一下就很多小泡泡,但不會比洗髮精多就是,

馬賽皂
 馬賽皂可以從頭洗到腳

里仁洗髮皂
標榜洗護皂,所以洗完沒有潤髮也不會覺得乾澀,起泡也比一般皂類容易
一塊好像150?覺得也不貴
我直接頭髮弄溼後,皂稍微沾溼就直接把皂抹在頭皮跟頭髮上

阿皂屋洗髮皂
https://www.bob-soap.com/

髮皂比較無法兼顧到染髮

自製檸檬水就是檸檬切一切煮一煮打一打,過濾即可用

去化工行買椰子油起泡劑+氨基酸起泡劑,一罐從頭洗到腳和臉
加3-5%甘油

自製檸檬洗髮精、苦茶粉、無患子
多多皂坊


自己做洗頭洗澡洗牙皂,自己DIY不難,只要有耐心跟信心,我每回在作皂的時候都會對皂寶寶們喊話,你們是最棒為地球減點垃圾,洗澡時在地板放個水盆,沖水時把泡泡衝到盆裡,拿皂水來澆花,省水又不怕皂垢汙染水管
http://misa7777kimo.pixnet.net/blog/category/1717189

Poo-free---只用清水洗頭,剛開始,你會發現用清水洗,真的很可怕,頭髮像塗了凡士林一樣油,洗完的頭好像沒洗乾淨,大約要一段時間適應,後來用點香皂,現在用香皂就可以洗淨了。
心得是以前都用洗髮精那些化工品,對頭皮的傷害真的很大,對環境的污染也很大,其實頭皮是會適應你用的東西,油質的分泌也會調整
Poo-free--開始也沒天天洗頭,都看當天頭髮的情形決定。但成功後,四天不洗不會油,頭皮也不會癢
poo-free. 覺得油膩的時候,用小蘇打粉.有檸檬的時候用檸檬水
poo-free, 油性的頭皮,一開始是每天洗,現在感覺到頭皮已經習慣了。就隔天洗。之前我也失敗過,現在之所以成功,心得是一開始 比較常用檸檬洗髮。 以前失敗因為總覺得頭皮臭臭的


檸檬洗髮精
❤️步驟:
1榨汁,使用主角→剩下不用的皮
2有些人會切碎片(我直接省略,就是對半的檸檬直接拿去煮)
3煮(水滾了再丟檸檬下去),我用1:1去煮,煮到水再次滾了,就可以往第四步驟
4把煮熟的檸檬皮與煮熟的水放進果汁機打
5我使用篩網過濾(有點想去角質的感覺,微微有顆粒,也有些人用紗布、豆漿袋過濾到很細膩)
6倒入蜂蜜罐(比較好分裝,如圖下,我需要多少我就倒多少出來)
❤️保存方式:
1冷凍可以保存一年
2冷藏一個月
❤️使用方法
1倒一點在頭皮上(我都是隨手抓一把)
2搓揉頭皮(不會起泡)
3沖水
❤️優點
1自製,安心,因為就只有水跟檸檬沒有其他材料
2可以用家裡的瓶瓶罐罐,重複使用,無須買新的
3頭髮摸起來會很像洗過潤髮乳(我平常沒洗護髮絕對打結,洗的時候有嚇到)
4髮根蓬鬆,烏黑亮亮的
❤️缺點
1需要冰箱做保存、鍋子煮水、果汁機打碎(也可以用食物棒磨成泥、要用杵也可以)
2不會起泡(看個人習不習慣)
3檸檬有產季
4之後用其他洗髮精會不習慣
❤️其他補充
渣跟檸檬洗髮精都可以拿來洗碗、刷馬桶、洗腳去角質

****
平常是poo free,就是只用清水洗頭。因為不希望給河川負擔,減少塑膠瓶,也是避免塑化劑危害健康。

看到【不塑之客】中很多網友推薦用檸檬自製洗髮精,據說洗完超滑順,髮質變很好,鋼絲頭變米粉頭!我也來跟風做看看XD

材料就是檸檬本人&水,非常簡單
教學在這:http://youtu.be/sXCEwzjhfRs

檸檬先拿來榨汁,喝個檸檬水可以美白XD。這次我們要用的只有檸檬皮喔~榨汁後剩下的檸檬皮加水煮軟,用果汁機打成汁,懶得過濾 (正統做法是要過濾的啦哈哈哈),就這樣。才三顆檸檬竟然做出三瓶啊!我是否弄錯了什麼......(水加太多啦ˊ口ˋ)

洗的時候真的很香,覺得自己活生生就是一棵檸檬樹XD (不過因為沒有加塑化劑定香,所以洗完就散了。市面上香水沐浴乳洗髮精乳液那種可以香很久的,都要小心哦,會影響孕婦)

洗完之後,是沒有到網路上講的「洗髮的水裡加點檸檬汁,頭髮好到沒朋友」這麼誇張啦,但頭髮還真的很乾淨又滑順,誠心推薦給大家,有空可以試試看:D

Ps.
1. 檸檬洗髮精可能還是要濾渣比較好,我發現我家的水管有點堵住,不知道有沒有關係

2. 另外附上超詳細文章版,感謝網友Rischa Zhang的整理:)
https://rischa.blogspot.com/2017/05/eco-lemon-shampo-diy.html?m=1&fbclid=IwAR3sgh6OQzQqqMa9ZF82LwYWwKXe7LE-rUvioQeKMu7qca8-0biGDUkuYcY

逛夜市 看到現擠得金桔和檸檬的攤販
跟老闆買一杯 然後直接跟老闆要了很多很多的皮
回家後馬上煮了三大鍋

去化工行買椰子油起泡劑+氨基酸起泡劑,一罐從頭洗到腳和臉
建議加3-5%甘油, 增加滋潤度
是的,如同網友說的,加點甘油比較不乾燥,我很懶惰,是大約以1:1:1.5(椰子油起泡劑:氨基酸起泡器:水)全部倒入已經消毒的塑膠瓶,因為沒有加抗菌劑,盡量調整以一個禮拜可以用完的量是最好的,如果喜歡有味道,可以加點精油或香精,一個禮拜用不完後我就會拿去洗衣服。